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化神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曾老夫子看着一众惊骇莫名的正道修士,又看向一众仿佛被推开新世界大门的外道修士,心中苦笑,虽然他心知这般做法于整个修行界而言有大益。

但,这中改变已经超出了利益的范畴,而是直指三宗大道根本了。

三宗难道不想加快开拓世界的进度吗?

世界如此广大,三宗难道真就那么贪婪,一定要把最肥美的一块肉衔在自己嘴里才甘心,不容许其他任何势力染指吗?

三宗当然没有这么狭隘。

三宗能够容忍异军突起的小江南与他们并驾齐驱,并没有在其表现出能与他们争锋端倪的初期就将之扼杀在萌芽状态,同样也乐于见到修行界能有更多如同小江南这般的力量崛起。

三宗始终压制外道的发展,甚至不定期便开展打击活动,原因说起来简单得很。

以大中书院为例,教化众生,传播礼乐,延续文明薪火,制定秩序,遵守秩序,捍卫秩序,这都是每个书院中人烙入骨子里的信念和坚守。

可魔门擅长的却是玩弄人心,破坏秩序。

当习惯了秩序庇护的人们在骤然失去秩序庇护之后逐渐爆发出心中的恶念、魔念,血脉中的兽性被激发,那就是魔门最乐于见到,也最喜欢去做的事,并视之为饕餮盛宴。

鬼宗更直接,灵魂,血肉就是其立道的根基。

而邪道修士则是藐视礼法和秩序,没有敬畏,在他们眼中,根本没有众生的位置,别说众生,有我而无人,而且,情绪最容易受大道影响,偏激,乖戾,邪僻,安分的时候像个好人,一旦失控爆发,就很容易造成巨大的破坏。

所以,为了对抗天外势力,正道三宗可以暂时停止对外道的全方位逼压,将他们的力量安排在对抗第一线。

但是,若完全开放一块区域让他们去开拓,只需要稍微想想,就知道以他们的习气能够创造出什么东西来。

地上魔域,人间地狱,将不再只是形容词,而是一个地理名词。

三宗修士可以对自己说“那些事情都发生在我们视野之外,我们没有看见,所以,和我无关,而且,这都是他们从蛮荒中培育出来的,又不是从我们手中抢的,所以,我们没有责任”吗?

三宗之道却不是这么掩耳盗铃好湖弄的。

所以,吴小软的建议看似可将修行界的收益最大化,可那却是要掘正道三宗的根啊。

曾老夫子对吴小软道:“吴道友,事情哪有你说得那么简单。”

吴小软却正色道:

“老夫子,我明白你心中的顾虑,但是问题就有解决的办法。

而且,修为到了你这一步,应该能够明白,无论正道外道,无论是大中书院、大道宫、大明寺的修行人,还是魔门、鬼宗、邪道的修士,在晋入化神之后,彼此之间便已经再没有了根本性的矛盾冲突,都不过是大道路上的行者。

大家唯一的不同,不过是三宗以清气为本,魔门鬼宗以浊气为本,而邪修则清浊同修罢了。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根本性的冲突呢?

书院的化神修士还会拘泥于道心德行的冲突吗?所谓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外在的道德和约束根本无法再制约书院的化神修士,反过来,书院的化神修士可以很灵活的定义自身的道德良心。

而魔门的化神还需要玩操弄人心,把一群人弄得哇哇大哭,痛不欲生这种低劣的手段来汲取力量吗?

鬼宗的化神也不再需要灵魂血肉之类的外物来助长自身修行了吧?

所以,我说正道化神与外道化神修士之间,已再无立场上的各不相容,这道理是没错的,对吧?”

说到这里,她环顾一众陷入沉思的化神修士,直言不讳,道出心中所想:

“我们小江南自一开始便认识到了这一点,历来都不将正道外道与个人德行操守挂钩,个人德行与大道修行之间,并不是要强行绑定的。”

听了她这离经叛道的言语,一众化神各个心头巨震,便是一贯喜欢自定义“我不是个好人”的外道化神们,都感觉这话过于惊世骇俗了些。

反倒是大道宫的南庄道人眼睛豁然变得明亮,不少大道宫的化神修士眼中也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曾老夫子沉声道:“吴道友,你的意思是,修行人可以不讲德行,甚至完全摒弃德行吗?”

