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迅速出击,开单保底!”

“组织成长,增员第一!”

“决战金秋,必胜!必胜!必胜!”

于振孤零零站在人群当中,打量着包括徐容在内的一个个群魔乱舞的模样,只觉自己被一群疯子包围着。

今天一大早,他按照濮存晰的通知,到院里排练《雷雨》,可是刚进门,就被徐容告知排练临时推迟一天。

正在他准备回去歇着的当口,徐容先是拽着他到化妆间给他化了个自己都认不出来自己的妆,然后又拉着他来到了这里,一家大型保险公司的营业部。

他知道徐容拉自己来这里必然有他的考虑,因为相比之下,他要比自己更忙。

可是站了半天,徐容既没告诉他目的,他也没能自己瞧出点端倪。

在不得已跟着人跳所谓的“抓钱舞”的同时,他转过头低声问向旁边跳的乐在其中的徐容,道:“咱们来这到底干什么啊?”

徐容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要急,仔细观察。”

主持早会的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姑娘,个头不高,鹅蛋脸,两只单眼皮的眼睛不大,但是脑后扎着的单马尾显得整个人很有精神。

《仙木奇缘》

在经过跟一些特殊组织差不多的大早会、二早会之后,于振才算缓过劲儿来,因为他总感觉自己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显得极为尴尬。

“走吧,去楼下。”

徐容说完,便带着于振下了楼,边走边道:“于大哥,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很多疑惑,不要着急,只要看着就行。”

主持早会的女孩儿此时已经坐到了一楼大厅的柜台之后,给一大早就排着队客户办理业务。

两人下了楼梯,正好见到一位头发灰白老太太坐在柜台前的椅子上,挎着个红色的尼龙袋,扒拉着柜台,问道:“小姑娘,人家买保险又是送被子又是送锅碗瓢盆的,你们怎么什么也不送?”

小姑娘脸上笑容恬淡地道:“奶奶,不好意思,我们不送的。”

老太太当场就急了,不依不饶地道:“你们凭什么不送呀,人家年年都送,你老实说,是不是你们自己给昧下了?!”

小姑娘似乎颇为无语,但仍保持着礼貌的笑容,道:“奶奶,真的不好意思,我们真的没有的,也是不允许给客户送礼品的,那些礼物可能是业务员自己购买的,这个问题你可以询问当初给你开单的业务员。”

老太太压根没把她的话听进去:“凭什么呀,我一年在你们交一万多,噢,一点小礼物你们都不送?”

“反正我不管,你们必须得给我点什么。”老太太说着,左右扫视了一眼,看到柜台边的白色空气加湿器,二话不说,走了过去,一把拽下了插头,“算啦算啦,我不要你们的礼物了,这个我将就着用吧。”

女孩儿着急了,那个空气加湿器是她自己买的,忙道:“奶奶,奶奶,那个不能送你的,那是我的。”

“什么你的他的,在公司,就是你们公司的。”老人压根不听她的话,抱着加湿器,一路小跑着走出了大门,同时嘴里不忘絮叨着,“还大保险公司呢,我就没见过这么抠门的,别家都送,凭什么就你们不送?”

“什么,去市公司领?”正在这时,已经站在柜台前,拄着拐杖的中年一嗓子压过了大厅内所有的笑声,“我交钱的时候就是在这儿交的,噢,现在我领现金,你说让我跑到市公司,你怎么不说让我跑去日本去领啊,耍流氓也不带你们这么个耍法。”

女孩此时也顾不上去追被老太太抢走的加湿器了,只能勉强挤出笑容,解释道:“叔,我们公司的规定就是这样,大额现金支取必须得去市公司领取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让您跑一趟,但是我们这里真的没有现金。”

中年的火气更大了,指着自己打着石膏的腿,吼道:“你别装睡,睁开你的眼睛仔细瞅瞅,仔细瞅瞅,你让我怎么去,你让我怎么去?”

女孩似乎被吓到了,道:“叔,要不你过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我通知我们市公司的人带着现金过来。”

“明天或者后天,到底是哪天?好嘛,要钱的时候二话没有,现在让你们理赔了,一会儿这个证明,一会儿那个病历,好不容易把你们说的那些材料凑齐了,领个现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们特么的干的这些事儿缺德不缺德啊?”

