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斩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魔神共工的每一次挣扎怒吼都吓的西王母心惊肉跳,生怕不小心被咬一口。

十二祖巫主动送给庆阳十二都天神煞旗门,并斩断了与自身的联系,如果庆阳能给祖巫虚影吞噬足够的血食,甚至能重炼十二祖巫肉身。

新的祖巫肉身只是空壳,只要庆阳炼化的十二旗门,祖巫的肉身就自动变成庆阳的化身,甚至能有同祖巫真身一样的威力,召唤盘古肉身。

十二旗门在九幽,自然是由地藏来炼化旗门,以后十二祖巫的分身就是地藏座下的十二冥王。

地藏给庆阳座下几大弟子都分发了一套都天神煞旗,就是为了让他们对敌的时候抓人来给祖巫虚影投食。

魔神祝融尝到了东王公的精血更加暴怒,整个人几乎全部挤出了旗面,只余一双脚还被困住。

一双长满利刺的大手抓住东王公的双腿,用力拧成好似麻花一般,再用力扯断。

祝融张开血盆大口,一根根利齿好似参天巨剑一般,一边嚼吃一边继续努力伸长利爪,想够东王公的脏腑。

西王母看到东王公的惨状再也忍受不了了,一声尖叫现出虎身扑向庆阳,同时身边出现三十多条白森森的伥鬼。

死在西王母手下的人不仅肉身会被吞吃,神魂还要被炼成伥鬼供其驱使,是一门相当歹毒的神通。

这门神通名叫为虎作伥,西王母也知道对自己名声不好,平时并不轻易动用。

帝俊对付东王公的手段已经彻底压垮了西王母心里的最后一根弦,让她想起了之前被庆阳扒皮抽骨的恐惧。

上次西王母就是心有顾忌,没有用出全力结果被庆阳镇压,鸿钧来了也没保住他俩,白白丢了肉身。

这一次西王母什么都顾不得了,放出了自己压箱底的神通的同时,也取出了本命法宝天残朔。

西王母被称为天之五残,五指的是五刃,残指的就是天残朔。

天残朔是配合伥鬼一起使用的法宝,除了西王母手中有一杆之外,每一头伥鬼都有一杆。

天残朔有一个特性,伥鬼手中的虽然只是虚影,威力却和正品相当。

只要被一杆天残朔刺中,就会中天残剧毒,神魂被昧,变成西王母的口粮。

只要西王母吃了被天残朔刺中之人,任何伤势都能顷刻复原,甚至还能占有被吞噬者的修为道行。

这可是赤裸裸的魔道神兵了,即便是魔祖罗睺手下的四大魔王都没有如此歹毒的魔器。

西王母不想被人群起而攻,所以之前根本不敢动用此宝。

不过此时她是真顾不得了,大道被断一次,暗中多吞吃几个人,或许还能修复。

如果再被斩一次肉身,再被送去轮回一次,能修复的希望就极其渺茫了。

死在西王母手下的伥鬼中,有两尊大罗金仙,其余的都是太乙金仙修为,全是原本在云梦泽中修行的修士和妖兽,遭了西王母的毒手。

东王公见西王母拼命了,也张嘴吐出了一件法宝,直奔帝俊的脑门。

此宝名叫子午宇光盘,内含十二万八千根子午神针,神针遇血既化。

子午神针有一种剧毒名叫地缺,一旦被射中肉身就会变成血肉傀儡。

血肉傀儡以神魂为燃料,能爆发出越阶的战斗力,代价就是神魂彻底泯灭。

也就是说如果制造出一座准圣级的肉身傀儡,甚至能短暂的爆发出圣人的威力。

东王公手手里有两尊大罗金仙血肉傀儡,十尊太乙金仙,因为大荒山离汤谷太近,所以东王公做事一直谨小慎微。

天残地缺是天生的一对,如果两种剧毒合一就是洪荒第一剧毒,有个美丽的名字叫爱情。

一旦中了此毒,就会疯狂的爱上对方,即便是被失毒者百般羞辱也不会离开,甚至会心甘情愿的为对方去死。

世间大道三万种,唯有情字最伤人!

