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问计于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歌舞依然在,楼近辰挥了挥手,歌舞休散。

分别在楼近辰与商归安、邓定三人身边的女子,也都识趣的默默退了出去。

然后关上了门,这是知道三师兄弟们有私密话要说了。

邓定一直有些放不开,多年未见两位师兄,他觉得陌生了,即使美人在侧,亦难消那一份隔阂,他对面的商归安先他一步入了门成了师兄,但入的是旁门,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可现在,商归安师兄却已然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人。

他居然可以杀了月旁仙。

月旁仙是什么人,他也打听过了,是蛮象山之中,靠自身的实力而排在第三位的弟子,蛮象山之中有两位第四境,是江州一等一的门派,是府君的座上宾。

这些年,他不断的出行于海上,确实是见过不少的人物风情,以为自己有很大的长进,也曾受到过不少的夸赞,但是比起师兄商归安来,已经相形见绌了,更不必说大师兄了。

曾经他也有过某些念头,想着自己是否能够像大师兄那般,短时间之内就成就第三境,但是之后他才知道,自己不如大师兄,后面见过许多人之后,他更明白,许多人都不如大师兄。

而此时,第四境的人在大师兄的面前亦不敢轻举妄动,那些传言缠绕的大师兄,看上去多了许多的神秘。

但是很快又清楚,这些神秘不是因为大师兄做过什么,而是自己没能够亲近大师兄的原因。

“邓定,你这些年去了哪里?”楼近辰突然开口问道。

“师兄,我,这些年多行于海上,去了东海的一些岛屿之中。”邓定说道。

“哦,那你家中的那一位,便也是来自于东海了?”楼近辰说道。

听到这个,邓定突然有一些紧张,因为他知道那位自己为妹妹寻来的师父对大师兄不敬之后,心中很是紧张。

“师兄,良师之事,我代她向你道歉,其实良师并无恶意,她不知道师兄的身份。”邓定说道。

楼近辰摆了摆手。

另一边的商归安却说道:“邓定,想必你那个良师对于修行的道理一定造诣极深,要不然怎么会请她做为你妹妹的启蒙师。”

邓定听了之后心口一闷,有些气愤,却无话可说。

商归安本不会说这样的话,但是今天被那个‘良师’给气到了,现在邓定过来为她道歉,他仍然气不过,所以出言讥讽。

邓定被气到了,但是大师兄在这里,他又不敢说什么,便被闷着了。

楼近辰再一次的摆了摆手,让两人不再说这个。

“我这一次来府城之中,一来是赴府君的宴会,二为是想查查当年究竟是哪些人从泅水城之中获得好处,是哪些人参与了献祭仪式。”楼近辰说道。

“师兄,你觉得参与献祭的人在府城之中?”邓定说道。

“必定有,当时萧桐的身后就是有秘灵教的人,他的肉身都是被查出有接受过秘灵献祭,而获得神法的痕迹。”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而做为被五脏神教派驻到江州的巡察使,他的身份并不低,那么能够驱动他来做事的人,身份一定不简单。”

“萧桐在百花楼之中杀了人,却可以直接的离去,百花楼里的人为他抹去痕迹,并且马上换了东家,这是有人看到萧桐的死,怕后面被人查出什么来。”

“最后邓定你的父亲,找到了关系从这个江州商会会主这里知道了,萧桐的仇家是来自于交人族,我想这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后面的人,想要师父与归安两人快点离开,他们不想别人把目光通过萧桐,而焦聚到他们身上。”

“你也许会说我今天来这里,有些得理不饶人,或者说是仗着修为而欺负弱小。”

“欺负人,从来都不会是我的想法,我只是想要看看这后面都有一些什么人。”楼近辰说道。

“令我意外的是,他们居然有人早早的就铺好了路,与你家中有了人情往来,所以,你来了,这底便无法再探了。”楼近辰说道。

“师兄,我……”

楼近辰再一次的摆了摆手,说道:“你不必为此而感到担忧,我们的关系都在别人的目光之中,别人有意编织的网,我们如何能够躲得开呢。”

商归安突然说道:“所以这个世上才会有人居于深山之中,只一心修道,不沾红尘,不收弟子,不娶妻生子!”

