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羁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来自亚夏的魔法师经过几天的交流后陆续返程,泰洛西的管制太严格,他们这些无法无天的人很不适应这种生活。

女缚影士魁蜥会一直跟着特蕾妮身边,白天她担任特蕾妮的亲卫,晚上居住在城里。

维特也给男巫俳雅·菩厉在城里找了一间房住,夜影之水不可能在泰洛西制作,他现在每天都喝特蕾妮做的炼金药剂,他没有任何怨言和反抗,反而每天都喝得晕乎乎地非常高兴。

去长城外的几人这几天也准备出发,维特教给了他们一些话术,到了北境他们自由发挥。

泰洛西内城的城堡也开始建造,按施工计划分为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先修建整个城堡的第一层,在维特孩子出生后得有房子住,一层就够用。第二个阶段是城堡更高的楼层,这个就慢慢修建了。第三个阶段是城堡内部的魔法阵铺设,这得城堡建好以后维特自己动手。

黄金团出没的信息已经过了几个月,没有了时效性。现在唯一可靠的线索就是丹妮莉丝在奴隶湾出没,具体哪座城市不明。

维特不会带着傲达威英过去,打算到达瓦兰提斯后,骑着骷髅马阿瓦克向东到达奴隶湾。

自己是去找人的,傲达威英体型太大,一出现对方得到消息后就会逃跑。而且自己遇到危险也能通过龙吼呼唤巨龙。最关键的一点,傲达威英现在不会离开骷髅岛超过四天。

傲达威英已经产下了五颗龙蛋,由它自己照顾龙蛋,这样龙蛋孵化成功率非常高。维特和它交涉过,等自己的后代出生后,如果有能孵化的龙蛋,就给维特送给孩子。如果只有三个孩子,那就会有两条小龙又傲达威英自己带大。反正龙能活得非常久,就算100年后,维特的后代也能去找两条龙进行契约。

维特来到瓦兰提斯秘密会见了多法斯·潘尼米恩。

“我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现在的虎党执政官,只要你开口,我就可以帮你一次。”

维特穿着全套的龙骨战甲,黑色披风挂在肩膀专用挂钩上,披风非常大,从身后绕到前胸并用纽扣系好,如果再戴上兜帽,整个人都能躲在披风底下,很多身穿盔甲的骑士在雨天都是这个装扮。

“感谢维特大人,我并不需要帮助,我们的势力可以随时推翻他,现在让他留在执政官的位置,只是不想打破瓦兰提斯内部夺权不流血的传统,等明年重新竞选执政官时,三位不管虎党或象党,都是我们的人!”如果什么都让维特帮忙,多法斯·潘尼米恩也就彻底混到头了。

维特拿出七个瓦雷利亚钢制作的挂坠交给多法斯:“瓦兰提斯已经有七个家族效忠于我,这些挂坠你自己拿一个,另外几个分给他们的族长,平时用项链挂脖子上藏衣服里面也没人会发现。”

“感谢维特大人!”多法斯·潘尼米恩接过七个挂坠。挂坠只有拇指大小,通体黑灰色,中间一个侧向的公鹿头,外面一个圆环,一条龙盘踞在圆环之上。

维特:“我这次来得有些匆忙,以后不止是家族的族长,每一个效忠于我的人都会有一个挂坠。在里斯城也有三个家族,他们三个家族的男性都被你们给杀完了,你们以后要多合作,别去欺负剩下的寡妇。”

“遵命维特人,以后只要看到挂坠,就是我们自己人。”多法斯·潘尼米恩明白,维特现在正式开始把手渗透进两地,不再像以前那样只是简单地宣誓效忠,或者维特以后会把两地统一?他心里产生了各种想法。

“别想那么多,这只是为了方便区分自己人!”维特可是很清楚,就算是瓦兰提斯向自己秘密效忠的七个家族也不是一条心,都想在维特这里获得更大的话语权,私下的斗争不少。不过现在得先把他们团结起来,把其他势力给清除掉,以后只要都是效忠维特的人,随便他们怎么内斗。

维特:“黄金团和丹妮莉丝还是没有新的消息吗?”

多法斯:“没有明确的情报,但弥林城最近好像不太平,几个最大的奴隶主正在集结军队。”

“我接下来会亲自去弥林调查!北方的密尔城我给你拖住了,你在瓦兰提斯好好发展,帮我守住南部海域,特别要注意攸伦的海盗舰队!”维特拍着他的肩膀以示鼓励。

多法斯:“我们从抓住的小股海盗审讯得知,攸伦好像去了玉海。”

“玉海?那边的黄金天朝正处于动荡时期,分裂成了三个地区,随时处于战争爆发的边缘,攸伦带着他的海盗舰队去还真的能捞到好处!”维特不得不佩服攸伦的谨慎和胆大。

多法斯递过一张纸条:“这是我们在弥林城明面上的联络官,还有秘密的情报人员,维特大人,有需要可以找到他们。”