爱情本是三千混沌魔神之也属于极为强大的一位所掌握的法则,后来不知所踪,看来东王公西王母两人的来历并不简单。

此时二人拼命拿出的法宝居然都是歹毒的魔道法器,鸿钧挑这两人当万仙之首,必有深意。

帝俊仿佛看不见飞袭而来的天残朔和子午神针一般,依旧端坐在原地,只是手指轻轻一动,催发出都天神煞大阵的威力。

“都天神煞,神魔皆杀!”

庆阳浑厚的法力注入到大阵之中,魔神祝融一声爆吼跳出,抓住子午宇光盘就塞进嘴里。

轰隆!

祝融的肚子猛烈的鼓起,好像一个快要被撑破肚皮的青蛙一般。

随着一股黑烟从鼻孔冒出,祝融张嘴吐出子午宇光盘,上面附着的血肉傀儡已经都进了他的肚皮。

九幽都天神煞大阵旗门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整个九幽都被余波炸的晃了三晃。

地藏骂骂咧咧的伸手一扶,把血肉傀儡自爆的威力转移到掌中佛国的过去混沌之中。

冥河正藏在一处水潭中躲避,被突如其来的爆炸炸的晕头转向,飞出了几万里,直接撞到了一头蛤蟆模样的魔神的肚皮上。

蛤蟆魔神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这个送上门来的小虫子,勉为其难的张开嘴,那意思是你自己已经跳进来好了,省得我费劲。

冥河暗骂一声,撒腿就跑。

如果说冥河在的混沌之行最大的收获是什么的话,那他这一手日后冠绝洪荒的逃命之术绝对当仁不让。

魔神共工跳起来张嘴一吸,随着一股旋风,西王母的三十多头伥鬼打着旋飘到共工的面前。

共工伸出大手堵住一个鼻孔,用另一个鼻孔猛的一吸,伥鬼化成一道道青烟被吸了进入。

共工舒服的打个激灵,一边用长满了利爪的大手挠的肚皮火星四溅,一边用一只大手抓住天残朔往嘴里塞。

好像用牙签剔牙一般,共工随意的在嘴巴里捅了几下,又咬了几口试下能不能啃的动。

正准备像嚼甘蔗一样把这件神兵嚼吃了,感应到帝俊的目光,共工不舍的看了一眼,咣当一声把天残朔丢到地上。

西王母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浑身的长毛倒竖,弓着身子一下跳出老远,躲开了共工的一抓。

共工法力不足,还无法挣脱大阵的束缚独立行动,见到嘴的血食跑了顿时怒火冲天,居然扭头和祝融扭打在了一起。

共工和祝融的肉身没有意识,只有最单纯的本能。

或许就是八字不合,两人即便只是虚影也处不到一块。

帝俊收回法力,众魔神没了支撑纷纷跳回旗上。

众祖巫中,只有共工和祝融因为吞吃了傀儡伥鬼变得凝实了一些。

此时两人不住的互相咆哮,都想吞吃了对方好让自己离由虚化实更近一步。

西王母输掉了最后的底牌,转头扑向东王公,利爪直接掏向东王公的胸膛,想抢过鸿蒙紫气好保住自己一命。

“好一个狠辣的女人,只要你能交出鸿蒙紫气,我可以饶你一命。”

帝俊看穿了西王母的企图也不阻止,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天上。

鸿钧在紫霄宫中早已经知道了下面的事情经过,本想出手救下两人。

可惜就在鸿钧刚准备动身的时候,两人动用了魔器,让鸿钧师出无名。

刚刚鸿钧的目光又投向了汤谷,被帝俊敏锐的察觉。

两人目光对视,对于各自心中的想法都心知肚明。

鸿钧不肯放弃这两枚棋子,在他的算计中两人还有大用。

鸿钧也是混沌魔神转世,如果说他不知道两人的跟脚帝俊是说什么也不肯信的。

关乎爱情魔神,再谨慎小心都不为过,这可是能让混沌魔神都中招的存在。

帝俊占足了道理,师出有名,鸿钧再想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要走两人却是不可能了。

不论是红云的因果还是两人身怀魔器,都足以让帝俊有足够的理由扣住两人。

不过鸿钧这一次虽然没有来,却已经和来了差不多了。

帝俊和鸿钧对视了良久,忽然天上飘下一朵祥云,帝俊伸手一接现出两柄神锤。

极品先天灵宝混元锤和紫电锤。

这两柄锤是鸿钧得自罗睺座下两魔王的兵器,单独一把都是极品先天灵宝,凑成一对威力更胜。

帝俊终究不能和他正式撕破脸,庆阳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只要度过了巫妖大战这个坎,即便是庆阳没有成圣也不会虚任何人。

