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不要脸的陈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听到陈婷变成现在这样子。

李海潮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感慨道:“这坏事怎么都凑到了一起啊……”

一个人接连遇到这么多打击,没疯内心已经是很强大了。

而李半夏在一旁听得有点头皮发麻。

他是一个有神论者。

这一波怎么看都像常言说的那种,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陈老太一走,差点将一家三代一起带走……

旁边的陈平听着李海潮的感慨。

想到伤心处,跟他一起唉声叹气起来:“谁说不是呀……”

“更过分的是那边的亲戚还说了,小橙子他们可以带着,可陈婷他们就管不了了让我们自己照顾,你说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听到这话李海潮也不禁同仇敌忾:“这也太现实了让陈婷以后还怎么生活?!”

说句良心话。

虽然不待见她,不过李半夏也觉得此刻的陈婷属实惨了点。

随即开口询问:“那陈婷阿姨的老公就没给她留下点什么吗?”

可陈平听完后没有直接回答。

反而苦口婆心劝导:“凌霄啊,你妈都成这样了你就别跟她置气了好吗?”

这话让李半夏不禁皱起了眉头。

貌似自己跟他真的不熟吧?!

刚想回怼回去,就看到了李海潮在对着自己使眼色,便将这口气咽了回去。

而李海潮见他很给面子的闭嘴,不禁松了一口气,李半夏那张嘴气死人的功力他可是见识过的。

这会人家家里遭逢大变都这么惨了,他也不忍心来个雪上加霜。

不过对于李半夏那个问题李海潮也好奇,便再次询问起来。

见是这个问题躲不过,陈平便避重就轻解释:“我妹夫倒是有给她们母女俩留下些遗产,可家庭都支离破碎了,那点钱能顶什么用。”

话是没问题,可李半夏总觉得他并没有说全,隐瞒些事情。

便出声询问:“那点钱是多少呀?”

他是不信公司高管的遗产会用那点钱来形容,那也太寒碜了,实在不符合陈婷之前那阔太太的模样。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对于这个问题,陈平顾左右而言他愣是不说,这让人一看就知道里面一定有鬼!

而李海潮刚开始没缓过神,过后也觉得里面多少有点猫腻。

可转念一想毕竟是人家的隐私,陈平不想说也正常,也就没在纠结这件事。

随后看了下时间发现不早了,就打算招呼陈平吃顿便饭。

可由于他来的很突然家里没准备什么菜,便打算去趟菜市场,让李半夏留下来招呼客人。

对此李半夏也没有什么意见,就让他放心去吧。

而李海潮在出门前,还很是担忧的对着李半夏小声道:“凌霄啊,不管怎么样,人家今天好歹是过来给你庆贺的,你那脾气还是要收敛一点,阿。”

“知道了李爸。”

李半夏跟他比了个OK的手势,跟他保证会乖乖听话的。

可李海潮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

看李半夏这样子就知道敷衍的意思要多点。

不过他想着自己很快就回来了,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

便放心的前往了菜市场买菜,顺便在路上问问看凌和平还有多久回来。

见他离开,李半夏也转身回到了家里。

此时客厅里就剩下了他跟陈平俩人,他们俩人有一茬没一茬的尬聊着。

看陈平对于李海潮离开的样子有点喜出望外的感觉,李半夏便估摸着他是有事要找自己。

反正李半夏是不会主动去找麻烦,也不介意这种毫无营养的聊天。

就看看谁能耗的过谁。

可他不急,陈平倒是急了。

毕竟难得就他们两个,要是再耽搁一会有人回来了,他就不好开口了。

便主动挑起话题:“凌霄,你,你对你妈妈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看法?”

李半夏挑了挑眉开口道:“对她的遭遇深表同情,不过她丈夫应该给她留了一笔很可观的遗产,以后的生活应该是衣食无忧了。”

“凌霄!”陈平很是生气回应:“你妈瘫痪了,你怎么老是说钱的事?!你还有没有人性!”

这话让李半夏顿时气急而笑:“这就没人性了?那不知道舅舅你有什么有人性的看法?”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个表情反而代表了六亲不认。

可陈平不熟呀。

以为李半夏被他给镇住了。

对他喊自己舅舅的表现很是满意,语气也没有那么冲,缓缓出声:“凌霄啊……你妈妈现在的状况你大致也了解了……”

“舅舅我,舅舅我是这么想的,你看你高考成绩考的这么好,什么学校都能去上。”

“要不,要不你就去新新坡上大学,这样一来可以就近照顾你妈妈,二来也不耽误你的学业,算是两全其美吧,你觉得呢?”

