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归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个两个三四个。

五六七八九十个。

千个万个无数个。

……

人们都已经来到了星空古路。

他们在这里等待,这里只剩下一座孤零零的山。人们的眼中含着期待,含着担忧。曾经前去其中的人不知多少,现在能够回来的又有多少?星空古路之行,勾去了多少人的记忆。

那些面孔,或许已经模糊。

风从四方吹过,带起了一片黄沙,令周围染上了几分萧瑟。天地仿佛都暗了几分,消失的星空古路上,却涌出了许多道气息。

几乎是整个元大陆所有的准帝,他们几乎全都去往其中。谁人能够归来?谁人能够归来?

藜也已经来到这里,她的目光满是紧张。陆离、女皇……他们都还好吗?还有长生……

这百年来,她尝尽了孤单。

她只是一个女孩儿,却没了活泼。谁知道她是如何过来的?

她抿着嘴唇,死死地盯着星空古路消失的地方。

“他们还能够回来吗?”

“一定能的!他们都是曾经最强大的存在。”

“不会出事的,无论如何,他们一定是能够回来的。”

“对,我们只需要等待就好。星空古路已经消失了,他们该回来了。”

“一百多年啊……我等了一百多年。”

“快点回来吧,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人们不断交谈,内容却都差不多。百年等待,煎熬了无数人的内心。无数的势力也都在等待,尤其是一些圣地,他们几乎是全部的准帝都前往了星空古路。

嗡嗡嗡——

嗡嗡嗡——

奇异的颤抖声渐渐传了出来,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人们的内心仅仅揪着,看着前方。

忽然,一道空间被撕裂了。

就如同是空气中出现了一道裂痕,那道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化作了一个空间之门。

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渐渐从中走出,目光带着几分闪动,有种沧海桑田的感觉。

“千胜老祖!是千胜老祖!他回来了!他回来了!”

立刻有不少人兴奋地喊出声来,是一个宗门的人。

从长老到宗主,再到一些更老辈分的长老们,全都面露喜色。毫无疑问,此人正是这个宗门的人。

一个中年男子,他是这个宗门的宗主,立刻跑了过来,高喊道:“恭迎千胜老祖回归!”

其他长老也纷纷跑过来高喊。

被称为千胜老祖的老者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了几分茫然。而后,目光渐渐清明,终于开口:“是你们啊……百年过去,我几乎忘了。”

百年,对准帝来说其实算不了什么。

然而,百年前所经历的那场灾难,对所有人都是一次极其深刻的打击。那次灾难极大的占据了他们的记忆,以至于其余的记忆都被挤压到了一边,甚至差点会议不出来。

千胜老祖感叹道:“总算是回来了……”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唏嘘、几分惆怅,还有几分劫后余生。

复杂的声音并没有办法让人们立刻理解,不过他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后辈,开口道:“回去吧。”

这个宗门的人们簇拥着,和老祖归去了。

准帝并没有说起在星空古路经历了什么,人们也不敢乱问。不少势力眼巴巴地等着,希望能够等到自己宗门的老祖回归。

很快,空间又一次被撕裂,从中走出了一个中年男子。

“掌教?是掌教回归了!掌教!”

西漠的一个圣地长老们兴奋地喊着,显然,这一次回来的是他们圣地的掌教。

中年男子看到记忆中的熟悉面孔,神色竟然出现了几分激动。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圣地的长老们簇拥着,和掌教回归。

人们依然在等待。

而后,有一个空间被撕裂,再次出现了一个准帝。

又是不少人高喊,显然他们势力的准帝回归了。

一个又一个的空间接连被撕裂,一个又一个的准帝不断出现。

一次又一次的兴奋、欢呼,出现在了一个又一个的人们口中。这是极大的鼓舞。不少准帝都平安回来。

而且,人们能够感觉到,只要是回归的准帝,他的气息都变得无比可怕。来迎接的人不乏准帝,这些人生错了时间,星空古路开启的时候他们未能成就准帝,他们成就准帝时,星空古路已经关闭。

这些准帝都能够无比清晰地感知到,从空间裂缝出来的那些准帝的可怕。

他们甚至有一种感觉,若是生死之战,他们很可能会在一瞬间被对方所杀。

这不仅仅是来自气息上的压制,更有一种源自于灵魂上的颤抖。

星空古路的准帝们究竟经历了什么?