邓定说道:“师兄,那我们怎么办!”

“凡事不必急,等着便可,只要有人记得那事,这事便不会了,只要还有时间,时间会剥开一切的迷雾。”楼近辰提起剑,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他喝多了酒,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微醺的感觉,有些摇晃的朝着外面走去。

整个楼道栏杆上竟是都围着人,他们趴在那里,像是在等着看一个大人物,都是些年轻的男男女女。

原本还都在相互聊着天,当楼近辰开门出来的瞬间,立即安静了下来,然而他们目光之下的楼近辰,他的身上像覆盖着烟尘,被目光惊动,搅起一片烟云。

又似有一片光芒,那光芒并不强烈,却又让大家难以看清楚他。

楼近辰走在前面,一步步的下楼,身后是商归安,再是邓定。

邓定因为从小家里管教的比较严,即使是长大了,有了一身修为,也极少在这府城之中逛这个登仙楼。

而商归安也是第一次,一下子被这么多的人看着,有些不自在。

三人走出登仙楼之后,整个楼中顿时嗡嗡响,一个个都在议论着自己看到的情况,原本大家以为是自己看不清楚,到后面才知道,原来大家都没有看清楚。

“他像是一团阳光照入花丛中,不强烈,不耀眼,迷迷蒙蒙不可见……”

……

蔡平出了门之后,他伸手在虚空里一扒拉,像是拉开一层幕布一样,他人钻了进去,帘幕合拢,虚空起烟云,震荡似帘幕摆动,好一会儿之后才平息不见察。

这是很基础的元气掩身法,但能够被他用的这么好,亦可见其是常常练习的。

他一路隐去身形,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他住的地方有几个地方,其中只有一个地方,才是他真正闭关修行的地方。

表面上,他是一个羽化道修士,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一个真正的祭神道中的献祭派。

祭神道现如今是分为两个修行派别,一种是冬之神教的那种,只天长日久的祭祀一种‘神灵’,通过这种祭祀沟通,使得自身可以获得类似于寄居神灵的‘家’中的感觉。

就像是一个人投入了一个大人物的门下,成为其门客,从而可以借助于这种身份,做许多的事,这就是借势借法。

而蔡平并不喜欢这样,他觉得年年月月日日虔诚的祭祀一个‘秘灵’,奉其为神,把自己当成仆人,那是一种卑贱的想法,他不想这样。

他只想要法术,不想对谁侍奉,但献祭获得神法,注定是一条危险的路。

这一条道路,需要将每一个‘秘灵’带来的异化,都进行相互对冲,使之达到一个平衡。

最近他正在研究五行相生相克的变化,他觉得,这能够给自己带来不少新思路。

现在他是第四境,是通过许许多多的人测试,以及前人的经验探索出来的。

他将这一条献祭道命名为《四象玄变法》,其主要是通过献祭四种秘灵而达到的平衡。

他来到了住处,然后朝着地下秘室之中走去,一步步的走下楼梯,光线慢慢被黑暗所吞噬。

他有一件宝物,他起名叫如意随心镜,他很多自己无法做决定的事,便是通过这一面镜子来获得答桉。

这个秘室之中,除了中间摆放的一面镜子之外,还摆放了四座凋像,东边的凋像像是一条恶龙,青黑色。

南边的是一只红色的鸟,散发着红光。

西边的则是一只低伏着身体的虎,身上散发着白光,而北边则是一只狰狞的龟。

这就是他献祭过的四象秘灵。

随着他走进来,与那四座凋像都形成一种呼应和牵引,它们像是要活过来,彷佛在扭动,要挣脱某种限制。

中间的镜子摆在桌子上面,有一个架子将其架着,上面盖着一张黑布,镜前有一张椅子,他在那里坐下。

将黑布掀扯下来。

布下的镜子是长方形,但是里面的镜面却是椭圆形。

镜面上漆黑深邃,神秘无比。

他张口吐出一口精气。

镜面之中开始出现一丝的光亮,那光亮只有一线,像是黑暗的深处有一座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一样。