这话说完,李半夏忍不住的为陈平鼓掌,同时嘴里还不停称赞道:“厉害!厉害!”

图穷匕见,他终于知道陈平此刻过来的目的。

“陈平,我好奇的采访你一下,是什么支撑你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我就想问我凭什么要去照顾她?”

“还两全其美,兔子尾巴戴夹板,你在我这愣充什么大尾巴狼,你凭什么决定我的高考志愿?!”

这番话,直接与撕破脸无疑。

陈平也没想到才刚开始谈话,李半夏就直接跟他翻脸。

可为了甩开陈婷这个大包袱,同时妥善安置好她,陈平只能硬着头皮接着往下说:“凌霄,她可是你妈妈,血浓于水啊!”

“你,你不会真的不管她吧……”

“行了吧你,少在我面前猫哭耗子假慈悲的,你是她亲哥哥,同样血浓于水还不是照样不想管她。”

李半夏冷笑了几声:“你都不想管我凭什么管她,是她养大我的吗?!”

对于亲哥哥这三个字,李半夏咬字特别重。

陈平当然明白其中的讽刺意思。

顿时羞愧的低下头开口辩解:“凌霄,我,我这个当哥哥确实不称职,可我也有我的难处啊,我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尽力了,你还想我怎么样……”

这番不要脸的发言,让李半夏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忍不住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而面对这刺耳的嘲笑声,陈平如同鹌鹑一样坐在原地,并没有什么反应。

过了好一会李半夏才终于笑够停了。

擦拭了眼角笑出来的泪水,略带笑腔出声:“抱歉哈,实在是你这话太好笑了。”

稍微整理了一下情绪。

李半夏接着开口:“陈平,请你告诉我什么叫只能做到这个份上了,还有,就你难是吧,你难你就把锅甩给我了?说的我好像就不难了。”

“要不等我爸回来,你跟他再说一遍,看看他会怎么回答你?”

听到要问凌和平的意见,陈平顿时有了反应。

不用问都知道结果是什么,所以他必须在凌和平回来之前把这件事给敲定下来,要不然就别想让李半夏接手陈婷的赡养责任了。

随后抬起头着急道:“凌霄,那个是你妈妈,你真打算不管她了?!”

“你是个大人了该有自己的主见,再说那个是你妈,你爸还能阻止你尽孝不成?”

“管她?尽孝?”李半夏摇摇头回应:“你这个亲哥哥都管不了她,我这个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去管呀。”

“况且她死去的丈夫不是给她留了一大笔遗产吗,找个护工照顾我相信不难吧。”

“实在不行,等她病情稳定了,你也可以接她回国照顾,这样一来你方便照顾,二来也不耽误你上班,算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吧,你觉得呢?”

虽然对陈婷没什么好感,可李半夏还是给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案。

再说,用对方的话打对方的脸属实很爽!

而不出李半夏的所料,对于这个方案陈平不答应。

气愤道:“那些都是看你妈的钱才干活的,哪有亲人照顾的周到!”

“办法已经给你了。”

见陈平装聋子,故意不说接陈婷回国照顾的事情。

李半夏两手一摊表示无能为力,玩味道:“如果你不接受那就你自己想办法吧,反正不要打我主意,我是不会过去的。”

见软的不能让李半夏答应。

陈平顿时恼羞成怒:“凌霄!你妈妈都这样了,你还冷嘲热讽的还有人性吗?!”

随后重重叹了一口气,心灰意冷感慨:“小时候你妹妹就是因为你才没的,你连哭都没有哭过一声。”

“当初你妈妈离婚不要你,我们全家人都在帮你骂她,现在看来你妈当初抛弃你的选择是对的,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冷血动物!

对于这番话,李半夏也不恼怒。

很是平静说道:“陈平,你少往我身上扣屎盆子。”

“当初要不是陈婷为了方便出去打麻将,将我跟芸芸给反锁在家里,她也不会因此没得到及时救助死了。”

“至于说我自私自利冷血这条,你有资格说我吗?”

