第454章 太后定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钱皇后已不知该有什么反应了,从她来到观止楼开始,所见到的所听到的,都与她过去二十多年所认知的完全不同。

眼前的姑娘,自称是韦老大人的弟子,要继承韦老大人的心意,要扶持另外一个皇上!

钱皇后迟疑了一瞬,问出来的竟然是这么一句话:“你……可知本宫是当朝皇后?”

问出这句话之后,钱皇后自己都叹了一口气。

永宁伯府家的姑娘,怎么可能不知道本宫是谁?但就是当着本宫的面,说扶持另外一个皇上。

这就好像将主人家赶出去一样,问题是,本宫是那个主人家!

郑衡点点头:“娘娘,您当然是当朝皇后娘娘,但这重要吗?”

钱家的族训便是为“为百姓搂钱”这五个字,每个子弟毕生追求都是出仕搂钱用于民。

当初会儿与皇上情投意合,钱家将出一个皇后,钱贯气得差点直接飙泪了,最终还是答应了。

当时她也力促这门亲事,想着少年夫妻,会儿又是个聪慧的,于国朝于钱家,都是好事。

但是她错了,这令她后来追悔莫及,深觉对不起钱家。

钱罐子……

重生以来,她还不曾与钱罐子见过面,但是其去了关外卫,与陶元庆两个狼狈……不,里应外合,做了许多事。

这些事,已经充分体现了钱罐子的选择。

也就是说,在此事上她和钱罐子是一致的,最终,会儿的选择也是一样的。

“娘娘,你可知江南道动乱死了多少人吗?富庶不已的江南道,现在,娘娘可知成了什么样子了?”

郑衡亲自去了江南道,亲眼见到过那里的情景,百姓流离失所,饿殍遍野,其惨况,绝不亚于当初四王动乱。

她宾天才短短六年,就已经出现了这样的动乱。

原本……国朝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将自己所见到的、所听到的惨状说了出来,末了说道:“太后娘娘当初宾天的时候,必定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她也没有想到,为国朝所留下的后手,在皇上看来全都是压制之举。”

说到这里,郑衡神情冷了下来。

她经历了那么多,自以为识人,只是她终究忽略了,没有为国朝培养一个贤明的君主。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已经错了,毕竟,当时还是皇子的至佑帝已经九岁了。

在开熙帝后宫之中成长了九年,底子可能早就定了。

不过,没有关系,既然说错误,那么努力改正就可以了。

哪怕修正错误会付出沉重的代价,这代价也不会现在国朝遭遇到的更甚了。

只要方向是对的,那就值得她不惜一切前往!

郑衡敛了敛心神,继续道:“老师曾对我说,当初太后娘娘宾天的时候必定是后悔了的,可惜天不假年,太后娘娘做不到的事情,老师要带着我做到。”

母后做不到的事情?

钱皇后神色变得苍白起来,她心跳越发急促,嘴唇翕动着,却忽然失了声。

然而,她对面的郑衡却站了起来,视线往下看着钱皇后。

钱皇后微仰着头,迎上了郑衡的目光。

这一下,她终于想到了先前郑衡的眼神是在哪里见过了。

母后还在的时候,曾有许多时候,母后也是用这样慈爱包容的眼神看着她的。

郑衡的眼神与母后的十分相似,只是出现在一个姑娘脸上,就显得无比怪异,她一时联想不到而已。

她不知道郑衡为何突然站了起来,但是不知不觉间,她渐渐停挺直了背脊,屏住了气息,一颗心也高高提了起来。

郑衡这个样子,明显是有什么重要的话说。

在这一瞬间,钱皇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这副神态动作,就是当初在郑太后跟前聆听教诲的表现。

此时此刻,郑衡站着,神情冷淡,而钱皇后坐着,神情紧张,若是有人看见了这一幕,必定会觉得郑衡是长者尊者。

气势上,郑衡已经牢牢压住了钱皇后。

她并非要压着钱皇后,只是习惯使然,前世那种居高临下的气势不自觉表现了出来。

郑衡将手背在身后,视线落在钱皇后身上:“娘娘,你觉得,皇上适合当皇上吗?”

听到这句话,钱皇后神情没有什么起伏。

这等大逆不道的话语,她竟然……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了呢。

眼前的姑娘胆子之大,她已经充分领教过了。

永宁伯府必定养不出这样的姑娘,这样的胆子这样的气势,也就只有韦老大人才能教得出来。

钱皇后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这么想的时候,其实就等于相信了郑衡先前的说辞了。

即使觉得这个问题根本不应该出自一个姑娘之口,但是诡异的是,钱皇后竟然下意识去想答案了。

皇上适合当皇上吗?

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地点,在宫外的观止楼这里,钱皇后脑海中浮现的是有关至佑帝的一幕幕。

皇上登基的时候,只有九岁,因此母后临朝听政。

在母后听政期间,皇上表现得一直很好,朝中许多官员,包括她的父亲都相信,有母后的辅助教导,待皇上亲政之后,,肯定会成为一个贤明的君主。

然而,母后病重,皇上亲政之后,第一件事竟然是要对北宁出兵!

国朝和乐承平也就十余年,所有人都无比珍惜,偏偏皇上要大兴干戈。

皇上大兴干戈,不是因为北宁的侵犯,而是需要一场大功劳,来压住母后的影响、树立自己的帝王威信。

在母后宾天之后,她入了冷宫,对外面的事情所知极少,但也知道,在这三年间,朝中官员更迭频繁,中枢重臣数易……

昔日母后所看重的那些官员,罢的罢,黜的黜,还有不少人死去……

一朝天子一朝臣,皇上变了,一切自然都变了。

还有,连年天灾,国朝动乱……

皇上,真的适合成为皇上吗?

钱皇后还来不及想更多,便听到郑衡说道:“娘娘,我已决定了……”

决定了?决定了什么?

钱皇后无法理解郑衡思绪的跳跃,但见其神情严肃起来,显然即将要说的话必定十分重要。

“娘娘,我约娘娘出宫,便是想告诉娘娘一声,我必定会为国朝另择明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帝霸盖世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洪荒之青蛇成道影帝临渊行武炼巅峰逆天邪神一剑独尊剑来
相关推荐
归词重生之我为书狂大时代1958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英雄联盟之完美主播重生之人生无悔杀手之刃寒门贵子四维密令鬼术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