“嗯,多谢!你再给我准备几本学习奴隶湾语言的书籍。”维特学过一点,运用得不是很熟,现在需要加强。

多法斯:“都已经准备好了,就放在客房里。”

“做的不错。”

~~~

同一时间,某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里。

“过来把饭菜拿走!”

“开饭啦!”

拉姆斯·雪诺推着一个木头小车,上面放了几个小木桶,里面是散发着馊气的剩菜剩饭。

洞穴的高度不到一米五,拉姆斯走在里面只能弓着身子,几个昏暗的油灯是这里仅有的光线,一大群衣衫褴褛的人闻到饭菜的味道后,从各个岔洞里钻出来开始哄抢。

拉姆斯走到一边,从发油的麻布衣服里掏出一个面包,向一个小洞口小声道:“瘸子!我给你带了好吃的!”

一张脸从洞里探了出来,在油灯照耀下能看出脸上已经没剩多少肉了。

“小声点,进来说!”小指头贝里席一手接过面包,一把将拉姆斯拉进了漆黑的小洞里。

“有逃跑路线了吗?”小指头也少了一个左耳,他啃着面包说到。

拉姆斯:“逃跑线路上有三个守卫在必经之处,必须杀死他们。”

小指头想了想:“我们无法打开铁门!所有的工具都会提前收缴。”

“我有办法,但一个人不行,必须要这些人一起冲出去!”拉姆斯看着吃馊食的人,眼中一股寒光。

“这些人已经被折磨得没个人样,都已经麻木了,我很难说服他们。”面包已经吃完,小指头继续舔着手指,不放过任何有味道的残渣。

拉姆斯很愤怒,不过还是压低了声音:“要不是你,我回来这种鬼地方?现在只有你住在这里,你必须要想办法!”

“好吧。”小指头也受够了,不出去的话在这里只能等死。

“我得推着车子上去了,你今天先交上足够的矿石,明天我们再商量!”拉姆斯只有一只手,慢慢捡起木桶,费力地把手推车推出了洞口。

小指头拿起身边的矿镐,不顾手上满是血泡使劲地挖着银矿石,痛,非常痛,可在下次饭点前交不出足够的矿石,轻则没有饭吃,重则一顿暴打。

拉姆斯缺条胳膊少只右耳,还被阉割过,干不了重活儿就负责送饭。他也无法到达地面,工头带人把饭车送进矿洞地下一层,他平时就在那里活动,比在地下的小指头好太多,至少不用担心矿洞坍塌的危险。

两人从奔流城离开后,先是去一个户农家偷了几件衣服换上。他们头上的奴隶烙印太明显,不敢走大路,只能顺着红叉河往下游走,在一个夜晚到了赫伦堡。

赫伦堡这座废墟城,现在属于河安家族。小指头对这里没有兴趣,来这里是因为他的钱就埋在这附近。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得找地方医治伤口!”拉姆斯裤子里面还裹着一张布,他胯下伤口还没愈合,用来接尿和脓血,走路姿势看起来非常怪异。

“我来这里找人,找到后我就去厄斯索斯大陆!你想去吗?”小指头肩上扛着拉姆斯的手臂一瘸一拐费力地走着。

“我们两个算是共患难了,我觉得应该坦诚相对!”

拉姆斯现在有点自暴自弃,少了一条胳膊一个耳朵,还被阉割失去了男人的身份,如果不是小指头在,他真的想死了。

“我是一个通缉犯,你可以把我卖个好价钱。”

小指头停下,看着拉姆斯的额头:“只要去到东大陆,我们就不是通缉犯了,但我们额头上的烙印,注定我们两个只能去布拉佛斯,只有那里会接纳逃跑的奴隶。”

以拉姆斯的见识,他对东大陆不了解,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地方,心中又燃起了生的欲望。

刚刚自己把通缉犯的身份透露给了这人,现在也要抓住他的把柄才行,不然这人真的可以把自己给卖了。

“你的身份也不一般,贵族老爷!”

“我吗?算是吧。”小指头想了想。

拉姆斯看着他脖子和脸上的皮肤,还有纤细的手,打算诈他一下:“贵族变成这样,逃犯的日子不好过吧?”

小指头愣了:“你怎么知道我是逃犯?”

既没承认也没否认,那就是逃犯无疑了,拉姆斯接着说道:“这些都是小问题,我打算去南方看看,听说玫瑰大道有很多盗匪,我打算去加入他们。”

两人相互试探,至今都不知道对方真实的名字,只确定对方是通缉犯,一番交谈,两人在赫伦堡分别。

小指头的财宝埋在赫伦堡附近,自己受了伤无法干体力活儿,那就先把赫伦堡里的士兵引出去,免得他们来巡逻,自己就有几天的时间慢慢挖。

小指头偷了一件衣服,用烂泥在衣服上写上:通缉犯培提尔·贝里席出现在河间地,断了一只手,正向南逃。

