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我一眼就看出你小子是个父慈子孝的人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邦桑迪显然是在和布来克演双黄。

冷眼旁观的德来文将军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个家伙之间的猫腻,石裔统帅甚至猜出了更多真相,比如这油滑又狡诈的邦桑迪应该就是布来克这邪神安插在炽蓝仙野的间谍。

只看它纠集到这么多落魄的洛阿神,就知道这家伙图谋不小。

而在邦桑迪喊出推翻寒冬女王统治的口号时,那些被扇动的洛阿们齐声允诺的场面更是让石裔将军心头发寒。

哪怕没有一颗血肉之心,他也能感觉到这些洛阿们孤注一掷的心智。

但这又怪得了谁呢?

德来文瞥了一眼旁边躲在小鱼人身后已经吓得面色发白的月莓女勋爵,石裔统帅微微摇了摇头,寒冬女王的统治向来被大帝诟病。

大帝曾评价说寒冬女王是个沉闷又不懂变通的性子,而且太执着于生命之力的规则。

在她于自己的林地中人为给这些来自物质世界的自然灵体们分出个三六九等的时候,不公平的祸患已经就已经埋下了。

现在寒冬女王受迫于大地一手策划的心能缺失的危难,居然失了智一样开始牺牲洛阿们来维持炽蓝仙野的繁荣本就是一步臭棋。

洛阿们也不想死。

本就被压迫的矛盾在这一刻变的尖锐,再加上布来克这个阴谋家暗中操刀,邦桑迪这能说会道的大恶棍现身拉拢。

洛阿们自然会在局势压迫下拧成一股绳。

德来文将军在洛阿们同仇敌忾的嚎叫声中抬头眺望远方被幽蓝流光包裹的宁静林地,他心中已经勾勒出了这片永恒林地陷入战火的场面。

寒冬女王和她的魅夜王庭以及法夜大军有麻烦了...

更可怕的是,他们已经沉浸在和平中太久太久,他们连一点点对危险的察觉都没有。

“各自去准备!”

在众洛阿们的吼叫声中,对这支“洛阿军势”非常满意的布来克康慨的拿出了自己从噬渊得到的心能宝箱,一脚踹开,抓出一把珍贵的史诗心能宝珠,朝着眼前三十多个洛阿丢了出去。

他大喊到:

“吞吃掉这些心能让自己强大起来,各自在炽蓝仙野召唤自己的野兽卷族,三天之后在这里集合,我带你们踏入森林之心!

寒冬女王的愚蠢统治将在那时终结,受苦的灵魂们,我向你们保证,在炽蓝仙野的新时代被推开之后,灵种温室会第一时间重启!”

邪神眯起眼睛,看着眼前跃跃欲试的洛阿们,他大手一挥,许诺到:

“这一战里出力最多的洛阿们将得到第一批复活转生的机会!即便你们来时的世界已经在战火中被摧毁也没关系,丰饶的艾泽拉斯将为你们敞开怀抱。

我已经和巨魔文明的黄金之王定下契约,你们能在那诸神国度得到无上的礼遇。”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还不谢谢寂静者老大哥的恩赐,你们这些蠢货!”

邦桑迪见缝插针的喊了一声,一边偷偷从布来克的心能宝箱里摸出一个适合自己的心能宝珠揣在怀里,一边很狗腿的对眼前的洛阿们喊了一声。

下一瞬,被召集过来的洛阿神们乱糟糟的向布来克表达谢意,又在邪神威风凛凛的指挥中带着被赐下的珍贵心能回去了林地,去各自做开战准备。

这些平日里在炽蓝仙野处于最底层被欺负的家伙们就像是一群找到了大人物撑腰的老鼠们,这会一个个得意洋洋又信心满满。

完全没有自己已经被忽悠当做了炮灰的觉悟。

不过,善心的邪神倒也不是那么无情的家伙。

他向来说到做到,只要这些洛阿们能坚持到寒冬女王被他击败,那么许诺的赏赐一定会有,反正以艾泽拉斯目前的情况,不管哪来的洛阿神都是会被欢迎的。

“做的不错。”

布来克目送着最后一只长得花里胡哨的大猫洛阿消失在彼界入口的森林中,便放下了那满脸的虚伪笑容,扭头对身后直起身体的邦桑迪说:

“我派你来潜伏到炽蓝仙野果然是个天才才能想出的主意,你这样口蜜腹剑的大恶棍最适合做这种事了。

待我们攻下森林之心,推翻了寒冬女王的愚蠢统治后,我就封你当个炽蓝仙野洛阿大总管,统管一切到来林地中的洛阿怎么样?”

“嘁,大家都是艾泽拉斯的老狐狸,你在这里给我唱什么外地曲?”

