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区别对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见杨帆直愣愣的看着她们,差点连哈喇子都流了出来,杨妃不由翻了个白眼,轻喝道:“看什么呢?是不是觉得我们年纪大了,容颜易逝,所以就忘了我们,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当初还说放不下咱们呢!”

看着光彩夺目、肤白貌美的两个美妇,杨帆有些讶然。

这也算年纪大?

虽然她们已经年过三十,但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才二十岁呢。

这样貌美如花的年纪,在后世很多人还在学校里读书。

杨帆实在搞不懂古人为何偏爱还没发育的小姑娘。

听说李二皇宫内的女人,满了三十岁后,再也不去碰,真是暴殄天物啊。

真是一个蠢蛋,一点都不懂得少妇的快乐!

由于宫女都已经出去,此时长孙无垢与杨妃也随意了许多,反而懒散的侧躺在软榻上,一手微衬着侧脸,一边捉狭的看着杨帆。

昵妹!

杨帆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在他看来,这不是妥妥的是勾引么。

再也顾不得这么多,几大步便来到了两人身旁。

由于唐装领口的开口较大,又因为侧躺的姿势,两人伟岸之处更显突出,微微张合的朱唇以及明媚动人的眼睛显得诱人至极。

在杨帆看来,美女与美少妇的区别其实是很简单的,前者是一见到就想和她谈恋爱,而后者那是妥妥的冲动。

正想有动作之时,若隐若现的脚步声顿时将他惊醒。

杨帆赶紧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的说道:“两位娘娘正值容颜盛世,任谁看了都只是十几岁的年华,谁敢说你们年纪大,看微臣不打他的嘴巴子。”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显然长孙无垢和杨妃也听到声响,马上端庄的坐了起来,笑骂道:“真是油嘴滑舌!”

虽然有些嗔怪,不过语气中更多的是欣喜。

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女人总是喜欢甜言蜜语!

看着故作正经的长孙无垢和杨妃,杨帆定了定神,赶紧转移话题:“咳咳,两位娘娘说笑了,呃,怎么没见到晋阳公主殿下,不知她去哪了?”

口上谁这么说,心头却腻歪得不行。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人前贵妇人后**,谁能忍得住?

真是两个妖精呀!

虽然内心有些冲动,但必须忍下来。

如果敢在皇宫内湖来,他的脖子还没有那么硬。

可一说到晋阳公主,长孙无垢的脸色马上忧郁了起来,有些悲戚的说道:“前几天天气转冷,小兕子染了风寒,同时诱发了气疾,现正在房间里休息呢!”

一旁的杨妃也是一脸忧愁:“是啊,御医开的药都已经吃好几天了,可一直没见好转……”

话音未落,刚才那急促的脚步声已经到了门外。

还没见到来人,急促的声音传了进来。

“皇后娘娘,晋阳公主殿下的病情好像更严重了,您赶紧去看看吧。”

长孙无垢大惊失色:“怎么会这样?小兕子不是吃药了吗?现在怎么办?”

见长孙无垢有些六神无主,杨帆赶紧说道:“娘娘,微臣略懂医术,不如让微臣去看看吧?”

在原历史中,小兕子就有气疾之症,若是一个不好,可能真有性命之忧。

晋阳公主原历史早早就去世,想来也是因为身体的原因。

如今因为自己的到来,历史轨迹发生了较大的变化,杨帆真害怕晋阳公主有什么不测。

虽然自己不懂得什么医术,但毕竟他有系统。

再不济也可以死马当成活马医,直接用一些抗生素,起码见效要快一些。

听到这话,长孙无垢眼前一亮。

对啊!

杨帆不仅防止了天花瘟疫的传播,又亲手治好了自己的气疾,医术绝对有一套。

她们还傻愣愣的让小兕子一直吃御医开的药,还真有些灯下黑的感觉!

