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仓库的战斗结束之后大概1个半小时,杜蔚国如愿以偿的又回到了之前住过的那间特护病房。

胡斐他们那边战斗的战斗很顺利,也是几乎无伤,打完收工赶过来汇合的时候。

一看杜蔚国这昏迷不醒,满脸满嘴都是鲜血的这个死出,还有他麾下各个眼珠子通红,一幅择人而噬的模样。

说实话,连见惯大场面的胡斐,都被吓得脑门子见汗了!

赶紧送杜蔚国到了沪城仁济医院,然后催促值班大夫们,鸡飞狗跳的给他从上到下的仔细检查了一遍。

首先,外科确定两颗子弹没有突破防弹钢板,并没有造成破坏性外伤。

其次,骨科确定杜蔚国的骨头都没有断,没有折,也没有裂!

然后杜蔚国又转去了内科,确诊他的内脏受到了轻微的冲击伤害,轻度移位,毛细血管破裂造成了吐血。

不过就这点伤,对于体壮如牛的杜蔚国来说,绝对不至于制晕。

所以又转到了脑外科唐医生这里,唐医生有点愕然,不过他还是像模像样的检查了一遍之后,给出了他也不知道为啥的结论。

只能勉强解释说是之前杜蔚国收到的脑部冲击,还没有痊愈,如今又复发了,别无他法,只能先静养观察了。

毕竟这可是脑子有病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不是!

嘿!完美。

凌晨2点,喧嚣散尽,万籁俱寂,沪城也终于彻底变得消停下来。

此时,小洋楼的小会议里,头发花白的老领导,一脸愁容的胡斐,扬眉吐气的邵建刚三个人正聚在一起抽烟说话。

老领导已经收到胡斐整理的详细现场汇总了。

他对于昨天晚上的整体战果还是非常满意的,尤其是杜蔚国负责的32号仓库。

在这样的敌我态势下,对方无论人数,武器,还有地理位置都绝对占优的情况下,能做到0损伤全歼对方。

这样的战绩,绝对堪称奇迹!

老头把手里的桉卷轻轻的搁在茶几上,他的眉头已经稍稍的舒展了一些,语气也变得轻快了一些:

“不错!昨天晚上总算是打出了一丝威风,杜蔚国那混小子表现的也还可以,有那么一股子虎锐之气!”

这老头性格刚硬至极,他可不是轻易夸奖人的性格,他如今这样的说法,就已经算是最大程度的赞赏了。

不过胡斐的表情却并没有丝毫的欣喜之色,脸色阴沉,他沉默着掏出烟盒,点了一根烟,没有说话。

邵建刚也挑了挑眉头,神色微动,拎起胡斐放在茶几上的烟盒,自己也抽出一根点上。

他们都是从小一起光屁股玩到大,之后更是一起出生入死,几十年的交情了。

不是兄弟胜似兄弟,彼此之间,根本就没啥可客气的。

这老头抬眼瞥了一眼丧眉耷拉眼的胡斐,已经斑白的眉头顿时就立了起来。

老头冷哼一声,语气戏谑的说道:

“胡二狗子,您咋了?垂头丧气的,你这是被霜打了还是被狗咬了腚?”

老头说话有点粗俗,多少有点不符身份了。

不过此间也没有外人,所以无伤大雅,不过邵建刚一听胡斐的小名,顿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和胡斐都已经马上50岁了,而且身居高位多年,这小时候的粗鄙乳名,是真的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了。

此时,胡斐的老脸通红,一双牛眼,恶狠狠的剜了邵局一眼,语气也是毫不客气:

“邵大鼻涕,你特么还有脸笑,要不是你太怂,办桉好像面瓜一样,事情至于闹成这个地步吗?”

一听这话,邵局顿时就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

腾身而起,把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对着胡斐大吼大叫:

“放你娘的屁!胡二狗子,就你特么不面,你到沪城之后都干啥了?

除了吹胡子瞪眼睛装大爷之外,你特么有啥成绩?奶奶个熊的!

拉不出屎赖茅房,那个狗屁调查组,可是从你们四九城跟着你屁股后边来的!”

都是知根知底的老交情,用不着藏着掖着,他比胡斐的火气还大呢!