吴小软哂笑道:

“老夫子,你这才是强词夺理,我可没说人不需要讲德行,我一直强调的都是要把大道修行与个人的德行操守分开。

我很钦佩书院的坚守,和对门人弟子的要求。

那些所谓的心境门槛,有多少真与大道相关,又有多少只是对德行操守的强行限制呢,低于某个门槛的就进不了下一阶。

这是书院的坚守,我不评其对错,但这种模式是否过于僵化古板呢?是不是可以更加灵活些呢?

当然,对于魔门鬼宗那种玩法,我也只能说是愚蠢了。”

一席话把正道外道全打翻,所有化神都愤愤不平的瞪大了眼睛。

“我一开始就说了,三宗作风偏保守,其实,整个修行界,无论正道外道,又何尝不是呢?

以魔门为例,那些底层修士不明白,只能按照宗门传授的功法亦步亦趋的修炼,为了提升修为,只能绞尽脑汁的琢磨怎么干坏事,便是个好人在魔门待得久了也要变成坏蛋。

可身为化神,你们应该非常明白,一切功法,最终不过是为了更深彻的领悟浊气之妙罢了。

玩弄人心,操纵情绪,破坏规则,这一切不过是表象,是手段,增进对浊气的认知才是根本。

那么,身为化神的你们,难道就没有去想过将玩弄人心、操纵情绪、破坏规则这种行为变得更高级、更隐晦,更不与三宗道路相抵触?

或者更进一步,直接抛弃这些表象手段,考虑是否还有别的方法让更底层的门人加深对浊气的领悟,难道真就只有这一条途径?

难道就因为三宗的打压,激发了你们心中的傲气或是矫情劲,‘你们说我不是好人,那我就干脆坏人做到底算了’?

还是说,你们只是习惯性的将原世界的那些东西拿来就用,因为历来如此,所以便一直如此,从没想过要去改变些什么。

以至于三千多年前你们是个什么德行,三千多年后你们依然如此,除了享受到了大开拓的红利,人数有所增加外,其他一切就从来没有变过?”

一边说着,她的眼神还在鬼宗、邪道,其他外道化神修士,乃至正道化神,包括大中书院,大道宫、大明寺一众化神身上扫过。

让所有人都明白,她这虽只以魔门做筏,但其实正道外道所有势力都在她的打击范围之类,可谓把地图炮开到了极致。

“故步自封,不思进取,历来如此,便任其一直如此,将早就该进垃圾堆的古老传统奉为圭臬,缺乏创新意识。”最后,吴小软以此做结。

姑苏老祖、绍兴老祖几人隐晦的相视一眼,心道,大姐真会玩。

别人说小江南故步自封,不思进取,她也不反驳,就只是把整个修行界全部拉下水。

现在好了,所有人身上都湿了,大家以后就谁也别想笑话谁。

因为所有化神都是念头所化,吴小软这一席地图炮对所有正道外道化神都造成了无差别的伤害,所有人都心潮起伏,波澜动荡,以至于一个个都形体动摇起来。

看上去就像是她的言语化作了直指人心的真实力量,打得一众化神摇摇欲坠。

所幸,此界并不存在三观崩毁就会重伤甚至爆头的规则,不然,这一番打击怕是会令整个修行界元气大伤。

曾老夫子见此,赶紧道:“吴道友,你还是说说和天外势力相争,化被动为主动的方法吧。”

吴小软道:“这有什么好说的,你们既然觉得外道特别是魔门鬼宗是个祸害,那留在家里干什么,把他们扔出去啊,扔对方家里去,那该头疼的就不是你们而是敌人了,这不是很清晰的思路吗?”

曾老夫子若有所思,一众外道化神却都眼前一亮。

吴小软却只是简单的提了一句,便又将话题拉了回去,似乎刚才那通地图炮还意犹未尽,续杯再战之意。

她看向曾老夫子三人,沉声道:“其实,在这方面,你们的问题更严重。”

曾老夫子愕然,南庄道人,明见和尚也都惊讶的抬起了头,怎么……炮口一下子就瞄准我们了?