想到这儿,长孙无垢便急不可耐说道:“倒是本宫湖涂了,还请公爷赶紧去看看!”

说着,转身朝着阁楼的房间行去。

在古代,风寒可是很容易要人命的,杨帆当然也不敢轻慢,抬腿跟了过去。

来到阁楼的房间,刚推开门,一股热浪从房间传出来,期间夹杂着浓郁的药材味道。

看来,小兕子真是吃了不少的药。

走进房间,看了看关得严严实实的窗户,杨帆不由皱了皱眉。

即使是一个健康的人,在这样密闭的环境里面,也很容易憋出病来。

让一个身患气疾的人待在这样的房间里面,病能好才怪呢!

想到这儿,杨帆把几扇窗户缓缓打开。

不过,杨帆的行为却把长孙无垢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公爷,小兕子染了风寒,很是怕冷,为何要把窗户全部打开?”

杨帆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晋阳公主,此时面色殷红,呼吸急而短促,显然是很不正常的现象。

于是赶紧解释道:“娘娘也知道,气疾发作之时需要通风良好才能缓解症状,如今房间密闭,反而会加重公主殿下的病情,微臣打开窗子,也是迫不得已。”

杨帆当然知道染了风寒之人很怕冷,但是比起风寒,气疾才是导致晋阳公主卧床不起的原因。

缓缓走向床边,杨帆从被褥里面抽出了晋阳公主的小手,两指放在了脉搏上。

此时,晋阳公主的脉搏十分微弱,显然身体极度衰弱,这让杨帆大吃一惊。

本来还以为只要从系统中弄出一些感冒药,应该会药到病除。

但以小兕子目前的身体状况而言,根本就不能够乱吃药,这让杨帆心如猫抓,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何时,小兕子睁开了朦胧的双眼,小脸上闪过一丝欣喜,梦呓般问道:“姐夫,你来看兜子了吗?不过,兕子好难受,是不是我快要死了?”

看着原本活泼可爱的小女孩被病魔折磨成这样,顿时让杨帆心疼不已。

轻轻把小兕子抱起来,柔声说道:“放心吧,有姐夫在,小小的风寒没什么大不了的,姐夫还有好多故事没有讲给兕子听呢!你可要坚强哦!”

生病的人,最害怕的就是意识松散,杨帆赶紧出言鼓励。

听到杨帆的话,小兕子轻轻点了点头:“我相信姐夫,有姐夫在,兕子什么都不怕了。”

说着,小脑袋在杨帆的怀中拱了拱,好像想找个舒适的位置。

体会到小兕子滚烫的身子,杨帆知道,这小家伙一定发烧的厉害,只有赶紧让她退烧才行。

若是发烧久了,烧坏脑袋的可能性都有。

想到这儿,杨帆不再犹豫,转头对着长孙无垢说道:“皇后娘娘,公主殿下染上的风寒比较严重,必须得赶回骏扬坊找孙思邈道长才行,而且,打针所用的针管和药物在骏扬坊才有。”

听到这话,长孙无垢眼前一亮,欣喜的说道:“那好,本宫这就让人前去准备……”

当初她病入膏肓,也是杨帆用了神奇的手段把她从阎王手中救过来。

因此,长孙无垢对杨帆那是信心满满。

可她不知道的是,杨帆手中虽然有药,但却不懂得看病。

小兕子的身体状况很差,只有孙思邈在一旁看着,用药时才能够放心一些。

将近午时,杨帆才抱着小兕子急慌忙回到骏扬坊。

有孙思邈在一旁辅助,又有从系统中兑换出来的药,小兕子的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倒也让杨帆松了一口气。

可还没等杨帆缓过来,又听下人汇报,李二陛下正派晋王李治为代表急匆匆赶来探望。

没办法之下,杨帆不得不迎出坊迎接。

临近黄昏,在关卡处乍一见一望无际的马队,顿时让杨帆吃了一惊。

尼妹,李治这家伙显然是组团来的,这一次杨帆也算是见识了皇家的威风。

大车小辆的,起码得有一两百辆,内侍加仆人起码有三四百人。

即使是吃喝拉撒都是一笔不小费用,不过也看出了李二陛下对晋阳公主的喜爱和重视。

看着面前一眼望不到头的车队,杨帆一张脸皱成了苦瓜?