“哎,还撂脸子,你哪来的脸跟我撂脸子,把你们领导喊来,把你们领导喊来!”

“我非要问问他这是哪门子规定!”

于振坐在徐容旁边,望着被中年骂的眼睛通红,但又不得不勉强维持笑容的女孩儿,道:“那小姑娘怪可怜的,其实这些,跟她都没什么关系,都是这破公司的规定太麻烦了。”

“这可不是什么破公司。”徐容笑着说了句,之所以来到这里,一来是柜台后办理业务的女孩儿前两天去他的工作室面试过,二来,是临近年底,靳芳芳那边接到了一个代言。

就是这家大型保险公司。

他本来就是过来看看情况,只不过一天的见闻,因高额的代言费生出的兴趣彻底偃旗息鼓。

客户买保险的时候,几十页的合同,上百条条款,没有哪个人会一条一条的仔细深究权责,他们对合同的认知,也仅限于业务员想让他们知道的。

但一旦发生理赔,白纸黑字的合同,客户简直有苦说不出,唯一的办法就是闹。

代言这样的公司,他估计会被人骂死。

“这工作干时间久了得抑郁。”

徐容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他知道,今天,才刚刚开始。

到了下午六点钟,在应付了十几个他们瞧着都头皮发麻的客户之后,女孩儿几乎瘫在了柜台后边,她搭眼望着椅子上坐了一天的俩人,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们还不走吗?”

哪怕明知道徐容是大明星,此时的她也提不起哪怕半分的热情。

徐容摇了摇头,道:“等一会儿。”

“陈萌萌,六点半会议室开会。”

正在这时,楼上一道干练的声音忽地传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个四十来岁的瓜子脸中年女人,中年女人本来只探了个头,可是看到趴在柜台上的女孩儿,忽地一阵风似的冲了下来。

“陈萌萌,你怎么坐的?还有客户在呢,你坐在这里,就是咱们公司的形象,是咱们公司的脸面,上班时间仪容不整,罚款五十。”

女孩儿默默地坐直了身子,低着头,却没言语。

那中年女人顿时不乐意了:“你听到了没有?”

陈萌萌默默地点了点头,低声道:“听到了。”

那女人这才作罢,道:“嗯,把这两位先生的业务办完,上来开会。”

女孩忽地抬起了头,乞求道:“领导,我今天,能不能请个假?”

中年女人皱着细长的眉头盯着她,问道:“怎么,有什么事儿?”

陈萌萌的脑袋又低了下去:“我今天有点累,想休息休息。”

“休息?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休息?”中年女人登时跟踩了尾巴的猫似的,当即炸了毛,“陈萌萌,你的工作态度很有问题,我跟你说,以前我干的工作是你现在的几倍,一年到头都没休息过几天,现在正是打业务的关口,你怎么好意思说休息,我要是你,我都得羞愧的一头撞死在这儿。”

中年女人见站在一旁的徐容二人面色奇异,语气缓和了下,道:“休息,绝对不能当成不工作的借口,你年纪轻轻的,不老老实实呆在公司,回家干嘛去?”

“赶紧给这两位先生办完业务,上来开会。”

陈萌萌低着头,好一会儿才道:“好的,领导。”

等中年女人走了,徐容走了过去,递了她一包纸,道:“等辞职手续办完,去报道吧。”

女孩拿袖子摸着眼泪,道:“谢谢您。”

走出了营业部之后,徐容瞧着一言不发的于振,问道:“什么感受?”

于振摇了摇头,道:“感觉心里特不舒服。”

徐容道:“她一个月工资三千五,你能想象,这是一份三千五的工资应该干的工作吗?”

于振转过头,问道:“她为什么不辞职?”

“毕竟国企。”徐容回头望了一眼,“还是她爹妈托关系花钱进来的,这个营业部,在编二十五个人,但实际工作的,只有六个,剩下的十九个,她几乎没见过几次,也就是说,她一个人实际承担了将近好几个人的工作。”

于振轻轻地点了点头,问道:“她领导刚才说开会,要开到几点?”