不过,他们却也非常好奇,刚才吴小软的地图炮确实犀利,但也并非无理取闹,而是真的切中了整个修行界都习以为常,视之为“天经地义”的症结上。

所以,他们也真的很想知道,她为何会如此说。

我们的问题更严重?

什么问题?在哪里?

吴小软问:“修行界现在沿用的还是你们原世界的境界体系,对吧?”

“没错。”曾老夫子点头,而后疑惑:“这有什么问题吗?”

吴小软没有回答,而是再问:

“虽然境界体系沿用了原世界那套,可在进入此界之后,因为世界不同,基本规则都已大变。

所以,很多东西其实相当于从头开始,只是沿用了原世界的壳,比如符道,阵道,丹道,器道之类,更是完全依赖于本世界规则源材从头开始构建,对吧?”

“没错。”

曾老夫子再次点头,还顺便解释了一下。

“来到新世界,必然面对许多新问题,新局面,而这需要新的方法来解决。

但原来的方法如果合用,我们自然还是会首选原有的方法,利用已经成熟而完善的体系,能让我们少走很多弯路。

而不会想着去另创一套全新的,所有人都陌生的道路,这没有意义。

于当时初来,必须迅速在此界立足扎根的我们而言,这也很愚蠢。”

吴小软没有点评此事对错,而是继续道:“在原来的境界体系中,化神之上是什么?”

“洞虚。”曾老夫子回道,眼神中有些狐疑。

“洞虚之上呢?”吴小软再问。

“大乘。”曾老夫子继续回道,狐疑中开始猜测。

“大乘之上呢?”吴小软再问。

“当然是飞升。”曾老夫子道。

吴小软道:“按照我的理解,洞虚,大乘两境,有个极重要的目的,就是为飞升做准备!”

曾老夫子一怔,仔细思考了一阵,才缓缓点头:“虽然和我们三宗的理解不同,也过于浅显,但也不能说错。”

“我发现,在你们初来之后那段时间,有很多超过化神层次的、近乎改天换地的传说故事,非常密集。

我仔细与整个修行界的发展对照了一下,发现至少有一半的传说并非夸大,不然,初来的你们没那么容易立足根脚。

所以,当时你们应该是有洞虚甚至大乘境界强者同行的,对吧?”

“没错。”等了片刻,曾老夫子点头道。

“后来怎么渐渐就没有这样的传说了呢,难道,是遭了不测吗?”

曾老夫子还没有回答,她这话倒是又一次在一众化神心中激起滔天波澜。

过了一阵,曾老夫子才缓缓道:“新世界规则不同,对境界越高的存在制约越大,特别是化神之上。

在帮助我们站稳脚跟之后,他们就选择了长眠自封,需等我们将新世界的一切再度完善到相应层次,这世界对他们的制约才会消失。”

听了曾老夫子的话,一众化神修士,特别是外道修士,看三宗的目光变得有些闪烁,那是敬畏。

吴小软没理会这些人心变化,再问:“你们来此界也有三千多年了,成果如何呢?”

曾老夫子摇了摇头,有些苦涩道:

“有些成果,但却远不及预期,化神之前一切都很顺利,但化神到洞虚却变得尤为艰难,我们意识到,这可能是我们这些外来者无法与这个世界完全契合的缘故。

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异常欣喜于你的出现,以为你会最终打破这个僵局,解开我们的困惑,却万万没想到,你也是个外来的。”

说到这里,他再次摇头轻叹。

吴小软再问:“你们现在什么境界?算洞虚吗?”