自己的封地又不是旅行社,李治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还是怎么的?

正苦恼之际,最前方的一辆装饰华美的马车掀开车帘,两道身影从车上被宫女搀扶着走了下来。

还没等杨帆反应过来,一旁的众人呼啦啦的高呼:“见过皇后娘娘,贵妃娘娘……”

“大家免礼!”

说着,长孙无垢与杨妃连袂来到杨帆跟前。

见着两人,杨帆顿时心情大好。

本以为是李治兴师动众前来,哪知长孙无垢和杨妃也一同前来,刚刚的一丝不爽立即不翼而飞。

不可否认,不管是长孙无垢和杨妃的身份,还是两人丰腴成熟娇躯,都让杨帆食指大动。

只见杨帆笑盈盈的迎了上去,说道:“哎呀,两位娘娘亲自前来,微臣有失远迎,请赎罪……”

看着装腔作势的杨帆,长孙无垢微不可查的翻了一下白眼,问道:“公爷免礼,不知小兕子怎么样了?”

杨帆赶紧说道:“请娘娘放心,公主殿下的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仔细观察和修养一段时间便能好。”

闻言,长孙无垢松了一口气,拍了拍高耸的胸脯:“幸好有你,若不然小兕子有个好呆,本宫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皇后娘娘客气了!”杨帆微微一笑,继续问道:“两位娘娘怎么有时间亲自前来?”

一旁的杨妃适时插话道:“陛下知道小兕子要在这里静养一段时间,所以让皇后姐姐和我来陪小兕子,怎么,你不欢迎?”

有美妇相陪,杨帆当然心情大好,开始胡吹:“微臣哪敢?两位娘娘能够前来,简直是我几辈子修不来的福分呢!”

见没有其他人在旁边,杨妃压低了声音,一双水汪汪的媚眼盯着杨帆说道:“你这张嘴啊,真是哄死人不赔命,以后还不知道多少女人毁在你这张嘴上,哼!”

杨帆挑了挑眉头,瞄了一眼长孙无垢,嘿嘿一笑,低声说道:“别人毁不毁在我这张嘴上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两位娘娘可是最耐不得咱这张嘴,记得当初谁求饶来着?”

“哎呀!你还不赶紧闭嘴,这话也能说?”

大庭广众之下被调戏,虽然其他人离得很远,长孙无垢和杨帆听得心尖儿都颤了颤,两张白净娇媚的俏脸早已红霞密布。

长孙无垢朝着周围扫视了一眼,颤声说道:“你要死了,这么羞人的话也敢说出口。”

说着,红着脸蛋儿,似嗔还羞的瞪了杨帆一眼。

杨妃也被杨帆的话羞得面红耳赤,娇斥道:“口是心非的家伙。”

杨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微臣的真心日月可鉴,要不要把心掏出来给你们看。”

反正哄女人嘛,怎么好听怎么说。

可杨帆却不知道,长孙无垢与杨妃早已听惯了阿谀奉承的话,早已对这种“情话”有了很大的免疫,不由捉狭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掏出来看看?我们倒想看看你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居然不等我们就直接先跑来,还说什么日月可鉴,哼,谁相信?”

杨帆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刚刚见到小兕子生病,确实太着急了!