“你跟她一母同胞,这会都想把她甩给我一走了之,不是比我更冷血更自私自利吗?”

“你!

陈平被这一番平静的话语气的胸膛不断起伏,脸部更是火辣辣的疼。

本来以为自己母亲说李半夏的嘴胜过明晃晃的刀子这话是假的,当他亲身体验过才知道这话一点都不虚。

那是一点情分都不讲,刀刀往你心口上划,还让你无话可说!

陈平站起身你了半天,实在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便就要动手:“我替你妈教训你这个不肖子!”

李半夏看他这气急败坏的模样,起身一拳就将坐着木椅子给打穿了一个洞。

“碰!

随后面无表情的歪着头看他:“不知道你身上的骨头,有没有像这把椅子那么硬?”

这冷漠的神情跟动作,瞬间将陈平想要上前的动作定格住了。

看着那么厚的椅子被一拳打穿,他不禁后怕的吞咽了下口水,这一拳要是落在自己的身上,他会不会原地上天了……

想到这,原先想要动手的冲动如海潮般迅速退出。

胆怯的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

可转念想到他好歹也是事业单位的一个小领导。

没想到被这么一个刚成年的小崽子给拿捏住,顿时羞愧难当的情绪涌上心头。

然而他怕死,也不敢有什么动作。

就在俩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声音让陈平不禁松了一口气,他刚刚很怕李半夏突然就上来给他一拳。

等见到来人是凌和平时,陈平瞬间又支棱了起来。

想着李半夏就算再怎么六亲不认,也不敢在他爸面前放肆,便怒不可遏的开口道:“和平,你来的正好,你就这么教育你儿子的吗?!”

随后指着被打穿的椅子生气喊着:“你看看,凌霄都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他这是要打我这个亲舅舅啊……”

听着陈平对李半夏的控诉,凌和平再也忍无可忍吼了出来:“你给我闭嘴!

这话让陈平不禁愣在了当场。

难以置信的用手指指着自己重复道:“你,你让我闭嘴?!”

“对!我让你闭嘴!

凌和平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有你这么当舅舅的吗?!还你管不了就让孩子管,怎么,我们家是欠你们的吗?!”

这话让陈平目瞪狗呆,心虚道:“你……你都知道了?……”

“对,我什么都知道了!”

原来李半夏在陈平开始聊这个事情的时候,暗地里就给凌和平打去了电话,所以他们两个的对话凌和平是听的一清二楚。

同时,李半夏准备的后手当然不止这个。

今天的谈话他还顺便录了音,要是陈平非要揪着他不放,那就只能法庭上见了。

而凌和平听到他们谈话时,那个怒火呀差点就让头发直立起来。

他实在没想到陈平居然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现在想起当初让李半夏跟着他一起过去新新坡这个决定是有多蠢。

这哪里是出国,这是亲手将儿子推进火坑!

想到这凌和平再也顾不得什么颜面。

此刻的他只想为自己的孩子讨回一个公道!

对着陈平就是愤怒输出:“你们陈家人还真是一个臭德行,都是自以为是自私自利!”

听到凌和平这话,陈平的心情是尴尬无比。

本想躲着他,可结果还是被凌和平给知道了:“和平,你,冷静点,我……”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凌和平没那个好心情听他废话。

怒火中烧打断:“陈平,我还就告诉你了,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凌霄的舅舅,我们家就当没你这门亲戚,什么逢年过节的也不用往来!”

“现在拿上你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说着就直接上手提着陈平带过来的礼物,同时不顾他的哀求,直接把他给轰了出去。

等重重把门关上后,凌和平整个人还很不解气。

坐在椅子上还倒了杯冰水勐灌起来,仿佛这样才能把怒火给压下去。

难得见到凌和平这个和稀泥的这么明确表明态度。

李半夏比着大拇指称赞道:“爸,刚才你可真是霸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一剑独尊武炼巅峰临渊行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洪荒之青蛇成道逆天邪神帝霸剑来盖世影帝
相关推荐
斗神重生醉风月赌石传说悍刀佣兵之俏红颜土豪的末世生存重生之我的26岁女房东快穿之才不是倒霉鬼我,每天解锁不同超能力!狂傲小蛊妃:王爷,来捉虫奉天承运,斩妖除魔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