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内心深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钱皇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观止楼的,只知自己内心如翻江倒海,难以平息。

直至回到了坤宁宫,她脑海中始终还是那个画面。

郑衡就站在她跟前,双手背在身后,缓慢而坚定地说出那句话。

那句话,每一个字都仿佛夹杂着泰山之力,重重地砸在她的心上。

另择明主,这足以诛九族的大罪,郑衡竟然就这么明晃晃地说了出来。

还是在她这个皇后的前面。

这不能说是有所倚仗和底气了,而是无法无天的愚蠢。

郑衡真的不怕被诛九族?还是有什么别的打算?

钱皇后不知道答案,比起答案来,她更难以理解的是自己的态度。

因为,在听到郑衡这些话后,她除了觉得震惊除了觉得其胆大包天之外,竟然就没有更多的想法了。

什么诛九族,什么不能容忍,根本就不存在在她脑海中。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将郑衡问罪,哪怕对方说出的话语有多么大逆不道。

在那么一瞬间,她脑中甚至闪过一个念头:那么,择谁呢?

由此可见,她内心最深处,其实是跟着郑衡走的。

就算郑衡不说出来,她自己,迟早有一日也会这样问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后,钱皇后脸色顿时灰败了不少,看得金锭担心不已。

“娘娘,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金锭没有在房间内时候,并不知道钱皇后与郑衡说了什么,但是钱皇后此刻的样子,如同雪中枯草一样,仿佛连生机都没有了一样。

这个状态,比当初入冷宫的时候更差!

郑家姑娘到底与娘娘说了什么,为何娘娘会这个样子?

钱皇后连手都不想抬起来,只微摇头:“本宫没事。”

她只是觉得很累,前所未有地累,只想长睡不醒,什么都不想理。

但是,这不可能。

疲惫间,她放任自己的思绪,肆意随着郑衡那句话想下去。

如果……如果要另择明主的话,她能择谁呢?

她和母后一样,不曾诞生育自己的孩子,但是皇上,是有不少孩子的。

德妃诞下了两个皇子,贤妃也曾诞有皇子,还有其他嫔位的人……

仔细数来,皇上有六个皇子,而且年纪都很小,最大的皇子,比当初皇上登基的年纪还要小。

可是,就算年纪再小,她也不敢选择这些皇子。

就连母后这样的人,所扶持的皇上最后都变成了这样,殷鉴在前,她怎么敢选?

可是,除了这六个皇子,皇族……已经没有人了。

当初开熙帝杀了一批皇族,四王也杀了一批皇族,母后又杀了一批皇族,除了这六个皇子,大宣皇族已经没有人了。

“娘娘,娘娘……”金锭充满忧虑的声音唤回了钱皇后的神智,等她惊觉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脸上更是生无可恋。

她连皇上身后的事情都想到了!那么,那么她的选择……

难怪郑衡敢在她面前说那些诛九族的话语,莫不是其早就预见到自己的选择?

可笑,这太可笑了。

突然间,金锭慌乱起来:“娘娘,娘娘你怎么了?您别吓奴婢!”

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意,钱皇后下意识摸了一下脸,随即指尖湿润了。

不知觉间,她已泪流满面。

可是,她在哭什么呢?她并没有觉得悲伤痛苦,这眼泪为何而落?

~~~

夜已经深了,何恩已经吩咐宫女剪了几次灯花了,但是至佑帝仍伏在御案前,拿着一份图拓在看着。

这是招讨司从江南道传回来的图拓,是从那些刺客的身上拓下来的,这图样,只有一个字。

用鸿诸体刻的“郑”。

江南道动乱已平,石皋已经被枭首,招讨司此行立下了大功,即将荣耀回京了。

招讨司离京兆越近,至佑帝的心反而越不定了。

江南道没有什么让他挂心的了,唯有一点,便是这图拓。

这图拓,几乎直接插入他的内心,挑开他最畏惧最不想面对的事情。

他怕,怕她真的还活着,他怕,怕她会再次出现。

这个图拓,很有可能是一个预兆,预兆着她的回来……

几乎是自虐般,至佑帝总是忍不住将这个图拓拿出来,反反复复地看。

好像看多了,就能不怕了似的。

皇上怕不怕,何恩并不知道,但作为内侍首领,他知道皇上最近很不对劲。

皇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睡眠的时间也越来越少,就连太医开了安眠的汤药,都没用。

紫宸殿的灯火常常彻夜通明,殿中伺候的内侍宫女总是提心吊胆,谁都知道,一个人若是时常整宿没睡,身体迟早都会出问题。

其实不用迟早,皇上这样瘦法,已经出问题了。

何恩苦劝过几次,然而至佑帝都听不进去,只有在临幸妃嫔之后,皇上才能睡得着,睡得久一点。

然而,这就像饮鸩止渴,日日临幸妃嫔,皇上怎么能受得了呢?

这不行那也不行,最后,何恩也没辙了。

何恩曾想过让钱皇后规劝皇上,但是想到帝后冰冻三尺的关系,便歇了心思。

因此,听到皇后娘娘深夜求见的时候,何恩简直大喜过望。

莫非皇后娘娘知道皇上彻夜难眠,特意前来劝慰皇上的?

虽然这个可能性极小,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毕竟皇上与皇后是少年夫妻,那情分无论如何都抹杀不去的。

在何恩无比殷勤的相迎中,钱皇后踏入了紫宸殿。

一眼,便见到了那个明黄的身影伏在御案上,正看着什么,许是听到脚步声了,他便抬头看了过来。

看清至佑帝的样子后,钱皇后冷不防心中一惊。

皇上,竟瘦得这样厉害了……

钱皇后上一次见到至佑帝,还是前来询问有关母后的消息,时日并不长,但至佑帝的样子变的这样厉害。

他太瘦了,在灯火映照中,仿佛……枯鬼一样。

若不是知道宫中有太医在,钱皇后都要疑心皇上是不是得了什么恶疾了。

见到钱皇后,至佑帝愣了一下,随即眉头皱起来,不悦道:“你来做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帝霸盖世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洪荒之青蛇成道影帝临渊行武炼巅峰逆天邪神一剑独尊剑来
相关推荐
归词重生之我为书狂大时代1958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英雄联盟之完美主播重生之人生无悔杀手之刃寒门贵子四维密令鬼术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