徐容道:“往常都是十一点左右吧,不过现在是他们的业务冲刺阶段,好像叫“金秋大战”什么的,要开到凌晨两点,而且在这个行业像她这样的很多很多,各行各业,都是这样,只不过咱们平时不了解罢了。”

于振彻底明白了徐容的意思,沉默着回忆着今天见到的一幕幕,直到上了车,才轻声道:“徐老师,谢谢。”

徐容摆了摆手,道:“不用。”

在徐容带着于振蹲了一天保险公司的营业部时,濮存晰领着朱晓鹏还在学校里闲逛。

这是他和濮存晰过去一个周探讨出来的办法,从上次的演出效果来看,濮存晰、他、张万坤以及于明佳的表现都可以称得上可圈可点,但是话剧不是一个人的戏,在演出时,哪怕一个龙套的一句台词说的不合适,也会立刻破坏其他人努力营造的情境。

他们的思路是,让他们对那个群体有比较深刻的印象和了解。

鲁大海的抗争精神,是发自内心的为工人兄弟争取权益,时间虽然过了近百年,可是走了一个圈,又回到了原点。

而且徐容可以想象,鲁大海要是演好了,《雷雨》才能真正的引起轰动效应。

因为当下的“鲁大海”多的简直数不过来。

可是这些,都掩盖在了高速增长的 GDP等经济数据之下,掩盖在了那些被冠以“专家”名头的经济学家的歌功颂德之下。

很多人都忘了,中山先生最初引入“经济”一词,取的是《礼记》的经世济民之意,但当下在发展经济的同时,却忘了要经什么,又要济什么。

这是徐容走到今天,在成为一个话剧演员、一个在国内具备巨大影响力的影视工作者后,渐渐感受到的责任。

至于能不能推动向好的方面发展,进而改善,他不清楚,但就像鲁迅先生说的,总得飞鸣飞鸣。

等他到了家,进了门,却发现家里一片漆黑,没半个人影。

拨通了小张同学电话后,那边传来了徐行的声音:“哥?”

“你们去哪啦?”

“我们带着爷爷在外边逛呢,你要来吗?”

“噢,我还忙着呢,你们别在外边太晚,早点回来。”

“行。”

徐容挂了电话,又穿上了鞋子。

他不想做饭。

今天忙了一天,实在太累啦。

打了一圈电话,才发现一个个都忙着,只有许阿姨那边没什么事儿,可是她要在家里带孩子,根本出不来。

正好,也有一段时间没见球球了。

顺带着蹭顿饭。

开着车轻车熟路地到了许阿姨家,进了门,只见球球正抱着他上次送她的娃娃,坐在地上看电视。

徐容指了指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的球球,问道:“姐,球球这么小就看电视,能看的懂吗?”

“两岁多了都,你怎么知道人看不懂。”许阿姨温和地笑了笑,“你去跟她玩吧,我先做饭,等会儿别走了,一块吃完再走。”

球球见他过来,先是瞥了一眼,背过小脸,装作故意没看到他。

徐容奇怪瞧着她,怎么还认生啦,上次不是挺自来熟的。

“球球,叔叔来看你啦。”

球球忽地转过头,俩乌黑的双眼皮眼睛瞪着他:“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嗯?”

“妈妈说让我叫你干爸!”

徐容恍然,尴尬地挠了挠头,道:“那干爸错了,我最近一段时间比较忙,一直没来得及看你,这不,刚忙完,就跑过来啦。”

球球努力睁大了双眼皮大眼睛:“真的?”

“当然是真的。”

“那你说,这个女人和我妈妈比,哪个更好看?”

徐容看着小姑娘手指指着的电视里的芸娘,一时间懵了,这都哪跟哪啊?

在他愣神的功夫里里,球球一把从地上爬了起来,赤着脚“piapiapia”地跑到了厨房:“妈妈,妈妈,干爸说那个狐狸精比你好看!”

徐容无奈地笑了笑,这小姑娘真看不出还不到三岁的模样,

只不过转过头,望着电视上播放的《大明王朝》,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忽地愣住了。

因为京城电视台总编室的副主任告诉他,这部戏不会在黄金时间播出。

可是眼下,又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一剑独尊影帝逆天邪神洪荒之青蛇成道武炼巅峰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临渊行帝霸剑来盖世
相关推荐
全民神明:我信徒是大科学家吞噬星空之新生慕容复的人生模拟器魔卡时代,我带着神秘游戏机寒门仙主追杀那个地球人盘龙之深渊刀魔异界穿梭系统直播手艺大师守门之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