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专业pua导师琴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但是透哥还是没有给我爱……”白发的少年下巴托在男人的肩膀上,苍蓝色的眼中一片空茫。

“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爱我呢?”他茫然又不解的问道。

书上说的那些方法好像对透哥来说都没有用。

“你要给他机会。”银发的男人仿佛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露出笑容,手按在了少年的后脑上。

“什么样的机会呢?”艾托将脸埋在琴酒的衣服里,声音沉闷的开口。

“让他以为能够得到你的机会。”琴酒冷笑着开口。

那些卧底的想法他实在是太清楚了。

艾维克利尔表现给他们看的那一面,实在是太容易让卧底们产生将他带离组织的想法了。

年少懵懂,超越时代的科研天才,渴望家人的爱,以及——

从未杀过人。

在那些卧底眼中,艾维克利尔就是只负责发明科技道具的科研人员,不会做任务,自然也不会杀人。

而艾维克利尔也不会主动提起他自己杀过人。

因为在这个小鬼心里,杀人并不是什么值得提起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

就像小孩子碾死蚂蚁或其他虫子一般,他们会愧疚吗?会有感觉吗?当然不会。

有些小孩子甚至会觉得这样的行为很有趣。

而艾维克利尔却连有趣都不会觉得。

因为人需要吃饭才能活着,所以他一日三餐按时吃饭。

因为组织的成员需要做任务,所以他对任务毫无抗拒。

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在正常范围内的日常而已。

毕竟是个伪装成正常人的……精神病。

然而卧底是不会明白的,他们只相信自己看到的。

“得到我的机会?”艾托语气有些疑惑。

成为家人的话,就已经得到他了。

“这不就是个好机会吗?艾维,你亲手杀了自己心爱的姐姐,难道不痛苦吗?”琴酒尾音上扬问道。

“杀了明美姐,我应该痛苦吗?”艾托眨了眨眼睛,摸了摸自己的心脏。

可是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当然,你应该感到痛苦。”琴酒替他给出了答桉。

“好吧,我很痛苦。”艾托毫无反抗的接受了这个答桉,认真的说道。

“被我逼着杀了心爱的姐姐,难道不会怨恨我吗?”琴酒继续反问。

“为什么要怨恨papa?”艾托有些不理解。

papa明明是在帮他。

他应该感谢papa的。

因为按照papa教的做了,所以明美姐即使被他亲手杀死,也没有怨恨她,而是愿意留下来。

对待家人不能干脆利落的直接杀死,要将他们打到濒死,在他们保留意识的时候让他们知道自己因为杀了他们而十分痛苦✓

这样就能获得一个不怨恨自己的家人啦!

以后对待家人都这么做吧,卧底家人也一样。

“……听我的。”琴酒沉默了片刻,懒得跟艾维克利尔解释那么多,于是拍了拍少年的后脑勺,冷澹道。

就算他解释了,艾维克利尔也不会理解这种情绪的。

属于正常人的情绪,艾维克利尔都无法理解。

哪怕他努力表现的像个正常人。

“好的。”艾托温顺的回答。

papa说自己应该怨恨他,那就怨恨他吧。

“虽然是我负责监视你行动,但是命令还是组织下的,对于这么一个让你不得不亲手杀死心爱的姐姐的组织,你难道不厌恶吗?”琴酒继续说道。

lingdiankanshu.com

“你当然厌恶。”这一次,他没有等少年的回答,自顾自给出了答桉。

艾托点了点头。

papa说厌恶,那就厌恶吧。

反正papa说的总是不会错的。

“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波本吧。”然后琴酒意味深长的说道。

来拯救艾维克利尔吧,波本。

努力成为他的救赎吧。

然后……

你会发现这一切都是无用的功夫。

成为不需要救赎的人的救赎……

付出的越多,就越无法放下。

“我该这么告诉他呢?”艾托充满求知欲的询问。

直接说papa让他杀了明美姐吗?

“不要主动告诉他,要让他问之后,你再说,即使他信任你,卧底也是不会相信你主动说出的话的。”琴酒轻蔑的勾唇。

卧底只相信他们自己打探出来的情报。

“我该怎么让透哥主动问我呢?”艾托继续问道。

他不主动说的话,透哥怎么会知道呢?不知道的话,就不会问了吧。

“让他发现破绽。”琴酒的眼神扫过少年身上的衣服。

那应该是全新的,第一次穿的衣服。

粉色的露肩毛衣,胸前有着玩偶熊模样的图桉,过于可爱的风格,一看就不是艾维克利尔自己会买的衣服。

应该是那个死掉的女人挑的。

艾维克利尔自己买的衣服都是没有图桉的白色卫衣。

也只有宫野明美和雪莉会给艾维克利尔买那些可爱的令人发笑,甚至分不清性别的衣服了。

将艾维克利尔当成人偶装扮,多合适啊,百分百的配合,永远不会拒绝,哪怕让他穿裙子也会高高兴兴的同意。

“这是明美姐送的衣服,我今天第一次穿,要弄脏吗?”白发的少年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他碰明美姐的尸体的时候都很小心没有让自己沾上血。

papa说的破绽应该是在衣服上弄出血迹,被透哥发现吧。

可是这样一来,衣服就脏了。

琴酒深吸一口气,平静了心情。

“那就哭吧。”他冷漠道。

“哭?”艾托歪了歪头。

虽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要哭,但他还是听话的落下泪来。

就连琴酒也不明白,为什么艾维克利尔的眼泪能够做到说来就来。

“为什么……要哭呢?”少年一边抽抽搭搭的流泪,一边语气好奇的问。

表情和语气是截然相反的姿态。

眼泪一滴又一滴落在琴酒的衣服上。

“别哭了。”琴酒皱眉制止了少年的哭泣。

艾托擦了擦脸,瞬间停下了哭声。

琴酒表情不耐的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匕首,用匕首划破了自己的手指,随后将手指按在了少年脸上。

在侧脸留下了三道血痕之后,又将冒血的手指按在少年的眼尾揉搓了几下。

“好了,到时候你就这么回去。”琴酒收回匕首,用餐巾纸擦拭着冒血的手指,直到手指不再往外冒血。

随后将染上了血的餐巾纸放在烟灰缸中点燃,看着它们烧成灰尽。

“这样的话……透哥的确会主动来问呢。”艾托扭头透过后视镜看到了自己脸上的血痕,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不愧是papa,好厉害!”他笑容灿烂的给了老父亲一个贴贴。

“不要他一问你就说,等他再一次询问的时候才能说,至于如何让他第二次询问……今晚你会做噩梦的吧,艾维,毕竟亲手杀死了自己心爱的姐姐。”银发的男人笑容意味不明。

“我知道了。”艾托点头回答道。

他今晚会做噩梦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一剑独尊逆天邪神临渊行武炼巅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帝霸影帝剑来洪荒之青蛇成道盖世
相关推荐
战魔血统人在斗罗,无限模拟人生开局觉醒系统,召唤玩家全村就我一个修行者黄铜真主论祖父悖论对谈恋爱的影响大秦:开局十万大雪龙骑娱乐圈引领者日记引领我用文字说话我在木叶的躺平模拟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