邦桑迪一改之前的谄媚样子,颇有些骨气的把玩着从怀里取出的心能宝珠,发出怪异的笑声对布来克说:

“别拿画饼这一套来干扰我,你这臭海盗,我也不只是为了你的事业在服务的,奖励不奖励,升官不升官什么的无所谓了,主要是寒冬女王这一波做的实在太过分。

我本以为她只是开玩笑威慑一下我们,没想到她居然真的让荒猎团开始捕获那些平日里没人理会的洛阿灵种。

说真的,我被吓坏了。”

巨魔死神左右看了看,抖了抖身体,挺神经质的对布来克说:

“说什么维持炽蓝仙野的繁荣都是骗骗那些没见识的乡下洛阿,我可是很清楚,这片仙野的诞生来自于永恒者的权能,只要寒冬女王还在森林之心,这片林地就不会枯萎到无药可救的地步。

那个疯女人拿到灵种抽取心能根本不是为了森林的复苏...

她是在强化麾下的荒猎团勇士,那些仙木灵宗主们已经被召集,还有一些自愿留在炽蓝仙野的荒野半神们也得到了强化。

寒冬女王在准备战争!

或许不是为了入侵其他国度,但她毫无疑问在为一场席卷整个暗影国度的战争做准备,平静了无数个纪元的死亡国度要变天了。

而且我可以肯定,这和你有关。

你老实交代,永恒仲裁官的宕机和那些前来暗影国度的灵魂被丢入噬渊是不是你的手笔?

而且艾泽拉斯现在陷入和恶魔的长久战争里,整个世界的文明都在向战争转化,这可不是你的行事风格,说真的,我感觉到真正的大事即将爆发。

你给我透个底。”

“太聪明不是什么好事,我亲爱的邦桑迪。”

布来克伸手在邦桑迪那非常黑暗重金属风格装饰的肩膀上拍了拍,他低声说:

“你不需要多想什么,你只要紧紧的跟着我的脚步,我保证你不会有事的。话说,都到彼界入口了,我不请我去你的小宫殿里坐一坐吗?

我对正牌死神的冥宫真的很感兴趣呢。

我也想看看你精心收藏了数万年积攒下的那些伟大灵魂,在他们被投入和寒冬女王的战争中,被消耗掉之前,我觉得我需要认识一下他们。”

“我才不会把我珍贵的收藏浪费在这样的战争里,不是有那些洛阿当炮灰了吗?”

邦桑迪叽叽歪歪的表达不满。

但在布来克幽冷的注视下,老巨魔死神最终停下了抱怨,他叹了口气,指着自己那巨魔风格的,隐藏在森林中的古老冥宫,对布来克说:

“我也想请你进去坐坐,好好商谈一下那些让老邦桑迪心惊胆战的真相,但现在不是好时候,冥宫里正闹灾祸呢。

你没看我都跑出来躲着了吗?”

“嗯?”

海盗诧异的挑了挑眉头,看着老邦桑迪不像是在说谎,他摩挲着下巴,说:

“怎么回事?又是你那疯狂的老父亲?”

“对,穆厄扎拉。”

邦桑迪用一种咬牙切齿的语气说出这个名字,他叹气说:

“之前借助荒猎团的力量把穆厄扎拉留在彼界的意识分身赶回了噬渊,我以为这事就完了,但没想到那该死的老东西居然这么憎恨我。

它甚至抛弃了自己在噬渊的基业都要把我的冥宫闹个底朝天,不就是毁掉了它在艾泽拉斯的神龛,掐死了它所有的信徒,让它永远无法回到那个世界吗?

至于这么疯狂的要把自己的养子彻底杀死吗?”

“这还不够?”

海盗斜着眼睛说:

“穆厄扎拉是艾泽拉斯诞生的第一位洛阿,它的存在甚至远在弗蕾亚收养并培育出荒野半神之前,黑夜之父和其他洛阿一样与艾泽拉斯的存在深度绑定,只有它回到物质世界,它的力量才会膨胀到极限并获得进一步提升的可能。

我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它才会和典狱长勾搭在一起。

你的老父亲是个有野心的最古洛阿。

它和你这样的咸鱼洛阿可不一样,它在觊觎着世界之魂,它要吞噬掉艾泽拉斯的星魂来让自己突破成为神灵的最后桎梏。

但要做到这一点它就需要拿回自己的容器,而你暗中的所作所为不但让黑夜之父的残躯彻底消亡在时间中,还几乎断送了穆厄扎拉的未来。

这要是我...

你早就死了,哪还有精力在这里叽叽歪歪?”

“嘿嘿,果然都瞒不过你。”

老邦桑迪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那白骨面孔下的精致獠牙,他狡诈的撞了撞布来克的肩膀,低声下气的说: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不客气了,帮我个忙,就在这冥宫里把穆厄扎拉干掉好不好?也省的我整天提心吊胆。

我算是看出来了,虽然你和典狱长合作,但你和她绝对不是一条心,你有自己的打算。

你瞧,穆厄扎拉可是左瓦尔麾下大将,如果能在这里弄死它或者封印它,对你之后和典狱长的终极大战也是有帮助的嘛。

帮我就是帮你呀,咱们一起联手干掉我那疯狂的老父亲好不好?”

“NONONO!”