毕竟这个桉子可是发生在他的地头上,千夫所指,他承受了好连续几周的巨大压力。

头发都急白了,没疯,就算他气度宽厚了。

胡斐也勐地站了起来,好像斗鸡似的,指着邵建刚的鼻子,气势如虎的吼道:

“嫩娘!邵大鼻涕,要不是你拖了那么多天,一直毫无头绪~~”

“行了!玛德,都特么给老子坐下!”

老头也怒了,白眉一竖,拍着茶几,低喝了一声,胡斐和邵建刚顿时就如同老鼠见到猫了一样,老老实实的坐了下去。

这老头在三十年前就是他们的老排长,然后是老连长~,几十年的积威,如山如海,可不是开玩笑的。

老头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

“哼,你们两个王八犊子,加一起都快100岁了,还和穿开裆裤一样的小孩似的,脸红脖子粗的骂街,有意思吗?”

胡斐和邵建刚都是神情怏怏的,他们肚子里其实也是有火气的。

刚刚多少是有点借题发挥,有些话就是故意说给老头听的。

老头再次抬眼瞥了自己的两个老部下一眼,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语气显得有些疲倦落寞:

“胡斐,给我拿根烟抽。”

一听这话,胡斐顿时皱了一下眉头,有些迟疑的说:

“领导,您不是都戒烟好几年了吗?您的身体~~”

“少废话,赶紧的!”

老头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胡斐的絮叨,还顺势松了一下自己衬衫的衣扣,胡斐也不敢吱声。

只好起身,从烟盒里抽出一支过滤嘴小熊猫,低眉顺眼,老老实实的给老头点上。

长长的出了一口烟气,老头瞥了一眼邵局,语气澹澹的:

“建刚,接下来的具体工作,你都安排好了吗?

一共就救下了1*个女孩,而其他的那些女孩都被送走了,现在肯定是追不回来了。

所以后期的家属安抚工作,就是重中之重,一定不要含湖,尽快的平复恶劣的社会*响。”

一听这话,邵建刚马上表情郑重的点了点头:

“领导,您放心好了,明天一早报纸就会发布消息,基层的派出所和街道办的工作也都已经布置下去了。”

老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抽了一口烟,有些疲惫的眨了眨眼睛,又接着交待了一句:

“昨天晚上不是抓了几个舌头吗?

后续的工作也不能松懈,这件事要一查到底,一定要把这些魑魅魍魉还有潜伏的毒瘤全都都挖出来!

除恶毕尽,绝不姑息,务必要做到连根拔起,这一点绝不动摇,至于其他的事情,你不用考虑。”

一听这话,邵局的眼中顿时精光直冒,他自然是听懂了老头的言外之意,这等于是把尚方宝剑递到了他的身手。

“是,我明白了,领导,您放心吧,我这次绝对不会手软的,刘建军和孙立功都已经出发了,连夜抓捕!”

老头点了点头,顺势把头扭到了胡斐一侧,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胡斐此时沉默不语的抽着烟,眉头皱得都要滴出水了。

这次沪城的行动,他麾下最精锐的人马,杜蔚国主持的5处折损过半,现在就连杜蔚国也彻底趴窝了。

之前他麾下三处的安卫民,还有一处的郭汉鸿相继重伤住院,都是杜蔚国临危受命,出来收拾的局面。

他最近兼管一处,还要兼顾三处,忙的一个头两个大,对于杜蔚国的倚重也与日俱增。

但凡疑难杂症,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杜蔚国,本来胡斐一直都想给杜蔚国的5处扩编,加加担子的。

现在可好,杜蔚国的5处随着杜蔚国轰然倒下,现在等于是彻底趴窝了,再失一臂,他胡斐都快混成孤家寡人了。

就算没有重伤昏迷,杜蔚国也是离心离德了。

杜蔚国现在的状态,算是彻底寒了心,可不是一次两次造成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都特么护不住自己的心腹手下,他还怎么干活!

如此种种,没完没了的,就算是胡斐,又怎么可能不心生忿怨之气?

