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湛卢问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朝露初生,点滴皆是朦胧。

庄辰于众人酣睡之时收拾好行装,赶在朝阳升起之前,缓步离开了燕王宫。

他准备回到名剑山庄了。

身为当世青年才俊中的佼佼者,这位年少成名的名剑山庄小当家行事一向颇为有个性,他留下来参加庆功宴,除了是遵循柳飘香的指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个打架不要命的少年。

或者说,刘飘香让他留下的目的之一,也是因为这个。

在乱世,匹夫之勇很多,大家都渴望一战成名,但这些人往往大多数都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生命的代价,能够活着脱颖而出的人少之又少,很显然,那个叫易水寒的少年便是这样的佼佼者之一。

“不,不对,那小子,绝不是为了什么功名利禄才去拼命的。”

一幕幕浴血奋战的画面在脑海中浮现,庄辰很快否定了自己草率的类比。

那小子,怎么看都像是单纯地因为内心的嫉恶如仇而支撑着他不断战下去的。

即使是断手断脚,奄奄一息,他也能爬起来,如果不是有极为纯粹的信念感,是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庄辰的眼神于清晨的雾霭之中变得有些迷蒙,他蒙上了自己的碎花口罩,掩藏住自己的神情。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他还是说服不了自己用任何功利的眼光去定义那个一往无前的少年,他观察了一晚上,那小子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一个赤子。

甚至,有种清澈的愚蠢感。

他手抚这腰间青色的古剑,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这把剑所代表的意义。

君子之剑,湛卢,它代表的是孔孟之道所推崇的君子品格,历代湛卢剑主也无一例外,皆是品行高洁的君子,而这把剑现在在庄辰的手中,世人也都觉得他便是湛卢的剑主。

但只有庄辰自己心里清楚,他离成为真正的湛卢剑主,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历代湛卢剑主都是先为君子,而后配有湛卢,以德而配位,而庄辰,更多则像是先配有湛卢,而后被世人称为君子,以剑而享德,显然差了境界。

而柳飘香之所以授湛卢于庄辰,也是对这位名剑山庄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少年给予厚望。

柳飘香年轻之时,也是天才,年仅二十岁,便已经踏入了五行境界,而后立志要携飘香剑成为当世剑神的他因为逍翼与巨子的横空出世而长期被压制一头,心境难以突破,修为也停留在五行境界,难以寸进,直到逍翼陨落,才最终得以走出桎梏,踏入凤毛麟角的四象境界。

而庄辰,进入五行境界之时,堪堪十七岁,比当世剑神柳飘香还要早上三载,这对于青黄不接的名剑山庄来说有着极为重大的传承意义。

柳飘香也在发现庄辰的修炼天赋之日起,便将他视为自己未来的接班人培养,他也为庄辰精心铺好了一条踏入四象的修炼之路。

这条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剑神之路,而是湛卢所代表的君子之路。

君子冰心,立宏愿,修冰语,这便是庄辰的路。

这条路,庄辰已经走了四年,至今没有任何实质的突破。

君子之路有多难走,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不难在于庄辰选的这条路并没有像逍翼这般令人窒息的存在压制自己前进之途,也不至于非得等到某人陨落才能突破心魔,但凡事有利有弊,柳飘香常年被逍翼压制,但他也同时有了一个明确具体的目标,或者说,他心里清楚,他要成为的剑神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所以他才能在逍翼陨落之后水到渠成,

而庄辰的难就难在他完全不知道君子应该是什么样子,他应该要成为什么样的君子。

历代先贤被称之为君子者绝不在少数,孔孟尚且不谈,战国四公子暂也先不论,即使就谈当世在世的诸如桃源荀卿(卿为荀况的字),稷下学宫李子(李承道),墨家巨子墨攻等等这些都可以被称为君子,但他们每个人又都不同,荀卿在桃源讲学有教无类,李子在稷下学宫撰书修籍做学问传承后世,墨攻带领墨家多行侠义之事救济人间,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走着君子之道。

而庄辰的君子之道又是什么样的呢?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成为剑神便是要成为当世用剑第一人,但成为君子,却并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

也因此,庄辰曾经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式,教书,撰书,成为侠盗去劫富济贫他都试过,他之前一度感觉侠盗一途相比较而言似乎比较适合自己,甚至他也确实成为了一名不错的侠盗,但总又感觉哪里有些别扭,似乎也不是完全契合自己的道路。

所以他也难有突破。

他陷入了痛苦,他每每看着湛卢每每便会发问,究竟怎样才是真正的君子。

问心局,如果修者无法明确自己的内心,便也永远都不可能踏足到四象境界。

这样的疑问一直缠绕了庄辰四年。

而今天,在这雾气朦胧的晨间,他再一次回想起那个不惜生命也要拯救他人的浴血少年,不计代价,不计功名,但求无愧于心。

名剑山庄教义,士为先驱者,不可使其亡。

于是庄辰自己便也在这样的感染下,开始变得毫无保留,他觉得,不,他几乎可以确定,当他将法力耗尽身死道消的风险抛诸脑后,义无反顾地挥下天降神垒第九锤的时候,那一刻的他,便是一个实打实的君子,一个配成为湛卢剑主的君子。

庄辰手抚着湛卢,碎花面巾下的面容逐渐舒展开来,终于,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君子之道。

而与此同时的事件主角水寒,正在酣睡,昨晚登楼和燕青聊得有些晚了,水寒从小的观念便是,不管如何熬夜,第二天的睡眠时间是一定要补足的,他睡得五仰八叉,同样五仰八叉的还有身边的仲少,两个人把一张三人大通铺几乎占满,而体型明明是最大的孝天只得护住角落的一隅,睡得小心翼翼斯斯文文。

至于流云和决阳,坚持抢到单人铺拒绝睡通铺的他们也是睡得规矩安稳,岁月静好。

日初一夜没睡,神本身也就是不需要睡眠的,她把在燕国发生的事情详细地写成书信,以青羽传回桃源,人间待的久了,她不仅学会了写信,也逐渐习惯了这种独属于桃源的递信方式。

信是写给荀况的,她离开桃源的事肯定瞒不住这位净地庄主的火眼,虽然说女神行事百无禁忌,但毕竟自己还身负交换生的身份,表面文章还是得做好。

而后,她又缓缓拿出另外一封信件,放在了另外一只青羽身上,而后朝着和第一只不同的方向,将这另一只青羽放飞了出去。

看来,似乎也并非是桃源独有的递信方式。

在这样的一个夜晚,未眠之人的也不只是日初一人,公主府邸的床上,亦是空空荡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武炼巅峰临渊行帝霸一剑独尊剑来逆天邪神洪荒之青蛇成道影帝盖世
相关推荐
洪荒之玄源造化天尊逆天狂妃:王爷请自重欢迎进入炼狱游戏玄天界尊阳仙纪时空门之殖民建安异界王权神秘老公惹不起九重山海丹路仙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