晚上把衣服扔进赫伦堡门房里,果然第二天大批的骑士就冲出城外向南跑去。

拉姆斯这边根本没有向南,而是向北到了哈罗威伯爵的小镇,他打算到盐场镇坐船逃走,首先就要引开追兵。他找了一个小孩去向城主告密:拉姆斯·雪诺出现在赫伦堡,特征是少了一个左耳。

两人的相互算计,两地领主都想独吞这份赏金和荣誉。可消息总会泄露,渐渐地知道信息的人越来越多,也引来了各种三教九流之人。

七国的通缉犯,一旦到了厄斯索斯大陆,就能随意活动,甚至成为当地人的英雄。

而厄斯索斯大陆的逃犯,理所当然地会往维斯特洛大陆跑。其中最着名的,要数常常在河间地活动的一个佣兵团:勇士团。因做事手法残忍,也被民众们称为血戏班。

血戏班平时什么工作都接,因做事不择手段任务完成率反而奇高!如果没有佣兵工作可接,就会干一些犯罪的事情,比如贩奴。

他们本身就是来自九大贸易城邦或奴隶湾,本身就是各种小偷、强盗。拉姆斯到达盐场镇后,由于偷窃手艺不太熟,在一次盗窃时被血戏班的人看到,在将拉姆斯暴打一顿后给关进了囚车里。

小指头藏宝地点非常隐秘,但国王大道一带都是农田,有一小片树林也是当地领主故意留下用来打猎的。

终于找到了挖掘的机会,烧掉了身上的藏宝图,趁着夜色去挖掘。可箱子里金币太多,一个人无法运走。小指头想了想,只拿了几十个金龙在身上,又忙碌了半天把土给埋了回去。

他来到母猪角,购买了一身衣服和黑袍,还有一个木质面具,伪装成一个魔法师。

“瓦格·赫特团长,我是来自君临城魔法学校的一位魔法师,找你们有点事情。”小指头在客栈里摆宴谈生意。

魔法师,平时都神神秘秘地,吃饭戴个面具也不稀奇。

“这位魔法师大人,我们勇士团在河间地也非常出名,信用极好,没有我们办不成的事情。”瓦格·赫特说到。

他身边还有很多勇士团的人,勇士团副团长:乌斯威克,“小丑”夏格维,“胖子”左罗。都是东大陆的逃犯。

“我要去趟密尔,还有几箱货物一起,不知你们能不能找到船?”小指头问道。

“去密尔?”瓦格·赫特看着这个带着兜帽和面具的魔法师,心里很奇怪,去密尔随便在哪个港口城市坐船就行,为什么要找我们?此人还是个瘸子,肯定有问题。

瓦格·赫特:“没问题,不过路过石阶列岛的时候所有的船只都要接受检查,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小指头:“我叫泰索、、”

胖子左罗突然从后面拉下了小指头的兜帽。

“你干什么?”小指头愤怒地说到。

“开个玩笑,法师大人别生气。”胖子左罗句偻着身子满脸奉承的笑意,他是接到团长的暗示后出手试探。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你们这样无理,这生意不谈了。”小指头起身想走。

这种试探在底层生活的人都知道,撤掉对方兜帽,遇到有本事的人他们就立马认怂,磕头求饶。像这种只发火想走的,一定是个孬种,瓦格·赫特一把拉住小指头:“别急,我们继续聊!”

说完给其他人一个眼神。

“你们想干什么?我可是维特·拜拉席恩的徒弟!”小指头大喊道。

啪,一只手粗暴的手从后面拉断了小指头面具的绳索。

“妈的,一个逃奴,把他抓起来!”

西境矿山多,有金矿,有银矿,还有铁矿。骑士不会去干挖矿的工作,普通民众为了工钱,也只会在大矿和浅层挖掘,最苦最累,也最容易发生事故的底层,就会使用奴隶。

七国禁止奴隶贸易,国王也不会派人去矿坑最深处调查,就这样,血戏班准备把拉姆斯和小指头两个奴隶卖到西境去挖矿。

这帮人做事没底线,小指头眼见逃跑无望,赶紧说到:“慢着,我知道一个藏宝的地方,只要你们放了我,我就画出图来。”

事情没有向小指头想象地发展,血戏班给他的只是一顿暴打和严刑逼供。

被打得遍体鳞伤的小指头撑不住了:“给我纸和笔,我交出藏宝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影帝洪荒之青蛇成道临渊行逆天邪神帝霸一剑独尊武炼巅峰剑来盖世
相关推荐
次元冒险镇家父曹操,字孟德百世求仙一人一枪,镇守魔窟百年北宋大法官我,黑暗巨人!善心大起遮天之时空道主修仙:想躺平的我成了卷王我的生活有旁白大明:先斩后奏,截胡徐妙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