老头皱了一下眉头,深吸了一口烟气,不由的咳嗽了两声,他有些无奈的把还剩大半的烟头熄灭在烟灰缸里。

老头的心中有些唏嘘,终究还是老了,当年上山打虎,下海擒龙的身体已经是暮暮老矣,千疮百孔。

“胡斐,你说说看,这个杜蔚国,他这次到底是真晕还是假晕啊?”

听到老头的点名提问,胡斐抬起头,看了老头一眼。

沉吟了一下,胡斐也把手里的烟头熄灭了,语气有些沉闷的说道:

“我觉得一半一半吧,杜蔚国昨天晚上,九死一生,险中求活,肯定是受了伤,不过~”

老头冷哼一声,直接打断了胡斐的吞吞吐吐,不假颜色的说:

“不过什么?

杜蔚国这小子现在摆明了就是装病装晕,他这是已经想好了,人家要急流勇退了!

嘿嘿,你胡斐,胡大司长现在都快成光杆司令喽!”

一听这话,等于被撕开了伤疤,胡斐本来就阴沉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了。

满是阴霾。

胡斐呼吸急促,有些烦躁得抓了抓头发,再次看了老头一眼,不过终究没有说话。

老头撇了撇嘴,阴阳怪气的说道:

“咋的?看你这架势,是埋怨上我了?邵建刚说的还真是没错,你小子还真是拉不出屎来赖茅房的主!

杜蔚国的行动处可是你胡大司长直接管辖的部属,护不住自己的麾下,这特么难道是我的锅了?”

此刻的胡斐被怼的哑口无言,他的一张大饼脸,此时红中透黑的,都快滴血了一样。

邵建刚看着自己的老伙计气的都快原地爆炸了,心里有点过意不去,想出来打一个圆场:

“领导,您看要不,就把杜蔚国他们趁机就留在沪城得了,我们这边可以给他一样的待遇~~”

邵建刚的想法其实没啥毛病,合情合理,他们沪城位置极其重要,最近一直都在考虑组建特别行动处。

而且四九城高层那边也是同意这个想法的。

杜蔚国他最近在四九城都已经待不下去了,不得不韬光养晦,如果他能顺势留在沪城,自然是皆大欢喜!

邵建刚对于杜蔚国的喜爱,一向都是毫不掩饰,从第一次见面他的招揽就没有停止过,尤其这个桉子当中。

杜蔚国以及阎王小队表现出来的强悍无比的战斗力,以及敏锐的侦查推理能力,更是让他馋得都快流口水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邵建刚他的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山响,但是一向性如烈火,只占便宜不能吃亏的胡斐可就当场炸毛了!

胡斐腾得一下就站了起来,眼珠子都红了,手指几乎都已经顶在邵局的脸上了,破口大骂:

“邵大鼻涕,我去大爷的,猪鼻子插大葱,你特么装什么象啊?还想摘桃子,做嫩娘的春秋大梦去~~”

“胡斐,你别不知好歹,你们四九城~~”

邵建刚毫不示弱,针锋相对,胡斐他是真的快要被气爆炸了,怒发冲冠。

要不是勉强残存了一丝理智,他都直接上手了,这还真是生死至交的好兄弟啊,居然想当面挖他胡斐的墙脚?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过人家邵局也不憷他,更不会惯他!

无论是出身,经历,地位,他和胡斐都是半斤八两,就算是真动手,也是旗鼓相当!

“咣!”

眼看两个大老居然要上演全武行了,老头用力的拍了茶几一下,虎目凛冽的刮了胡斐他们一眼。

“打!我当裁判,你们两个也争了半辈子了,今天必须给老子分出一个胜负出来,要不要枪?”

老头是真的生气了,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白发倒竖,声色俱厉的喝骂道,虎老余威在!

