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难得的雪貂(第一更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舒舒不想再听嗣子相关的话题,就递过去郭络罗家的礼单。

她是故意的。

九阿哥接了礼单,看过之后,果然面上冷了。

郭络罗家虽已经抬旗,可三官保的兄弟侄儿依旧占着盛京镶黄旗包衣左领世职。

盛京包衣左领,与京城的内务包衣左领不同。

责任更大,油水更足。

盛京内务府衙门,就是三旗包衣左领共同执掌。

九阿哥自己已经出来当差,对于官员品级与俸禄也都了然于胸。

郭络罗家,三官保身上挂着镶黄旗满洲左领世职,还挂着盛京六部工部侍郎衔。

左领是正四品,俸银一百零五两。

工部侍郎是从三品,俸银一百五十五两。

三官保的几个儿子,虽已经抬旗,可多还留着内务府的差事。

就是品级不高,最高的是正五品郎中,最低的就是从七品的司库,年俸八十两到四十五两不等。

父子六人,年俸加起来,就是五百两左右。

养活全家上下数十口人。

“还真是豪富……”

九阿哥冷笑道:“这是生怕旁人不晓得他们贪了么?”

舒舒觉得同贪墨相比,人参也要关注。

私采人参,可是大罪。

就是宗室王公都不敢轻易触碰,一个包衣人家凭什么?

真要旁人关注此事,揭开来,会不会将此事归罪到五阿哥与九阿哥身上。

舒舒就指了那人参数量道:“爷,不是说人参金贵么?怎么郭络罗家预备了这么多……”

说到这,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偏了。

郭络罗家又不是傻子,这又是往行宫里进献的礼,要过门禁的。

怎么会将把柄露在外头?

她想起本草上有类似的记载,改口道:“莫非,《本草》上所记,人参‘亦可收种,于十月下种,如种菜法’是真的……”

九阿哥点点头道:“这是秧参,药力不足,价格只有人参的三、四成……”

舒舒听了,怦然心动。

“听说直郡王与三贝勒都分了盛京的庄子?那五哥他们呢?”

九阿哥道:“应该都会分,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四、五哥、老七与八哥,四个贝勒呢,估摸得内务府将庄子划出来,再差不多的均分到他们名下……”

他虽是挂着署理内务府总管,也不好直接插手这样的事。

就算能插手,也不能将偏心放在面上,挑好的庄子给五哥与八哥。

那样的话,汗阿玛不能容他。

人参养殖,舒舒不过一想,就将此事放下。

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

眼下还是鹿血参茸丸为主。

舒舒就道:“今日与爷出去,发现盛京城里军民百姓似乎很富庶,要不要在这边也设个销售点儿?无须置办铺子,直接寻个妥当的铺子寄售便是……”

郭络罗家算是盛京不错的人家,可这样的人家盛京还有不少。

这些人既露出富裕来,那也可以收割一茬。

九阿哥点点头道:“明儿正好可以去市面上看看……”

舒舒就说了明日想要叫人给随从采买成衣之事。

九阿哥听她色色安排的齐全,很是满意:“是爷疏忽,忘了这个,如今天寒地冻的,大家跟着走了几个月,确实辛苦……”

说话的功夫,孙金进来了,带着大阿哥那边的管事。

原来大阿哥听了舒舒这边要采买冬衣,就递了单子过来,将此事托付给舒舒,随单子过来的还有五百两银饼子。

舒舒叫人收了单子与银子。

九阿哥带了不乐意,等管事走了就开始絮叨。

“老大怎么回事儿,开始使唤人了?”

舒舒则没有太计较。

“反正咱们都要打发人采买,就是顺手的事儿……”

这会儿功夫,五福晋身边嬷嬷来了。

也是来送单子与银子的。

“我们福晋想着,虽然娘娘打发香兰姑姑传话,可总要留个人在行宫才好,省得娘娘想要吩咐的时候不方便……”

舒舒点点头,这就是五福晋的谨慎周全之处了,让核桃收了单子与银子。

方才大阿哥的单子上,就需要成衣三十多件。

五福晋夫妇这里,也是三十多件。

再加上他们这里,与十阿哥、十三阿哥处,总数要一百几十件。

嬷嬷走了。

舒舒就有些不放心,跟九阿哥念叨着。

“咱们要把盛京城的皮衣买空了吧?要是不够怎么办?”

九阿哥笑着说道:“没见识了吧,这边冬天冷,皮子多,不像京里那么金贵,别说是一百多件,再翻个几倍也能采买出来……”

舒舒听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该死的好胜心。

即是卖了人情出去,她就希望做的尽善尽美。

九阿哥见她如此,少不得提点道:“再说了,也不用都给了皮子,你看老大与五哥他们单子上,第二排后注的都是棉衣一件……”

舒舒拿过来看了。

刚才看到这里,没想旁的。

现下看看,是自己疏忽了。

赏衣裳,也要分了等的。

不用都是皮衣。

少一时,十阿哥与十三阿哥也打发人过来。

也是采买单子与银子,

庶务让嫂子帮忙打理,却也没有厚着脸皮让嫂子贴补的道理。

舒舒都叫人收了。

亲兄弟、明算账,挺好的。

三阿哥没有动静。

不知是要自己安排人出去采买,还是其他打算。

九阿哥跟舒舒滴咕着:“爷跟你打赌,老三指定是小心眼的毛病又犯了,舍不得自己掏银子贴补下人,肯定不了了之……”