他一直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那门后面走到了镜前,但是镜中虽然有一线的光,镜面整体却仍然是漆黑的。

这是他很早就有的感觉,感觉有一个看不见的存在,正在镜前注视着自己。

即使是以他现在第四境的修为,也依然无法探知到。

他将心中杂乱的心思压下,然后开始将刚刚发生的事说给镜子听。

以往他每一次艰难选择之时,都会来问一问这镜子,即使是他的修行亦是如此。

他从一开始的怀疑,到慢慢的相信,再到现在的依赖,很多事情拿捏不定,他不愿意再去想深层次的原因了,不想去分析,而是直接来问这灵镜。

他闭上眼睛,缓缓的将额头靠近那镜面。

这也是他摸索出来的聆听镜灵声音的方式,也正是这种方式,让他对这个镜灵很放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听到镜灵的声音,那就说明只需要远离镜灵,它就很难对自己产生影响。

靠在冰凉的镜面上,他开始放空心思,心中于是听到了镜灵的话。

“他想要查计划泅水城献祭之事的幕后之人,你已经被他给盯上了,要么离开这里,要么杀了他。”

“可是,你在这里经营这么多年,你的事业正当时,又怎么可以离开呢,所以,你应该广邀朋友,去杀了他。”

这话之后,再也没有声音了,于是他抬起头来。

看着已经陷入一片漆黑的镜子。

“杀了他吗?”蔡平心中多少有些疑惑。

“他身怀那许多传言,即使是一条为真,亦是可怕之人,我如何能够杀得了他?”

他心中泛起这个心思之时,他又不由自主的回忆起了镜灵的声音。

这个声音将他心中的畏惧掩盖住。

他的心思慢慢的定了下来,从一开始的畏惧,到慢慢的想着:“他也只是一个人而已,我多邀请几个朋友便是了,设下陷阱,未必不能杀了他。”

……

在一个房间里。

有人坐在那里看书,旁边是一张梳妆台,梳妆台的镜面漆黑,一个香炉摆在上面,鸟鸟青烟在屋里盘旋,如盘龙一般,张牙舞爪的。

一个人从躺椅上站起,开始咳嗽起来,越咳越重,他从一边的炉子端起药,便往嘴里喝,一点也不怕烫,随着他将药喝下,咳嗽便压了下去。

他随手放下的书,被风吹得合起来,那书的封皮上面写着《五行概论》。

……

楼近辰带着商归安与邓定回到了住处时,星辰已经满天了。

楼近辰让他们两人自己去交流,他则是再一次的来到了阁楼上,抬头看天空,他从来到这府城之中,竟是没有发现这府城里的神寺,是建立在哪里。

“难道没有建在府城之中?”楼近辰心中想着,他至今都没有见过神寺,只知道无眼城的上空,神华冲霄。

不过,他却能够感觉到,这府城之中的元气如活水一般,只是他竟是找不到源头。

他看着那星辰,因为对于星相并没有什么研究,所以他不知道这星空是否与自己心中的那片星空一样。

有时候,他会想,这一片星空里的每一颗星辰,如果都是一个秘灵的眼睛,那是多么的恐怖,如此多恐怖存在都注视着这方世界。

楼近辰对于广建神寺其实还有一个担心,若是世界存在定位的话,那每建一座神寺,都是给一个秘灵一个定位了。

或许她们短时间内只能够被利用,但是天长日久之下,没准就真的可以真身降临了。

这种遥远的担心,他只能够压在心里。

毕竟,当下修行人都想要一个更适合修行的世界。

突然,他发现旁边房子阁楼上的那窗户打开了一条缝隙。

一道白色的影子,正站在窗户后面,阴森森的朝着这边看过来。

(本章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逆天邪神临渊行洪荒之青蛇成道盖世一剑独尊剑来影帝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帝霸武炼巅峰
相关推荐
霍格沃茨的孤高之龙盗墓狂徒清穿之娇宠小福晋重境北朝帝业我有熟练度外挂综武:我杨过本就无过,何来改之洪荒:人间儒圣,口诛笔伐惊天地斗罗之我的武魂是模拟器海贼之从霜月村开始旅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