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真实与虚构的边界(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接入主机的过程并不轻松。

嵌进后脑勺的“侵入式神经递质编辑器”微微发烫,李凉感觉自己的意识一阵阵战栗,那种无所适从的空虚感,如同失眠了一夜,熬到凌晨刚要睡着又突然惊醒。

他枕着沙发靠背,目不转睛地盯着石膏板吊顶,耳边传来粗重的呼吸声,郭旭东和樊亚梓已经接入了主机,听声音却像是睡着了。

从两人的“鼾声”和设备的嗡嗡声中,他又分辨出一些细微的动静,不远处的唐心桃似乎在悄悄玩手机,手指敲击屏幕发出轻微的哒哒声。

无论时间观测者最终的目的是什么,至少这个“幻境”营造的极具“诚意”,人物、场景细节都没什么破绽,背景故事也很“丰满”。

只是有一点他始终疑惑,来自神明的力量为什么会被轻而易举地屏蔽掉,自己又是什么时候毫无征兆中招的?

既然他这个“天灵”都无力反抗,圣祭祀特利波卡必然难以幸免,那么此时此刻,该隐和李小孩……

这一天还是来得太快了。

脑海不断闪过纷乱的念头,不知过了多久,李凉忽然听到了熟悉的反重力引擎声,接着,嘈杂人声,警笛声,广告声渐渐泛起。

一个带着笑意和朝气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早上好,现在是3024年6月1日早上八点,亲爱的市民们,今天又是晴朗的好天气,让我们一起感谢希安!”

“感谢希安!”

随着无数人的齐声呼喊,李凉从恍忽中回过神来,眼前的黑暗中浮现出一行字:《天灵:崛起时代》。

就在他以为又要响起BGM,或者来一段过场动画时,背景噪音戛然而止,视野右下角开始滚动:

“UMG组件强势插入by座山凋to零号意志急急如律令:P”

“创建HE资产浏览器……”

“创建世界大纲……”

“创建细节面板……”

“创建可视化构建平台……”

“创建时间流……”

“开发010145已授权,协同工作人:东篱老农(C3),梵鸭子(L5)”

下一刻,黑暗退散,四周的景象变得无比清晰。

这是一间公寓,客厅被改造成了“维修车间”,灯光昏暗,满地脏污,胡乱堆放着工具柜、彷生配件、废弃纸箱,地中央摆着一台半自动维修诊断机床,上面躺着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年轻男人,腹部鲜血淋漓。

机床边还站着一个表情严肃的老人,头发乱糟糟,穿的像个修车工,右眼死死盯着机床的全息操作台,劣质彷生左眼却看向另一个方向,导致整张脸显得很有智慧。

梅赛。

李凉反应过来,他回到了梅赛彷生宠物医院,回到了刚刚苏醒的那一刻,只是,此刻他并不是跨越千年被拯救的“主角”,而是一个幽灵般的旁观者。

时间仿佛停止流逝,房间内的一切都凝固不动,他慢慢走到梅赛身边,注视着躺在机床上的那个“李凉”。

“模型怎么样,很完美吧,”樊亚梓的声音突然响起,“面数过亿,实时渲染,远超人类视觉可以分辨的精度,只有零号意志才能做得到。”

李凉闻声回头,身后空无一人。

“你得退出运行状态才看得到我们,用左手打响指。”

他抬起左手打了个响指,郭旭东和樊亚梓凭空出现,同时,世界变成了另一种形态。

大到墙壁地板,小到一颗螺丝,所有物体都被线框包裹,其中结构复杂的物体更是冒出层层叠叠的线框,而“李凉”和“梅赛”变成了两只“刺猬”,全身扎满了“方向箭头”和可供调节的标注。

“这就是可视化构建平台,”樊亚梓伸出右手食指指向半自动维修诊断机床,接着舒展其余四指,那台重达半吨的精密设备瞬间浮空,崩解为无数细碎的零件。

其中一块金属外壳闪烁起来,弹出一个可以卷动的面板,随着樊亚梓的手指勾画拖动,面板上显示的一行行数值不断变化,同时那块金属外壳也忽大忽小,变幻颜色和形状,最后甚至变成了一个有着木头花纹却呈现半透明状态的球形。

“简单来说,美术可以调整每一个模型的所有参数,比如基本属性,材质,特效,碰撞啊等等,程序员还可以给它写脚本,不过一般情况下,这类精细调整的工作都由零号意志负责,因为一切参数最后都需要它过一遍‘逻辑’检验,所有不合‘逻辑’的修改都会被它驳回。”