人们都无比好奇。

一个接着一个准帝不断出现,不少人都在欢呼。但更多的人却担忧无比,已经出现了许多准帝,但他们却没有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人。

其中也包括藜。

她在这里等待了很久的时间,不知道有多久。

但是,直到现在陆离都没有出现,这让藜十分着急。陆离不会出事了吧?

她不愿往这个方向去想。

绝对不会出事的。

那里不仅有女皇,还有长生,怎么会出事?长生可是大帝啊!

一定不会有事的。

她等待,接着等待。

……

时间过去了一天一夜,已经出来了近百位准帝。

与此同时,这些准帝们也终于将自己在星空古路所经历的一切给说了出来。

“星空古路前两个阶段都很好,也都只是寻常的历练,过去的人不多,但死亡的人也不会太多。一切都发生在第三个阶段,我们来到了要给叫做仙隐大陆的地方。”

……

“虚空兽的出现是一场灾难,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那是一个比大陆还要庞大的巨兽,它制造了无数空间乱流,不断吞没整个仙隐大陆。”

……

“很多人都死了,死在了空间乱流之中,那空间乱流太可怕了,我甚至愿意面对无始大帝,也不愿面对空间乱流。它是突然出现的,很多时候往往不经意间,就会被吞没。”

……

“仙隐大陆被毁灭了一般,失去了七成以上的人口,准帝最终只剩下一百多名,绝大多数的人都死在了其中。”

……

“是陆离杀了虚空兽,我不知道是用什么办法杀的,但他的确救了我们所有人。”

……

一个又一个的传言不断出现,渐渐拼凑出了准帝们在星空古路所经历的一切。

人们惊呆了,他们完全想不到,星空古路竟然隐藏有如此可怕的灾难!

比大陆还要庞大的虚空兽,这等灾难真的是人能够面对的吗?

这时候忽然有人想到了百年前天机老祖的语言,他曾经推演出了星空古路的情况——全军覆没,无人生还!那不仅仅是针对星空古路的,还是针对元大陆的。

若是推演成真,元大陆最终也会毁灭,所有人都会死。

但那场灾难最终并没有降临。

有人猜测,莫非天机老祖所推演出的灾难,就是那虚空兽?

它吞没了仙隐大陆,而后离开星空古路,再吞没元大陆?

信息渐渐明确,人们的推测不断接近真相。

没想到百年前天机老祖的推演竟然是真的。

此时,王演天正在坟前祭拜,他已经听说了准帝们经历的一切。

他是王术天的儿子,同样拥有极其强大的推演天赋,同样学会了天演神机术。

那场灾难其实并不是天机老祖推演出的,而是王术天——他的父亲所推演出的。他的父亲使用了天演神机术,推演结束后,只剩下了几十年的寿命。

天机老祖为了解决这次灾难,同样使用了天演神机术。

老祖最终成功了,找到了破局之法,灾难最终没有降临。在老祖死后,他的父亲郁郁寡欢,最终也老死了。他完成了他父亲的意愿,将他的父亲和老祖葬在一起,同时也继承了父亲的衣钵。

“父亲,老祖……你们是对的。”

王演天的目光渐渐泛起了泪水。

……

准帝回归,星空古路的经历不断传播,最终传遍了整个大陆。人们都感到不可思议,无数的准帝,他们竟然经历了如此可怕的灾难。

当然,更多的人是悲伤。

因为他们前去的准帝,已经死在了星空古路,再也回不来了。

整个元大陆到处出现了祭拜活动。

哀声一片,所哭的正是老祖。

与此同时,陆离的名望也达到了元大陆的顶峰。

陆离拯救了所有人。

上一次是陆离,这一次的陆离。

青玄大地自爆时是陆离,星空古路虚空兽危机时还是陆离!