舒舒听了,记在心里。

这个倒不必苛责三阿哥。

宫人、太监都拿着年俸,也有各色衣料按照等级高低配给。

这恩赏本就是额外的。

给是人情。

不给也是道理。

就是自己这一大方,不小心又坑了三阿哥一回。

还真不是故意的。

总不能顾及他,让身边人挨冷受冻的。

宫里的规矩在,吃穿用度都有体面。

除非主子赏赐,否则服侍的人也不许皮毛上身。

次日,整个随扈队伍都是休整,没有行程安排。

十阿哥、十三阿哥吃了早膳就过来了。

今日,大家要一起逛盛京城。

舒舒与九阿哥坐马车,十阿哥与十三阿哥骑马相随,身后是十个侍卫,五十护军。

没有弄什么微服私访。

舒舒的马车就是内务府提供的,符合自己皇子福晋的朱轮马车。

九阿哥兄弟三人,穿着常服,可也系了黄带子。

他们主要是逛街。

因为想要采买些皮子,回去送人,大家直奔城里最大的皮货行。

铺子叫“赏衣阁”。

名字大气,五间的门脸也气派。

马车刚一停,里面的掌柜的就得了消息,恭迎了出来。

瞧着几位腰间的黄带子,侍卫护军俱全的。

掌柜的也不敢含湖,带着千道:“奴才程富见过几位爷,给几位爷请安了……”

十阿哥听着这话,带了好奇道:“你是哪个府上的奴才……”

掌柜的躬身道:“奴才是康亲王府的户下人,奉了王爷吩咐,在这边打理王府的铺子……”

西红柿小说

九阿哥正好下马车,听了这一句,就觉得有些堵心。

他正琢磨,要不要再上马车,换个铺子。

舒舒已经挑了帘子,准备要下车。

掌柜的看了一眼,认出人来,忙趋步向前道:“原来是小姑奶奶到了,奴才程富,给您请安了……”

舒舒扶着九阿哥的手,下了马车。

看到来人,她笑了出来:“原来是程富哥……”

掌柜的忙道:“奴才不敢,您直接唤奴才名字就是……”

原来这是康亲王椿泰的奶兄,舒舒小时候常见的。

就是那个时候这掌柜的还是半大少年,如今也留起胡子,看着老成不少。

舒舒又去抬头看匾额,眉眼弯弯,心情大好。

掌柜的奉承道:“还是小姑奶奶当年取的名字,这名字起的好,买卖旺,这铺子也立起来了……”

九阿哥在旁,越发堵心,却不好在弟弟们面前表现出来,只能强忍着。

舒舒见九阿哥又犯病,拉着他的袖子,笑着说道:“是我六岁的时候想的,当时姑母想要将这边一个酒楼改成皮货行,就开玩笑让我来起名字,我哪里懂得这些,就胡诌了个,没想到姑母选了这个……”

六岁……

是康亲王太福晋开的铺子……

九阿哥心里舒坦了一些。

他也不是那种小气人……

十阿哥在旁,听明白这铺子渊源,就吩咐孙金:“既是亲戚家的铺子,就先可着这边采买,也是方便些……”

这是想要卖人情,又怕舒舒不好意思开口,才越过她吩咐孙金。

孙金机灵着,也明白缘故,立时躬身应了。

舒舒觉得如此也好。

这次采买的大头不是下人的成衣,而是他们几人的走礼。

十三阿哥这边的不多。

他之前在围场得了皮子,就差不多了。

主要想要些好的皮料,给章嫔做寿礼。

章嫔今年三十,是个整生日。

十阿哥这边,人情要多些。

外头姻亲家的孝敬,还有蒙古那边送亲的长辈,年底也要到京。

舒舒这里,更是大头。

除了几位长辈尊亲,还有姻亲族亲家。

之前出嫁受了不少馈赠,也要借着年节走礼什么的,回送一些。

舒舒也不同掌柜的客气,道:“几位爷都是财主,你只管把好的存货都拿上来……”

掌柜的应了,就嘱咐人去库房抬了几口箱子出来。

都是硝制好的皮料。

以貂皮与狐狸皮为主。

貂皮以黑貂为主,剩下的就是花貂,难得的是还有几卷貂皮,是雪貂与太平貂。

雪貂不用说,颜色雪白,没有杂色。

用来做领子、镶边都是上等的。

太平貂是绿色,这个寻常可遇不到。

因为十三阿哥预备的寿礼,大家就让他先选。

他一眼就看中了雪貂皮。

可是想到舒舒,有些犹豫。

这雪貂皮不多,总共只有四卷。

加起来,就是一件衣裳的量。

他望向舒舒:“九嫂……”

舒舒的视线也落在雪貂上,心下跟着一紧。

一时之间,倒是犹豫着该不该截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一剑独尊洪荒之青蛇成道帝霸逆天邪神武炼巅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临渊行影帝剑来盖世
相关推荐
玄幻:这个结局,不太对劲玄幻:从科技兴国开始玄幻:我为皇帝开局未来皇后被抢玄幻:我的功法无限升级匹夫年代无明寺农女魅君心野蛮小农女楚家小农女:娘子,初长成农女的锦绣商图
作者雁九其他书
大明望族 红楼之开国篇 天官 登基吧,少年 族长压力大 重生于康熙末年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