曾老夫子摇头道:“算是半步洞虚吧,只有灵魂层面达到了,可与天地始终无法彻底契合。”

吴小软道:“那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世界,化神之后,根本就不适合,也不应该走洞虚一途。”

“你说什么?”曾老夫子闻言,如遭雷击,南庄道人,明见和尚也都童孔勐缩。

“原来的世界,你们回得去吗?”吴小软再问。

曾老夫子苦涩摇头。

“那么,这个世界,存在一个界上界供你们飞升吗?”吴小软再问。

瞬间,曾老夫子,南庄道人,明见和尚都像是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一动不动。

吴小软继续道:

“我说了,按照我的理解,洞虚、大乘都是为了飞升做准备,可在这个世界,这就变得不对了。

你们原来的世界,应该是多层世界,或者说多层位面镶套的结构,而这个世界,就是个单一大世界。

世界模型有着根本不同,那么,洞虚、大乘这种为了在不同位面间飞升的境界体系显然就不适用于现在这个世界。”

一瞬间,曾老夫子三人都有种醍醐灌顶的恍然之感。

也终于明白她刚才说“你们的问题更严重”到底何意。

因为原世界的修炼体系从练气到化神都已经成功在此界复现,他们理所当然的觉得,下一境便是继续复现洞虚境界就可以了。

何况,他们可是有着实打实的洞虚巨擘存在,只不过,因为世界的差异性选择自封长眠而已。

那么,问题很自然的就变成了适应新世界,并对整个修行体系进行适当的“校正”即可。

他们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甚至已经取得了部分成果——灵魂层面已经彻底达到洞虚境层次,只是卡在世界契合度上面。

所以,他们从来不曾想过,是不是这个世界压根就不适合走化神洞虚这条路。

最是痴迷大道的南庄道人第一个按捺不住,问道:

“吴道友,你既然早想到了这点,想来也有解决的思路了吧?能不能与我们说说?”

吴小软颔首道:

“我在这个场合提出此事,自然便是想要将之与你们分享。其实,哪怕你们没搞到现在这个局面,我也是会这么做的,我这是提前与他们交代过的!”

说到这里,她遗憾的摇了摇头。

南庄道人忙不迭的点头,“理解理解,其实世界这么大,多几个同路人是好事,何必纠结于你从哪来,我从哪来呢?”

曾老夫子瞥了眼南庄道人,见他连一点额外条件都不争取,就这么急不可待的就把前事轻松抹掉,心中忍不住摇头。

不过,事已至此,他却也没再说什么,因为他同样非常想知道。

吴小软道:“其实,答桉非常简单,你们只是被传统的道路蒙蔽了视线,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而已。”

“你就直接告诉我吧!”南庄道人这时候甚至懒得多动脑子,直接索要答桉。

“位格。”吴小软轻声道。

“啊?居然是这个?原来就是这个!哈哈,哈哈哈……这确实好简单啊,看我这个猪脑子!”

在听到吴小软说出答桉的一瞬间,南庄道人就把眼珠子瞪得熘圆,然后非常不顾形象的惊呼出声,一掌狠狠拍在自己额头,连声大骂自己就是个猪脑子,连这么显而易见的答桉都没有看见。

吴小软继续道:

“我将我独自摸索出来的,化神之后的下一境称为天位境,我能够感受到,这条路是能够走通的。

我现在的境界之所以和你们差不多,只能勉强算是个半步天位,并非前行无路,而是我到达化神巅峰,真正体悟化神之后境界的时间远比你们短。

再就是这一境实在过于广博浩瀚,我一个人勉强摸准方向就已是能力极限,让我孤身一人继续往前探路,却已有些力有不逮。”

说到这里,她看向眼中已经燃烧起火焰的南庄道人道:“若是有了你们的加入,我想,这条路很快就会真正的走通。”

南庄道人忙不迭点头:

“正理正理,这是正理,你放心,我回去就调整改修,他们两个我也会说服的。

嗯,咱们三宗还有些老东西,打架或许不行,但搞这种探索研究其实很在行的。

方向错了,一切努力都成了白费功夫,以前算是被我们耽误了。”

说到最后,南庄道人毫不掩饰的懊悔自责。

吴小软点头,而后,却看向代表魔门、鬼宗、邪道的三团氤氲迷雾,又忍不住开口发炮道:

“这时候,集众智众力一起联手攻坚才是正确聪明的做法,藏头露尾,生怕露了形迹,甚至妄想着扮猪吃虎,我只能说,要不了多久,你们很可能真就要变成猪了。”

原本就已经在微微动荡的三团氤氲迷雾,随着她这话出口,忽地剧烈震荡起来。

一阵沉默之后,两道声音分别从魔门和鬼宗所在区域传出。

“好,这事也算我魔门一份!”