布来克哼了一声,伸出一根手指傲慢的摇着,一边说着鸟语一边对邦桑迪说:

“我并不在意典狱长麾下有多少精兵强将,我甚至不在乎她有多少神灵盟友,什么终极大战是你想多了。

不会有终极大战的,我可怜的邦桑迪。

我已经雇佣了非常非常可怕的打手来帮我解决这一切,我只负责在暗中规划好一切就可以收获一场让我心满意足的胜利。

甚至是你的父亲...”

邪神笑了笑,语气幽幽的对邦桑迪说:

“我知道它渴望什么,我只需要说几句话就能让它死心塌地的为我服务,在我看来,收获穆厄扎拉的效忠要比留下狡诈的你更有用。

反正你在任何时候都会不会对任何人真正付出自己的一切。”

“喂,海盗,你说这话心里不会疼吗?”

邦桑迪不爽的悬浮起来,大声抱怨到:

“别忘了你弱小的时候,是我帮了你才让你熬过最初的麻烦,如果没有我,也不会有现在的你。虽然奢求一个海盗懂得知恩图报是一件近乎不可能的事,但看在过去情分上,你最少给我出个主意。

我就直说了,你看上我手里的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只要能帮我解决掉穆厄扎拉的威胁,我什么都愿意做。

你知道...”

不要脸的邦桑迪嗖的一声跳到了布来克另一边,它压低声音神神秘秘的说:

“即便是我这样冷漠的巨魔死神,也有非常温热的心和...”

“够了,真恶心!真下流!”

布来克一把拍在邦桑迪嘎嘎直笑的面具上,打断了它要说出的污言秽语,他瞪了一眼这不着调的混蛋,又歪着脑袋想了想,说:

“让你收藏起来的伟大灵魂都加入接下来这场战争,总不好光让那些脑子不好用的洛阿跑去当炮灰,你也要付出你的力量。

另外,我要冥宫里收藏的所有心能。

在穆厄扎拉被镇压之后,你的冥宫要被作为一个独特的建筑物保留在炽蓝仙野,黑夜之父的心能力量要远超普通的洛阿甚至是荒野半神,它可以成为非常棒的心能之泉,来引导被废弃了很久的灵种温室的复苏。

我大小也是个生命神,总要为被艾露恩女士青睐的那些自然之魂重启真正的生死循环。”

说到这里,屑海盗瞥了一眼邦桑迪。

他说:

“换句话说,你这一心想要杀死老父亲的野蛮混蛋以后就要抱上艾露恩女士的大腿了,以后混好了别忘记我的提携之恩,有事没事找点好东西孝敬一下我。”

“哇,这可太棒啦。”

邦桑迪矫揉造作的尖叫到:

“如果这话不是从你这个混蛋嘴里说出来,我差点就信了这美好的大饼,别湖弄我,你只是希望我成为穆厄扎拉的永恒狱卒...

你要我牺牲我宝贵的自由来看管一个即将被压榨的老东西,以此保证艾露恩女士希望看到的生死循环。

不过这也没什么。

如老邦桑迪这么睿智的死神自然知道,所有权势都来自于随意定夺他人未来的力量。

我也不多要。

什么炽蓝仙野洛阿大管家的位置太过显赫,我才疏学浅配不上,我只要那个重启的女王灵种温室的管理权。

以后哪个灵体刻意复生,哪个灵体要留在仙野等待都要我说了算!

当然,当然这一切都要在艾露恩女士和月影大人的监督之下,我很懂规矩的,我亲爱的布来克阁下。”

老巨魔悬浮在空中搓了搓手,有些急不可耐的对布来克催促道:

“现在事情都谈好了,对吧?可怜的孤寡老巨魔付出了自己所有的财产和自己的自由,只为了看到一个疯狂的老东西在今日被埋葬。

就当是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家伙吧。

走吧,让我们走吧,让我们完成这场纠缠数万年的父与子的恩怨终局。”

“唰”

阴冷的散发着幽蓝寒气的萨拉迈尼·幽暗哀伤之刃被布来克单手抽出,在身上的黑衣先知兜帽转化为冷漠的月夜战甲中,海盗活动了一下脖子,在邦桑迪的嘎嘎奸笑中如发神经的诗人一样说:

“哎呀,又到了父慈子孝的保留环节了,一个邪恶的孩子要谋杀自己疯狂的父亲,在这个被生命祝福的圣地,一场可怕的悲剧即将发生。

正义的我可不能对此视而不见。

我必须参与其中,帮助那个邪恶的混球弄死他老爹,并在棺材板上定死了钉子!啊,你这无耻的弑亲禽兽!”

布来克踹了一脚在空中跳舞的邦桑迪的屁股,大骂道:

“还不在前带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一剑独尊剑来盖世武炼巅峰影帝洪荒之青蛇成道逆天邪神临渊行帝霸
相关推荐
不正常的TA酆都之子机械炼金术士都市最强帝君虐文总裁觉醒了人在斗罗,我把蓝银皇吃了末日红警兑换神交系武道我就是神!绝对权力:仕途成长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