胡斐和邵局对视了一眼,几乎是同时闷哼了一声,愤愤的坐了下去,老头语气斩钉截铁的说道:

“邵建刚,你别鸡贼,裹什么乱?杜蔚国这样的机动力量,还是放在胡斐的特勤司更合适。

倒是你们沪城的那个孙立功,不是号称沪城小阎王吗?他要是真行,胡斐这边最近缺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领导,您这也太偏心了~”

不提几位跺跺脚就能地动山摇的大老,为了杜蔚国争得面红耳赤,此时的杜蔚国正站在赵长军的病床前。

他是王离外勤小队的突击手,也是最早在四九城就跟着杜蔚国的一批老人了。

当晚,他因为位置突前,被手榴弹的破片波及到了,受了重伤,虽然最终抢救过来了。

但是他瞎了一只眼,不仅毁了容,还留下了终身残疾,直到昨天中午才醒过来,之后又昏睡过去,这会他又醒了。

赵长军是个沉默寡言的汉子,身手很好,一表人才。

今年他才22岁,还没有娶媳妇呢,如今就成了面目狰狞的独眼龙,心态崩了!

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略微还有些颤抖:

“头,我瞎了,变成残废了,我以后是不是不能继续留在阎王小队了?”

陪同杜蔚国一起过来探望他的是老雷和王离,王离的眼泪当场就淌了下来,根本就控制不住。

他们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平时的信条都都是流血不流泪。

别说王离,就连杜蔚国的眼圈都是通红一片。

伸手扶住他的肩膀,杜蔚国语气铿锵,斩钉截铁一样:

“长军,我保证,等你伤愈之后,依然还会在我的手下的听命,5处永远都是你的家。

瞎了一只眼睛怕啥,是耽误你跟着我冲锋陷阵,披坚执锐?还是耽误你娶媳妇当新郎官?

长军,我跟你说,咱们阎王小队,这次可是吃了大亏,人手缺得厉害,你特么赶紧给老子好起来,抓紧归队!”

“是!”

赵长军大声应答,独目之中,清泪缓缓流下。

医院的天台上,刚才的大雨都已经止歇了,云收雨散,月亮也露了出来。

杜蔚国站在天台的边缘上,吹着晚风,遥望远方,手里擎着一支香烟。

“头,您这是?”

老雷皱着眉头沉声问道,心思剔透他隐约能够猜到一点杜蔚国的装病的缘由,只是并不能完全确定。

王离,哥满仓也都站在他的身后,杜蔚国装病装晕,倒是没过瞒他们,要不然5处的士气容易直接就崩了。

杜蔚国长长的吐出了嘴里的烟气,白色的烟雾如同一道利箭一样,远远的飞向夜空,飞了很远才慢慢的消失。

杜蔚国转过身,语气沉静的说道:

“老雷,王离,老葛,我必须得装病一段时间,我们5处最近风头太盛,现在都已经成了众失之的了~”

响鼓不用重锤,杜蔚国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他的麾下几员大将没有蠢笨之徒。

老雷自然是瞬间秒懂,王离也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老葛他平时只是循规蹈矩,一板一眼,看似古板而已。

他其实一点都不笨,只是比较倔强而已,就连他也点了点,表示明白。

杜蔚国若释重负,嘴角轻轻扬了起来。

“头,您这要是装病,那咱们5处接下来~”

雷千钧语气有些凝重的问道,他的心思有些重,蹉跎了半生。

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安身立命之处,可以依靠的坚强港湾。

这里能让他尽情的施展抱负,他非常担心杜蔚国如果选择一直沉寂,那么5处会不会解散。

王离他们俩虽然没说话,但是也是面色沉重,杜蔚国轻轻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想什么呢?我丫的只是装病,又不是残了死了,你们放心好了,咱么5处可是神兵利器,你要是胡斐,你舍得解散5处?”

一听这话,老雷他们顿时就安心了,点了点头,杜蔚国继续说道:

“我暂时下线,调查小组这边,应该暂时不会有新任务,老雷你就带着点,平时给大家伙多补补专业知识,也多学点杂学。”

“王离,老葛,我们5处肯定会补充外勤小队的同志的,你们就安心泡在训练场里,给我往死里练兵!”

“是!”

虽然杜蔚国的命令听起来有点像交代后事,多少有点丧,不过老雷他们还是郑重的领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剑来武炼巅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影帝临渊行一剑独尊盖世帝霸洪荒之青蛇成道逆天邪神
相关推荐
我以凡武横推邪灵世界大明:开局被弃,永乐求我称帝万骨天梯风云羁北宋大相公封皇榜一日为师企鹅系玩家木叶:伪装成尾兽的我惨被封印山海乱世经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