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482:一剑之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443章 482:一剑之下

现如今的楼近辰,无论他前往哪里,若是他不想让人看到,即使是他的遁光落入,也是悄无声息的。

不过,若是进入一些有主的幽妄城池之中,入城的那一刻,便很少有人能够隐遁身形了。

隐遁之法首先一点是要和于所在的天地。

而一般一座城池,往往都是与城主之意相合的,甚至可以说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有人进进出出,便似有人在他身体之中进进出出。

当然,楼近辰进入虎头城之中时,不由的朝着天空看了一眼,他看到了趴卧在虚空里睡觉的白虎睁开了一只眼睛,但是又并没有起身。

楼近辰的目光又转到另一个方向,那里正有一个人在看着自己。

他现在的状态,即使是不刻意的隐遁,大家的目光也自然的不会落到他的身上,会自然的从他的身上滑过,就像是看到森林之中一株普通的树一样。

而楼近辰则是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近年来,他的心越发的纯粹通明了,这或可称为剑心,或称为别人,怎么称呼都可以,他越来越感觉到,修行修到最后,很多东西都是很神妙的,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无法落于言语和文字。

就像是道主传给那‘玄光分天色’的图,那是传法,但是若是让别人看,却未必能够从中领悟出‘一剑分阴阳’的剑术。

他看到的人正是当时他出城去与法华上界道律宗的人斗法之时,传音对他进行劝说的人。

对方居然一眼便看到了自己,楼近辰并没有在意,他觉得对方多半是道主的人。

他来这里已经不是为了学剑术了,在他看来自己需要学的剑术已经学会了,就那一副图已经够自己领悟。

楼近辰来这里只是因为暂时无处可去罢了。

然而对方却是专门在这里等他的。

他短暂的消失于天地之间。

但没有人可以真正的消失,只是没有被人看到罢了。

“欢迎楼剑仙回来,贫道想请楼剑仙喝一杯酒,不知可否有这个荣幸!”黄漱石说道。

楼近辰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他进去到了对方所在的酒楼之中。

酒楼名叫解公楼,里面有一枝花妖乐团,在吹拉弹唱,外面看不出什么,也听不出什么,里面却是一片绿意盎然。

这里面并没有服侍之人,但是当他坐下之时,从旁边有一片绿叶之中,却有藤蔓卷出个酒杯放在他的面前,然后又有一朵花探出,悬于酒杯的上方,竟是从中倒出花露,然后又有绿色的果实来到杯上方,落入杯中。

再接又便一片大叶折落,其中叶茎里的汁水滴落其中,那叶茎之中的水量竟是极为丰富,如清酒一样。

黄漱石看楼近辰没有坐到他面前来,而是坐在了另一桌,他笑了笑,然后来到楼近辰的面前坐下,说道:“在下黄漱石,师承逍遥道君,虽修道三千二百余年,却不及道友三四百年。”

楼近辰听他一说两三百年,却突然有一种恍忽感,他觉得自己不止修行这么久,但是对方显然并不会瞎说,那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自己对于时间的感观出现了错乱的感觉。

他想到了那几次自己独自一个人主动或者被动的陷入黑暗,在那里面,他觉得自己过了很久,黑暗之中无时间的概念,若是有人跟他说从那里面出来过了千年,他都不觉得惊讶。

“时间只是一个说法,我觉得我自己已经过了千年。”楼近辰说道。

“咦,你这个说法倒是很新鲜,我曾一个人说过,‘时间在我身上与别人身上不同’。”黄漱石说道。

楼近辰听后,觉得这个说法也有些意思。

很早以前他也听说过一个观点,就是其实并没有时间,只是人们的苍老与时间划了等号,用了很多自然界的现象去标记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友找我有何事?”楼近辰问道。

“有位道君想见一见道友。”黄漱石说道。

“哦?”楼近辰既有意外,又不意外的问道:“谁啊?”

“桂天君。”黄漱石说道。

“桂天君是谁?”楼近辰问道。

“桂天君是素月宫的一位祖师。”黄漱石说道。

“素月宫我知道,但是我与素月宫交情实在是少之又少,他找我做什么?”楼近辰问道。

黄漱石沉默了一下,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感觉对方的诚意很足,我听说你的一个朋友,拜入了素月宫,并且已经被邀请到素月天宫之中去了。”

楼近辰微微一愣,他想到了薛宝儿,不由的问道:“难道我不去,我那朋友还会有危险吗?”

“当然不会,素月宫虽与太阳宫是世仇,但是除此之外,其实并不怎么参与世间争斗,不过,这一次,我听说,桂天君却似对于一些事似乎有些不同的看法了。”

“哦。”楼近辰立即听出了这个意思,好像是这个‘桂天君’需要自己做点什么,而自己的行为,也能够让他对于现在道主伐天的行动有帮助。

可能对方只是表露出那种意思,但就是稍稍的露出了意思,对于现在的道主一脉的人来说,也是必须要抓住了。

多一个人多一份助力,而且素月宫在星宇之中也是一方大势力。

“看来这一趟我是非我去不可了。”楼近辰说道。

“我们找不到道友,只能够在这里死等,我们知道,道友尚自在,却又重信重义,不敢以道义相迫,但你是得道主剑法真谛者,你虽游离于道主门下诸派之外,实则已经有大名。”黄漱石真诚的说道。

楼近辰澹澹的笑了笑说道:“大名不大名的,我已不在乎了,这片星空里,有大名者,似乎都难有好下场。”

黄漱石‘哈哈’一笑,说道:“道友之剑法,直追道君,天下可去,又有何惧哉。”

“天下、天下,一天之下,众生平等,非我修行目的也。”楼近辰说道。

“哦,不知道道友的修行目的是什么,倒是从未听道友表露过心迹,只是看和听道友的事迹,难免雾里看花,我想,不仅是我想知道,也是大家都想知道的。”黄漱石说道。

“我之心愿,很简单,道理之下,众生平等,若是道理做不到,那就让一剑之下,众生平等吧!”楼近辰说道。

黄漱石愣了愣,随之感叹道:“道友真是好气魄,难怪能够修成那般的剑术,或许也只有这样的气魄,这样的道念,才能有这般的剑术成就吧!”

楼近辰却看向窗外有些出神,这种念头,不是他今天才有的,而是他在‘地球’上就有的,每当看到一些让人气愤的事件时,他都会去练剑。

而练剑之时就会幻想有一天,能够做到一剑之下,众生平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宇宙职业选手光阴之外神秘复苏7号基地唐人的餐桌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明克街13号我有一剑
相关推荐
霍格沃茨的孤高之龙盗墓狂徒清穿之娇宠小福晋重境北朝帝业我有熟练度外挂综武:我杨过本就无过,何来改之洪荒:人间儒圣,口诛笔伐惊天地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模拟器海贼之从霜月村开始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