不过,杨帆也知道,女人是靠哄的,有些死皮赖脸的说道:“事从缓急嘛,请娘娘不要见怪,外面风大,咱们还是先进里面去吧。”

说着,让人把长孙无垢和杨妃带了进去,反正里面有武媚娘接待。

对于接待这一块,武媚娘对于皇家的规矩自是了如指掌。

何处需要注意,何处需要避讳,全都心中有数,比杨帆强得太多了。

等长孙无垢她们进去以后,李治这才走了过来。

对于杨帆未能第一时间过去迎接他,李治并不敢说什么。

反而见到杨帆、杨妃和母后这么亲近,颇有些意外。

要知道宫中的规矩极严。

长这么大,李治都很少见到长孙无垢与杨妃如此开怀的笑了。

即使接见一些其他的朝廷重臣,都是严格遵守着朝廷的礼仪。

可长孙无垢与杨妃被杨帆逗得面红耳赤、捂嘴轻笑,显然有失尊卑。

每次在杨帆面前,李治都小心翼翼,生怕犯了什么错。

这次李治觉得抓住了杨帆的痛脚,于是有些不悦的说道:“杨帆,你对本王不敬则罢了,何以对母后和杨妃也如此?身为男人,与母后和杨妃如此说话,你难道就不觉得不妥?”

虽然不知道杨帆和长孙无垢他们刚才说什么,但李治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殿下还是顾好自己吧,两位娘娘都没有说什么,你又何必多管闲事?”

对上李治,杨帆可就没有什么好脸色,直接反唇相讥。

未等李治说话,一旁的席君买也跟着说道:“殿下,这里是公爷的封地,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干涉吧?你若不进去,那我们可要关卡了!”

席君买说出这些话,可比杨帆的嘲讽杀伤力强大得多了,李治的脸色顿时黑了起来。

心里忿忿不平,恨不得一刀宰了席君买。

你个大老粗,只是一个小小的护卫,怎敢如此嚣张?

可见到杨帆根本没有喝斥席君买的意思,李治也不敢多说什么。

只是很不爽的瞪了杨帆一眼,冷声道:“县公,本王一路行来,有些乏了,你赶紧给本王安排住处,难道这点礼节也不懂么?”

见李治想要在自己面前摆谱,杨帆岂会吃他这套,直接说道:“微臣给皇后和杨妃安排在微臣的住所里面,与小兕子住在一起,以方便照顾,至于殿下,那边已经没有空房间,你就先去作坊的宿舍随便找个地方凑合吧?”

见杨帆如此敷衍,对自己视如空气,李治顿时气得火冒三丈!

本王去哪个臣子家里,无不都是恭恭敬敬举家出迎,然后奉为祖宗一般供着?

杨帆这家伙,居然当本王如此不当回事儿。

娘西匹的,简直是可恶!

若不是李二严令让我过来探望小兕子,真以为本王愿意来你这个鬼地方?

就你这态度,本还想着,假如有朝一日本王能登基为帝,必将你视为肱股。

哼,见到你小子如此不识抬举若。

真走到那一步,不把你小子给宰了,那都算本王仁慈。

不过,李治生气归生气,但他却不能扭头回府。

若是被李二知道还未看到小兕子便回去,那可不管到底是谁的对错,一顿训斥肯定是免不了的!

此时正值自己在李二陛下面前好好表现的时候,可不能惹父皇不高兴。

没办法,李治只得忍下火气,亦步亦趋背着手跟进了骏扬坊。

不过,他真有些想不通,每一次主动示好,为何杨帆总是不领情,还跟他过不去。

简直就是区别对待。

可李治也不想想,当初讨要武媚娘的时候,他早就被杨帆列为了最不受欢迎的人之一,能给他好脸色看才怪呢!

即使李治是未来的高宗皇帝又如何,杨帆可不会惯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影帝剑来武炼巅峰临渊行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洪荒之青蛇成道一剑独尊帝霸逆天邪神盖世
相关推荐
夸那林的奇妙秘典网游之亡灵咆哮网游之亡灵抗法网游之亡灵杀手万道长途旅行青蛙之开局捡到六库仙贼魔法研究会木叶村的计算姬逆医时戾薄狸猫殿下追夫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