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国绝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前来紫宸殿求见的人,是司天监商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观星象、占卜吉凶,知道了太多平常人不知道的事情,这些年他老得特别快。

他长居司天台摘星楼中,非皇上有召或者有大事,平时很少进宫。

因此,至佑帝也是久久才见商易一面。

不过,哪怕是对帝王来说,商易这样的人,就是一年半载出现,这都是好事。

就是怕商易出来,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卜占预兆。

骤听闻商易求见,至佑帝下意识脸色一沉,沉吟片刻才道:“准。”

他并不想见商易,但是不得不见。

然而,至佑帝一见到商易,就大吃了一惊:这个满头枯白头发的人,是商易?

他不记得上一次见商易是什么时候了,但应该是在江南道动乱前后,这也没有多久时间,商易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商易满脸怆然,与往日的从容冷淡迥若两人。

至佑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到商易“砰砰”跪倒在地,大声哭喊道:“皇上,臣有奏!大事不好了,臣昨夜观天象,见荧惑守心,此……此乃国朝大不祥啊!”

此话一落,至佑帝顿时脸色大变。

他并不懂得天象,但是“荧惑守心”这四个字,他并不陌生。

甚至,还非常熟悉。

毕竟,翻开史书,但凡亡国之君、祸朝之主,往往都伴随着四个字。

正如商易所说的那样,这是大不祥,这是亡国之兆啊!

至佑帝眉头突突跳动,好一会儿才能发出声音:“这……这是怎么回事?速速详细道来!”

怎么就是荧惑守心?怎么会!

商易是司天监啊,见惯了各种星象,不管吉的还是凶的,早就该习以为常的。

怎么,怎么会如此惊慌失措?完全没有往日的风度?!

要知道,当年母……郑太后可是评价商易为“美丰仪,星落而不失色”!

这时候的商易,半点都担不起这个评价了!

至佑帝想训斥,但是一口气哽在喉咙里,发都发不出来。

他当然猜得出商易为何会如此失态,无非……无非是因为事情太大了!

大到其这个淡定从容的司天监都没有了往日风仪,竟然还哭喊出声了!

“皇上,臣因江南道动乱曾日夜占卜,然而星象蒙雾,始终看不真切,直到昨夜才终于看清了,乃是帝星黯淡,帝王之侧有群星连绵闪耀,完全遮盖了帝星的光芒,乃至国绝祀……”

商易说了很多艰涩晦奥的词语,这些至佑帝都听不懂,但是他听懂了商易的意思。

“这群星闪耀,可有什么预兆?”至佑帝厉声追问道。

这群星是哪些人?!若是他知道,必定将这些人屠戮殆尽!

“臣……臣看不仔细,不敢……说啊!”商易仍旧跪在地上,没有抬头看至佑帝。

至佑帝深深吸了一口气,怒极而笑,道:“商易,你还有什么不敢说的吗?”

当初连郑太后生死都敢占卜的人,却不敢细说这荧惑守心的星象?

他完全不信这个说辞!

至佑帝将怒火压下去,努力温和语气:“爱卿,但说无妨,朕恕你无罪。”

听闻此言,商易沉默良久,最终才抬头看向至佑帝,道:“皇上,这群星所兆,乃……乃南有嘉木,其上之世……”

南有嘉木,其上之世?这是什么意思?

至佑帝稍作思考,便已明白这个意思。

他深深打量着商易,语气冷了下来:“这个兆言,没有错?”

这一句话,说的是木上之世,便是“葉”,还指向南方。

世人谁不知道,叶家在江南道,这个兆言,指的是叶家啊!

在听到这个兆言的瞬间,至佑帝所想到的是不是商易和叶家有什么仇怨,不然这个兆言指示那么明显。

但是,国朝有规定,司天监向来不会和朝官有过多交往,而且商易常居司天台,连叶家人都没有见过几面。

怎么可能会与叶家有仇怨?

倘无仇怨,商易为何要说这么个兆言?莫非这个是真的?

虽然商易是司天监,本事最高、占卜最准,但是司天台也并非只有商易一个人。

至佑帝沉吟片刻,当即吩咐道:“传朕的命令,立刻传唤林孤鸿、许可安等人前来紫宸殿,不得有误!”

林孤鸿、许可安乃是司天台副监,同样也会观测星象,至佑帝自然要征询他们的意见。

传唤副监,明显是对商易这个正监的话语有所怀疑,但是商易仿佛没有听到至佑帝这些吩咐话语,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帝王多疑,尤其是在荧惑守心这样的国朝绝祀星象前面,再小心都不为过。

商易没有任何不满,也没有任何担忧。

荧惑守心的星象,对司天副监来说,并不难。就算林孤鸿、许可安等人来到御前,也会这么说的。

他抬头看了看至佑帝,通红的眼睛里藏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无能为力。

这个兆言,他是针对叶家不假,但是……星象的确是真的。

荧惑守心是真的,帝王无光是真的,群星闪耀也是真的,这的确是国朝绝祀的星象,是大凶之兆。

但是他却从这大凶之兆中看出了一丝生机,那些闪耀的群星的确遮掩了帝星的光芒,却令整个星空更加璀璨闪耀。

在这璀璨闪耀之中,生出了另外一颗帝星。

只不过,这颗帝王光芒非常微弱,被掩饰在群星之中,林孤鸿这些人根本看不出来。

这些,他怎么敢对皇上说出来?若是说出来,怕是皇上马上就将他问斩了。

他虽然不怎么怕死,但是也不是立刻就不想活了。

正如商易所知道的那样,林孤鸿、许可安来到紫宸殿这里,所说的那个星象,同样是荧惑守心!

他们所说的兆言,虽然不像商易所指的那样直接点明了叶家,却同样指向了南方。

南方,正是这次星象所指的乱国之始。

听了这两个人的话,至佑帝的脸色再难维持平静,震怒地将他们这些人赶出了紫宸殿。

商易离开紫宸殿之后,回到了摘星楼。良久良久,他才从一个隐秘的抽屉里拿出一封书信。

那书信只有一行字,上面赫然是鸿诸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影帝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帝霸盖世一剑独尊剑来武炼巅峰逆天邪神洪荒之青蛇成道临渊行
相关推荐
归词重生之我为书狂大时代1958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英雄联盟之完美主播重生之人生无悔杀手之刃寒门贵子四维密令鬼术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