“每次调整参数并编译保存后,你可以‘运行’一下来查看这项更改有没有通过逻辑检验,像这样,”樊亚梓翻转右手,在手掌上方弹出的弧形面板中选择了“运行”。

瞬间,世界开始退出“编辑”模式,所有物品周围的线框如退潮般陆续消失,只有组成半自动诊疗机床的零件仍旧在闪烁,那块被修改成球形的金属外壳散发出红色光芒,半空浮现一行提醒:“Error:相对坐标)材质逻辑)功能逻辑)”

“你看,改过的模型位置不对,材质不对,变形以后也丧失了原来的功能。”

樊亚梓耸耸肩,快速撤销对各项数值的修改,再次“运行”。

这一次,世界真正恢复“正常”。

“这就是零号意志最主要的作用,梳理逻辑,让《天灵》里的一切规则符合逻辑,”樊亚梓打了响指,退出“运行”,笑道,“李总……试试看?”

李凉举起右手,手掌上方立刻弹出一个同样的弧形面板,看起来像现实世界中可操作的全息光幕。

大致翻了翻林林总总的“菜单选项”,他又放下手,语气随意地问道:“零号意志是一个强人工智能?”

从一开始他就在想时间观测者会以什么样的角色“登场”,现在看来,最有可能的“马甲”也许就是什么零号意志。

然而,听到这个问题,郭旭东重重叹了口气。

樊亚梓表情无奈:“你也觉得零号意志就是时间观测者?好吧,零号意志是《天灵》设定里‘零号’的‘原型’,但它实际上只是一个程序,之所以被业内叫做‘强人工智能’,其实是定义的问题。

这么说吧,我们人类的智能水平其实没多高,以往的‘强人工智能’或者‘完全人工智能’基本是个伪命题,我们根本造不出一个比我们还聪明的机器,人类每次在标志性的领域输给计算机,就不再把那个领域作为智能的象征,从最早的数字运算,围棋,绘画,到现在的音乐电影,反正人类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自欺欺人。

人类没有完备的智能水平评价方法,什么图灵测试根本就是闹着玩。

李爽博士赋予零号意志的是一种基于知识的推理算法,零号意志表现出高效智能是因为它自己创造了一种机器语言,然后给自己编写了软件,结果没人看得懂那些代码,更没人能评价它的智能水平,只好把它定义成‘强人工智能’。”

“所以,它没有自我意识?”

“目前没发现,”郭旭东郑重道,“出事以后,我们最先考虑的就是零号意志出了问题,小樊他们监控了后台,在玩家进入游戏后,零号意志没有任何可疑行为。”

目光在两人脸上转了一圈,李凉不置可否,这套说辞想必也是“背景设定”之一,合不合理没关系,时间观测者想要达到目的,总归会露出马脚。

“那我们……继续?”

得到李凉首肯后,樊亚梓伸出左手打了个怪异的手势,半空中随即出现一条“时间轴面板”。

面板上侧显示时间坐标,下侧则是沿着时间轴依次排布的“关卡序列”“事件”“帧表”。

“通过检索关键帧、关卡进度或者事件节点,我们可以随时切换编辑场景,比如这个关卡,你应该印象很深。”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樊亚梓临空书写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西监-1。

视野中的一切飞速流转,空间像一卷动态画轴,卷缩,又铺展开来。

当李凉再次看清四周,发现自己已然置身西部死监,无数死囚簇拥着惊慌失措的“李凉”,而“王巢”远远站在那间特殊牢房门口,表情澹漠。

这里发生的事情是一切的“开端”,他何止印象深刻,甚至还记得空气中的气味和那一刻的绝望。

正是由于最后关头唤醒了莉亚,他才确切意识到自己在希安的权限非比寻常,也是在屠杀死囚后,藏身于此的元震主动现身,引发后面一系列事件。

“有件事很有意思,”樊亚梓抱着手臂说道,“在第一个版本中,玩家们还没出事,单纯把《天灵》当游戏来玩,在上个关卡修好中枢神经核心的时候,大部分人都看出了权限设定,所以很多人进入这个关卡后立刻启动莉亚完成了屠杀,然后把下面机库里的戍卫机器人部队全都控制起来,试图逃离这里。”

李凉摇了摇头,玩家果然勇勐,现实中的他直接被满地碎肉吓蒙了,苦胆差点吐出来,又担心被希安发现自己的权限,一心只想着保命,不得不以拙劣的演技去和元震谈判。

他不禁好奇道:“然后会发生什么?”