又是陆离,总是陆离。

若是没有陆离,东荒已经毁灭。

若是没有陆离,元大陆已经消亡。

陆离救了所有人啊。

人们不断追问准帝们,陆离究竟是怎么做的?他究竟是怎么杀死虚空兽的?

但准帝们大多摇摇头,他们其实也不知道。

甚至,他们一开始都不知道这是陆离做的。

在他们眼中,虚空兽是莫名其妙的消失的,危机也是突然的就不见了。

直至陆离回归时,他们才通过新生圣朝的圣主得知,是陆离拯救了一切。

不过,陆离回归的时候,他的身边有长生。

有人猜测,或许拯救人们的并不是陆离,而是长生。当初天机老祖推演的时候,破解灾难的关键只有两个字——长生。

但无论是陆离还是长生,人们得救了这是事实。

陆离渐渐成为了一个符号,无数人都在歌颂他。

尤其是平民,甚至有的庙宇已经立了新的神像——陆离神。

传说:拜陆离神,能够免灾免难,平定安康。

……

“陆离救了所有人,现在你们所有人都回来了,那陆离什么时候回来啊?”

藜毫不客气地质问着那些准帝。

不过准帝们只是苦笑着摇摇头。

准帝经历过星空古路的犀利,一身的气息凌厉无比,实力空前强大。他们全都凝聚了帝韵,甚至有人凝聚了两道乃至三道!他们的实力一旦展现,足以瞬间杀死藜。

但没有任何一个准帝敢这么做,甚至他们都不敢怎么生气。

因为藜的背后是陆离,是长生。

藜的心情很不好,真的,她的心情非常不好。她想达人。

明明其他人都已经回来了,陆离呢?陆离死哪去了?

一百多年了,已经一百多年了……

她的鼻子有些发酸,就想要哭出来,但她硬生生忍住了。绝对不能哭,一定不能哭,不能让陆离那个混蛋看了笑话。

等他回来,一定好狠狠地揍他一顿。

“把你这样那样这样那样再这样那样!折磨死你!”

藜最终还是忍不住啜泣了,但又忍住了。

她终究还小。

百年相思,多少苦楚?

她并没有离开,回到了星空古路,接着等待。

今天没有回来,明天总会回来的。明天没有回来,后天一定会回来。

大不了等到大后天。

一直等下去,等到最后等瘦了,让陆离那个混蛋看到心疼去!就让他心疼!

时间不断流逝,又是一天一夜。

又是一天一夜。

一天一夜。

等了很久,见不到人。不知道陆离什么时候回来。

藜又想哭了,她有些生气,也有些委屈。

听那些准帝说,除了陆离,其他人几乎都回来了。

她想哭,但又不敢哭,只好继续等下去。

一天过后,空间裂缝出现,藜满是期待。然而走出来得两个人并不是陆离。

是熬青和古枯。

然而,见到他们,藜也是面露喜色。

“是你们?陆离呢,陆离是不是跟在你们后面?”

一定是这样的,他们两人就是陆离的小弟,小弟都回来了,陆离肯定就在后面!

但古枯的话让藜失望了:“我们先一步回来,陆离不知什么时候。”

古枯和熬青各自离去了,只留下了藜一个人。

她气得牙痒痒的,气得流泪。

她其实并不是一个人等待。大荒神国不少人都已经来了,但他们并不敢到藜的身边,只能在远处等待。藜虽然是女孩儿,但除了陆离等少数的几个人,几乎没有谁能够和她说上话。

她也不会去理会别人。

她本就是如此。

没办法,只能继续等待,等到陆离回来的时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光阴之外宇宙职业选手唐人的餐桌不科学御兽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我有一剑7号基地明克街13号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嫡女策:贵女为后带着掠夺系统横推三千世界我想和你甜甜的我想陪你缠绵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