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狗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夫妻过来,看到陈安宁,齐齐对着她吐了口唾沫。

“老东西,犯了死罪还敢猖獗!”徐瓒一脚踢向两人。踢完才想起来温欢也在,赶紧朝她看去。

温欢已经明了他对她的情意,见他看来,心里虽羞涩,但还是大声说道:“踢得好!”

徐瓒咧嘴笑了。

老夫妻被踢到地上后,并不以为耻,反而梗着脖子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摆明了,休想从他们嘴里套话。

陈安宁见两人如此,慢慢地点一点头后,拿出一个瓷瓶扔给徐瓒,给他们一人喂一粒。徐瓒照做之后,陈安宁看着老夫妻,嘲弄地勾着嘴角道:“想死,哪有那么容易?去将那些食客,还有地坑里救出来的人都带过来。想必他们对你们更有兴趣。”

老夫妻的脸色瞬间变了。

老婆子骂道:“你个毒妇,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徐瓒要踢她,陈安宁制止:“她喜欢骂,就让她骂,别脏了自己的脚。去吧,赶紧去将那些人带过来。”

徐瓒去后。

老夫妻对视一眼,眼底同时闪过决绝之色。

陈安宁看到了,并不阻止。

只在两老夫妻想要咬舌自尽,却突然发现使不上力气之时,才提醒道:“我说过,想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毒妇,你对我们做了什么!”老头子大声责问。

“没做什么,”陈安宁淡声道,“只是让你们求死不得罢了。”

“毒妇!”老婆子大骂,“我这岁数,足够做你祖母了。你这样丧尽天良地对待我们,当心将来身上长毒疮,体内生恶疾,父母早亡,生不出儿子,即便生出来也烂屁股!”

拦住要上前去打两人的温欢后,陈安宁笑看两人一眼,示意温欢,“麻烦你去将晋陵郡的太守朱大人请过来,我有事想要请教他。”

温欢着恼道:“对付这样穷凶极恶之人,手下留情,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

陈安宁轻轻地笑了,“你说得对,只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目的也许就是激怒你?多踢他们两脚,回骂他们两句算什么?打蛇打七寸,对付这样的人也是同理。”

温欢看一眼老夫妻后,点一点头:“也许你说的是对的。”

食客与从地坑里救出来的人和朱岑同时到了。

陈安宁让食客与从地坑里出来的人候在一边,先问朱岑道:“朱大人查出来他们是什么身份了吗?”

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朱岑脸面有些挂不住地摇一摇头,“暂时还没有查出来,只知道他们在这里开客栈已有十四五年了。”

这么久!

陈安宁目光刹时一冷,下意识地看向徐瓒。

徐瓒极有默契的点一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案。

还有其他的骨坑!

陈安宁冷看一眼那对老夫妻后,目光又落回朱岑身上,“他们是哪里人,也查不出来?”

朱岑避开她的目光,不那么确定地说道:“听口音,似乎是南平郡那边来的人。”

陈安宁暗暗深吸了两口气后,说道:“还查到什么,朱大人不妨都一道说了吧。”

朱岑有些着恼,但对着食客与从地坑里救出来的人,他强压着脾气道:“陈二小姐应该知道,本官是早上才赶来的这里。”

能查出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

陈安宁定定看他许久,才将目光收回来,朝着那些食客与从地坑里救出来的人道:“你们也听到了,他们在这里开这间客栈已有十四五年。这十四五年前,到底杀过多少人很难一一统计。死罪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但以死谢罪,未免太过便宜他们了。所以将你们请过来,除了留他们一口气外,是打是骂,就随你们便了。”

朱岑惊得猛得上前两步道:“不可!”

陈安宁淡然道:“朱大人放心,出了什么事,有我顶着。”

食客与从地坑出来人,立刻就要蜂拥而上。

徐瓒赶紧阻止道:“不要急,人在这里跑不了,排好队,一个一个慢慢来!”

食客和从地坑出来的人尽管个个都义愤填膺,但还是很听话地排起了队。

看着长长的队伍,看着队伍里每个人都恨不能剥他们皮,抽他们筋的凶狠模样,老夫妻俩人咒骂的声音更大,也更歹毒了。

陈安宁并不制止。

直到……

队伍中一个青年走到老夫妻跟前,没有打,没有骂,只是双眼血红含泪,却又格外绝望地看着两人,喃喃地说道:“我寒窗苦读多年,就为了进京赶考博一个功名。我想过各种可能,却独独没有想过会以这种方式败落在你们的手里。”

“想我十岁与父母走散,飘零中幸得义父收留教养,本想出人头地报答义父,再找寻亲生爹娘,如今、如今全都毁了,全都被你们毁了……”

正与温欢说着话的陈安宁闻声看向他。

青年大概二十五六岁。

身形单薄,面色苍白,衣衫陈旧却浆洗的极是干净,头发整齐的用木枝冠在头顶。

干净、整洁的模样,与其余食客或是从地坑里出来的人格格不入。

老夫妻俩人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

看到他过来,被反绑着双手双脚的两人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久等不来拳头或是脚踢,两人颇有些不耐烦地睁开眼看向青年。听到青年开始地唠叨,两人很不以为然地朝旁边吐了口血沫子。直到青年说到十一岁与父母走散,两人霎时睁大双眼,而后飞快地对视一眼后,老婆子几乎是尖叫着问道:“你今年多大?为何与爹娘走散?快说,快说!”

青年摇一摇头,默默退开两步后,转身走了。

老婆子急了,“二娃,你是不是二娃!”

青年身子一震,而后猛然转身看向老婆子。

“好孩子,快告诉我,你背心是不是有碗大一片青黑色的胎记?”老婆子急声问道。

青年不敢置信地倒退两步,“你、你怎么知道?”

老婆子大哭道:“二娃,是娘呀,娘这些年找你找得好苦呀……”

“你真的是二娃?”老头子也红着眼流出泪来,“二娃,快过来,过来给爹看看。”

青年茫然地看着两人,好久后,才白着脸慢慢地朝着两人走去。

“二娃,你去哪里了,这些年,我们找你找得好苦呀。”老夫妻用力地拱着身子,想要离青年远一些。青年快步走到两人跟前,蹲下身来,仔细地打量着两人苍老的面容。

两位老人仅看面容,都有五六十岁了。

而在青年的记忆里,他与爹娘走散之时,他的爹娘才刚刚三十出头。即便分隔十六年,也还不到五十岁。

可仔细看他们的眉眼,却又分明那样的熟悉。

好久后,青年突然跪地痛哭道:“爹,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明克街13号深空彼岸光阴之外宇宙职业选手我有一剑7号基地唐人的餐桌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神秘复苏不科学御兽
相关推荐
都市:我修仙,嚣张一点怎么了闪婚后,我靠画符被大佬全家宠翻了都市修仙纵横天下重生都市修仙都市:修仙千年,下山已无敌末日游戏:请点击领取美少女开局:情绪游戏,美少女助手来玩一不小心和电竞大神同居了锦上添香回到八十年代做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