现在离天人五衰越来越近,如果这时候鸿钧硬插一手,不知道会带来多少麻烦,所以帝俊也只能再退一步。

忍字头上一把刀。

帝俊虽然是善尸化身,也不是没脾气的。

不得不说红云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帝俊对红云的交情也一直不错。

再加上被鸿钧算计的怨气,东王公和西王母想过这一关着实不易。

虽然鸿钧送了两把极品的兵器,帝俊可以饶两人一命,苦头却是免不了的。

冥河被蛤蟆魔神追杀,惶惶如丧家之犬急急似漏网之鱼,使尽了浑身解数就是逃不掉。

蛤蟆魔神掌握着一项和死亡有关的法则,名叫猎杀。

只要被它盯住的猎物不管跑到哪都逃不掉他的感应,并且你逃的越久,被它抓住时给它增加的底蕴越多。

所以蛤蟆从来不会放过任何猎物,遇到冥河这样的人反倒让蛤蟆更兴奋。

也正是基于比,蛤蟆也是三千混沌魔神中,实力最强者之一。

冥河跑到山上,化成一头蛮兽混进兽群,然后留下一道空壳借土遁走,来到地底深处化成一只蠕虫。

蠕虫钻到虫群中很快便融为一体,甚至和其他蠕虫打架争食。

蠕虫爬着爬着不知何时冥河已经再度遁走,化成一条鲶鱼钻入地下灵泉,借水遁形。

bidige.com

一路上冥河化形了几千次,每一次都留下一道化身融入当地的原生族群中。

冥河每变化一次气息都会发生翻天地覆的变化,不仅外貌气息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甚至还能模拟所变化之物的天赋神通。

地藏的八九玄功便是参考了冥河的神通,才总结出了地煞七十二变。

不得不说冥河确实是个人才,在被地藏送入过去,斩断了保命神通之后,不仅没有颓废反而挖空心思活了下来。

再无数次的逃亡中,冥河观察三千魔神的神通,功形圆满已经有了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

甚至冥河还采集混沌中的灵宝,炼了好几件灵巧的法器,虽然不能对混沌魔神造成威胁,却足以自保。

如今惹到了蛤蟆,却把冥河逼到了绝路上。

冥河每一次化形,都留下一具血神子分身想鱼目混珠,每一次都被蛤蟆识破。

在一次次的追逐中,冥河明显的感觉到蛤蟆已经看破了自己的花招,追来的速度越来越快了。

第一次,冥河有了技穷的感觉。

法宝都被地藏剥夺走了,与血海的感应也被斩断,如今用出浑身解数也躲不过蛤蟆的追杀。

回头拼命又根本打不过,冥河呆呆的坐在一块青石之上,已经有了大限将至的觉悟。

回想自己的一生,绝大部分都是一个人在血海孤独的生活,只有偶尔用分身去洪荒夺人精血本源。

只有最近的一段时间,血海中多了乌摩,冥河的生命才有了色彩。

“不行,我不能死,一定有办法的。

这里只是地藏的神通幻化,并不是真正的混沌魔神,一定有办法的!”

冥河想到乌摩,突然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斗志。

乌摩是他的女儿,身上血海的气息太明显了。

因为有冥河的凶名,所以没有人敢擅闯九幽血海,乌摩才可以在冥河的庇佑下无忧无虑的生活。

一旦冥河身死,血海就会干枯,到那时所有人都会知道冥河陨落了。

冥河仇家无数,如果让他们知道冥河已死,作为冥河女儿的乌摩绝对逃不过仇家的疯狂报复。

冥河的气息疯狂暴涨,顶上三花自动绽放,花开十二品正式踏入准圣之境。

冥河在绝境中心念乌摩,激发了心中的善念,成功斩尸,成为洪荒中仅有的几位准圣之一。

左边的一朵莲花打开,一位身穿黑袍的头系布带的道人走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逆天邪神剑来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影帝武炼巅峰盖世一剑独尊临渊行洪荒之青蛇成道帝霸
相关推荐
慷慨天山凡徒玄幻隋唐:我在江都种琼花二十年我重生回到了老婆出轨那一天重生之邀请的代价血疫余生从宇智波到流浪忍者都市:捡个黄蓉做老婆异域魔剑魔剑之旅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