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教而诛(中秋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由坤宁宫所送出的书信,很快就送到了观止楼,被送到了郑衡的手中。

看罢书信,郑衡长长叹息了一声。

她对钱皇后的决定,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当初钱家出了一个皇后,已经走错了一步,那会儿她就已经反对了,但是那会儿钱罐子笑嘻嘻地说道:“娘娘,钱家出了一个皇后,焉知这不是钱家的幸运?您就下旨吧。”

她知道钱罐子和钱家做下决定,大部分原因与她有关。

那时候她临朝听政,朝臣虽然不敢在她面前说身吗,但是暗地里也不乏“牝鸡司晨”的指责之语。

她根本就不在意这些,对她不会造成什么困境危局的话语,于她而言都是耳边风,徒增凉意而已。

但是,关心她在意她的人却不这么想,纵是凉风,若是多了,也会让人心底生寒。

譬如钱罐子就是,他最听不得这样的话语,总想压下这些话语,想让她走得更顺畅一些,便想方设法为她增添助力。

一个皇后,一个聪慧的,又和皇上青梅竹马的皇后,对她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再者,钱罐子和钱家相信她,相信皇上由她所带着长大,必会承她志,于国祚有益。

谁能想到,天不假年,她年纪轻轻就宾天了呢?

钱罐子和钱家的帮助、相信,都已经打了水漂了,倒如今竟然是这么一个结局。

幸好,现在她还活着,还能纠正钱家先前的错误。——她所看中的钱皇后,也没有一错到底。

人生在世,谁能无错?错而能改,及时止损,这便是聪明做法。

钱皇后在冷宫三年,出来后又几年,至今才想明白了,终于走出了对的一步。

这,真的是幸事。

裴光看着郑衡脸容上大感欣慰的微笑,再看了看手中的书信,随即直接求问:“小五媳妇,这……这没错吧?”

这太玄幻了,都完全不符合裴光的认知了。

虽然他知道小五媳妇是很厉害的,在宫中的布置要比裴家还深,但是深到能改变一朝皇后,这……完全不是惊喜了,而是惊吓了!

郑衡已经很习惯“小五媳妇”这个称呼了,在前去江南道之前,裴家众人还会不自在地“咳咳”转一下,重新唤她“郑姑娘”,现在……

连转折都不用了,就直直唤她“小五媳妇”,好像她已经嫁到裴家了一样。

因此,她老神在在,很平静地说道:“没错的,这有什么不对吗?”

倒也没有什么不对……裴光俊美老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了一下,随即才肃然道:“没什么不对,就是最大的不对。虽然皇上的确很操蛋,但毕竟还是皇上,钱皇后……只有皇上还是皇上,她才是钱皇后……”

边上的裴先也附和着点点头,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鹅毛扇。

在这个问题上,他也赞同自己兄长的,钱皇后要将皇上拉下来,听起来就不怎么靠谱。

虽然他们裴家人能接受常人所不能接受的东西,但也要问个清楚明白才行。

前提是,钱皇后没有疯吧?

钱皇后当然没有疯,反而十分清醒正常,但好好的皇后不做,要将自己的夫君、一朝帝王拉下来,的确也骇人听闻了。

郑衡想了想,用最简短的话语描述钱家人的态度:“钱皇后乃出自钱家,钱贯和钱家,所忠的,是大宣朝……也不是大宣朝,只是大宣朝的百姓而已。”

哪怕钱罐子最初的想法只是帮助她和相信她,但经过这么些年的跌宕起伏,估计钱家人就是这样想的了。

说起来,她重生而回也这么多年了,从河东和到京兆,从大宣到南景,她也还没有见过钱罐子一面。

她知道钱罐子一直在关外卫,现在还活着,那就可以了。

以现在局势看来,钱罐子也差不多是时候返回京兆了,届时他们就可以见上一面了。

两世不见,她甚是想念啊!

“呃,钱家……如此德高,倒是老夫想岔了。佩服佩服,老夫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裴光满脸钦佩,非常自然地给自己找了台阶下。

郑太后还在的时候,裴家几代不仕,与大多数朝中大臣并没有过深交往。

过去他只知钱贯几十年都在户部,素有“钱罐子”之称,将部将户把持得滴水不漏,保大宣朝廷有钱花,却不知道其竟然是如此德高远望之人。

为国朝百姓,而非国朝,更非国君,这不是朝臣,而是神仙了好吗?

把钱贯当作神仙而不当作人,一切就能解释得通了,钱皇后愿意拥立另外一个皇上,似乎也不令人意外了呢。

裴光、裴先及裴家一众人自顾自圆了内心的解释,脸上的表情俱都从容又自然了。

随即,还是裴光问道:“皇上对钱皇后并不信任,如今还出了谢瀛洲被贬斥之事,小五又快至京兆了。钱皇后这里,是什么突破口吗?”

其实,大家都想问:为什么是钱皇后呢?

小五媳妇刚从江南道回来,躲过了叶家的脏水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见钱皇后,如今还说服了钱皇后,想来是要做什么的。

小五媳妇,打算让钱皇后做什么?

裴光和胞弟裴先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莫非,小五媳妇是想弑君?这……

两人的瞳孔缩了缩,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了。他们一贯想得很大胆的,在接受了钱家的人设之后,倒也不那么难接受了。

毕竟,钱家人是神仙嘛。

郑衡并不知道坐在她对面的两位老人家已经想了十万八千重,只是道:“皇上虽不喜钱皇后,却从不疑钱皇后。有些事情,须得经过钱皇后之口,才能入皇上的耳中。”

说起来也好笑,最不喜和最信任,这本来是十分矛盾的,但至佑帝对钱皇后的确就是这样的。

郑衡已懒得去想这是帝后少年夫妻之故,还是别什么原因了,但至佑帝这个真实看法,却正是她所需要的。

叶家的狼子野心,一次次瞒过了至佑帝,她已经快忍不住了。

再这样下去,她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弑君!

弑君,她并不是没有做过,郑太后弑君,乃是杀夫,但郑衡弑君,却是杀子,她还得再想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剑来逆天邪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影帝盖世洪荒之青蛇成道一剑独尊帝霸临渊行武炼巅峰
相关推荐
归词重生之我为书狂大时代1958干物妹也要当漫画家英雄联盟之完美主播重生之人生无悔杀手之刃寒门贵子四维密令鬼术异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