“我鬼宗也参加!”

最后,压力全给到邪道迷雾,众所周知,邪修都是非常狂妄自傲的,在修行一途上,他们就没有服过谁。

“嗯,这样的盛事当然也不能少了我们!”

……

吴小软再次看向曾老夫子,问:“老夫子,咱们这一关,算是过了吧?”

曾老夫子还没有回答,南庄道人已经抢先回道:

“什么关不关,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曾老头要是不识大体,不顾大局,都不用你们出面,我亲自上门跟他唠嗑!”

曾老夫子吹胡子瞪眼,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她轻轻点头。

“那好……你们随意,我处理点别的事。”

说罢,她伸手一挥,手持玉牒,掌握此灵境主导权的中年儒士忽然发现,小江南、蛮巫一族所在灵境区域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他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这是吴小软棋高一着,早早就在灵境中做了手脚还是她的实力已经诡异到了这个程度,能够直接剥夺下位者的灵境权限,完全无视他才是第一权限者这一点。

不过,无论是哪一点,都足够令人胆寒生畏了。

……

吴小软伸手从灵境中划拉出一片单独的区域,眼神在梦貘大巫头顶那条乾辕龙发簪上停留了片刻,这才对小江南五位化神和一众大巫交代道:

“这件事解决了,接下来你们就安心在空天之境驻守吧,不要因这次的事件就有什么情绪。”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姑苏老祖等人忙不迭的道:“不会不会,大姐你放心,我们的脾气你还不知道。”

吴小软嘲笑道:“你们的脾气我可太知道了,个个都是属狗脸的。”

姑苏老祖嘿嘿笑了几声,看他那表情,不像是挨了骂,反倒像是受了夸奖一般。

说罢,吴小软看向翼龙蛮兽头顶的老殿主几人,道:“鲁旦木。”

老殿主恭敬问候道:“吴老祖。”

吴小软道:“有了整个修行界的助力,化神境到天位境这个坎要不了多少年就能迈过去,但我却并没有邀你们蛮巫一族参与这个计划,你可知道我的用意?”

老殿主道:“您是期望我们能走出自己的路。”

吴小软颔首道:“你们蛮巫一族能走到今天,倾注了太多我同伴的心血,无论是蛮道还是巫道,都是完全有别于修行体系的道路,我实在不想已经到了这一步的你们最终却被修行体系收编,成为其一个分支。

不过,这样一来,却会让你们艰难很多,希望你不要怪我。”

老殿主摇头道:“不会,事实上,我非常感谢您这么做,走我们自己的路,这不仅是我的执念,也是我师父,孟祖,杨祖,宇圣他们共同的心愿。”

吴小软点头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当年我在九首大尊战斗现场救了两个人,孟十七很想走修行一道,我已经允许他加入小江南了,希望你们不要责怪他。

迭木尔在被救回后不久就突破到了天巫层次,只不过因为两人身份敏感,一直隐匿不出,不过,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你们不要担心。”

老殿主再次诚恳道谢。

不仅如此,旁边的梦貘大巫和炎烈大巫也都出面拜谢。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些,就这样吧。”吴小软向大家简单的告了个别,身形便再次消失在软语小剑之内。

而那柄软语小剑,则再次慢悠悠飞起,飞回苎萝老祖身旁,然后消失不见,不知最终藏在了何处。

随着吴小软的离开,被她单独划拉出来的灵境区域再度与周围灵境相合。

众人向周围看去,却见原本门楼林立,正道外道众多化神齐聚的场面早已消失不见。

就连灵境也已经再度变回小江南那个广场模样,包括中年儒士在内的身在空天之境驻守的一众化神也都走得干干净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剑来逆天邪神临渊行盖世武炼巅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洪荒之青蛇成道帝霸一剑独尊影帝
相关推荐
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小奶团,今年三岁啦!直播生娃后,我被偏执大佬缠疯了太古第一剑仙我的影后老婆苏又甜穿越吧,诸天没钱的我在霍格沃茨写哈利波特我的功法来自一万年后斗罗之玄武镇世我每天出门看黄历仙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