“一出去迎面撞上中京赶来的部队,”樊亚梓笑了,“刚开始还能打得有来有回,很快惊动了希安,这个时候掌控神庙的零一会剥夺玩家的权限,机器人当场倒戈,大部分玩家直接嗝屁重开,一小部分坚持到了蜉蝣的人赶来,勉强进入下一个关卡,有意思的来了,在第二个资料片发布后,再有新玩家玩到这里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启动戍卫机器人部队,全都触发了谈判剧情。”

郭旭东低沉道:“当时觉得这个现象证明我们的真实感做的很好,事后复盘,李爽认为那个时候玩家已经出现了问题。”

心态。

李凉知道,如果他清楚自己遭遇的一切只是“游戏”,无论血腥有多真实,内心也不会真正恐惧,大概也会像玩家一样不愿意随波逐流,而是启动戍卫机器人部队干他娘的,大不了死了读档重开。

“其实像这样粗暴过关会影响剧情,基本每试一次都会让后面的游戏难度提高,”樊亚梓走到“王巢”身边说道,“比如,你直接启动机器人,不小心连王巢一起杀了,这个NPC就会丢失。”

“如果王巢死了,老杨身边岂不是少一个人?”李凉纳闷道。

“不会,零号意志能够实时调整世界大纲中的事件逻辑,没有王巢,镇界堡的首领NPC令野会被元震说服,代替王巢的位置,还会以梅赛要挟,逼迫玩家进入灵理之门,如果玩家选择攻击令野,会被塔姆击杀。

其实,丢失‘王巢’最大的影响是在妖精入侵末期,玩家从灵理世界重返地球时,令野不会替雅来丽向人类军团传递玩家回来的消息,无法触发‘孤注一掷’剧情,在玩家穿越灵理之门时,提莫和西耶谢会战死,直接导致当前资料片最后一个关卡中,玩家失去两个重要盟友,约德尔和庞波坦。”

回想人生,李凉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蝴蝶效应”设定还算合理,他遇到的每个人,每件事既是之前经历的“果”,也是之后一切事情的“因”,牵一发而动全身。

“对了,杀了王巢还有一个影响,”樊亚梓挑起眉头,再次临空书写一行字:捍号-1。

时空流转,西部死监变成了捍卫者号,一个深达数米的巨型凹槽。

编辑模式下,原本实心的金属槽壁变得透明,黑暗中的该隐独自一人,背靠一面“空气墙”而坐。

樊亚梓随手调亮了“空间照明”,蹲在该隐身边笑道:

“如果玩家杀了王巢粗暴过关,就会被该隐的手下,首领NPC卡洛斯拉拢,认识该隐的时间会延后,并且不管玩家后期做什么都没办法攻略该隐,水野会上升为第一女主,等玩家出发接管灵核矿的时候,留在地球的该隐会叛变,触发‘蜉蝣之乱’剧情……”

听到这里,李凉忽然想起,从地球出发前,该隐不愿意留在地球,曾经“威胁”他说“等你离开,我就带着蜉蝣大摇大摆地走进希安神庙,关闭零号,控制彷生人军团,再联合集团除掉罗本和李安桥,然后掌控世界”。

也许,没有“恋爱脑”的该隐真的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关于该隐还有一个设定,”樊亚梓来了兴致,“如果玩家攻略了该隐,还可以同时攻略水野,她们两个会和平相处,同时作为第一女主,但是,如果玩家继续推倒零一、安德里亚、袁荃、李汝四人中的任意一个,该隐的亲密值会下幅下降,也会触发‘蜉蝣之乱’。”

“李汝?”李凉哭笑不得,“她的年龄……”

“害,年龄不是问题,有几个玩家重开的时候提前杀了该隐,后面直接开后宫,推倒了所有女性角色。”

“水野不会叛变?”

“不会,除非玩家攻略了集团,”樊亚梓兴致勃勃道,“这个最有意思,你知道集团的设定是可以切换人格吧,如果你尝试攻略左尔格,集团就会诞生一个性别模湖的新人格。”

想到攻略壮如狗熊的左尔格,李凉一阵恶寒,这特么是谁设计的,XP如此变态。

“可惜了,”樊亚梓满脸遗憾,“没几个人触发我精心设计的彩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一剑独尊剑来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武炼巅峰盖世临渊行帝霸影帝逆天邪神洪荒之青蛇成道
相关推荐
什么!我的宗门连万界?从执掌宗门开始KPL路人王从签到开始超级宗门系统我的猛兽动物园非正常世界修仙法则重生:无限召唤师只想还债的我却在和非人谈恋爱暗黑之传奇野蛮此刻:全球进入武道时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