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二章 嫃儿,你敢偷袭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姜药没有告诉虞嫃这些秘密,不是不信任虞嫃,而是两人立场不同。

君不秘失其国啊。

若是嫃儿知道杨戬是自己的人,不知道是何感想。

想想都带感。

哇哈哈哈。

不过,姜药也没有得意忘形,因为他知道,哪怕杨戬真的一统魔域,也不能随心所欲的帮助大明。

因为隋国是武家政权。

杨戬固然是皇帝,可是他表面上,必须代表魔域贵族的利益。

他只能通过“曲线救国”的方式来帮助姜药一统天下。

从这个意义上讲,杨戬才是隋国最大的内奸。

站在隋帝杨戬的角度,内奸竟是我自己,说起来也够疯狂。

虞嫃到时知道真相,会不会怪自己?

不可能。

因为她是一个公私极其分明的人。前世就是如此。

如今周国和明国可是相互为敌。

杨戬之事乃是国家机密,早就不是姜药一个人的事,关系到大明存亡和神洲的最后归属。

姜药又不是恋爱脑,怎么会将这个秘密告诉虞嫃?

真要告诉虞嫃,以虞嫃的性格,她固然会感动,却肯定不会高兴!

而是会认为自己故意放水,成不了大事,干脆别搞变法了,趁早嫁给她当郎主。

作为争霸天下的棋手之一,要是姜药连这个帝王城府都没有,那就不是当皇帝的料。

“唉,我的确担心杨隋。”姜药说道,“若是杨隋东征,大明还真是很麻烦。”

虞嫃笑了,“呵呵,药儿,我会告诉萝无邪,让杨戬暂缓东征,主要对付魅貘。”

姜药也笑了,“真的么?那就谢谢嫃儿了。”

虞嫃甜甜一笑,“不用谢。魔后现在是我的结拜姐妹,这点面子还会给的。”

“不过,等我真的灭了明国,就在西域和南域继续推行变法,这就是我计划中的一朝两制!”

“如此一来,南域和西域就是大周的直属州郡,我就有底气慢慢在中域、东域、北域推行变法啦。”

什么?一朝两制?姜药闻言很是无语。

嫃儿,你可真行啊。

明王神色古怪的摸摸额头,干脆将下巴抵在女郎的头上。“嗯,你继续说。”

虞嫃脑袋一顶,“药儿啊,你是我夫君,是大周郎主,到时一定要帮我。”

“真到那时,你不要舍不得明国,因为大周也是你的,虽然你不能当周帝,但你的儿子能啊。”

“嗯,几千年后,等我禅位,你可以当太上皇,我当皇太后就行了。大周后世之君,都可以姓姜,你觉得如何?”

想到有可能当女帝的郎主,姜药就心生怪异。

没错,上古时期女帝并不少。女帝的夫君,正式封号叫“乾元尚天郎主”,简称郎主。

当然,郎主有时也被多事之人戏称为”皇后”。

光看“乾元尚天郎主”这长达六个字的尊号,就知道郎主其实很尊贵,有“齐天”之意。

上古时期能当郎主的,都是天资绝顶、修为强大的不世之才。

女帝退位之后,一般被新君尊为太上皇帝,郎主一般被尊为太上郎主。

可虞嫃提出到时让他当太上皇,她当皇太后,还说后世之君可以姓姜,这足见她对自己的心意。

“唉,嫃师,到时候再说吧。我还是希望你做大明皇后。”姜药直截了当的说道。

“大周郎主和大明皇帝,我肯定选大明皇帝啊。嘿嘿。”

“哼。”虞嫃冷哼,“那就看药儿的本事了。你能打败大周,我自然乖乖的当你的皇后,做个贤妻良母。”

姜药点头,“我要是败了,也洗白白的去当你的郎主。做个贤夫良父。”

“呸。”虞嫃啐了一口,笑骂道:“谁需要你洗白白?我稀罕这?你洗白白干嘛?”

“哈哈哈…”姜药笑了,搂着虞嫃乐不可支。

“药哥你变坏了,自从发现我长大,你就变坏了。”虞嫃忽然似笑非笑、脸色微红的看着姜药,目带警告,朱唇轻咬。

一对妩媚而不失英气的蛾眉,也似乎因为什么微微一蹙。“呵呵,药儿你终究还是个男人…你这是欺师灭祖啊。”

微嗔的语气带着一丝调侃。

但似乎并无羞恼之意。

姜药这才想到了什么,老脸一热的赶紧松开虞嫃,不敢靠的太近,保持了一丢丢避免尴尬的距离。

“咳咳。”明王假装咳嗽两下,摸摸额头。

“哪里就欺师灭祖了?呵呵。”

“嫃儿这么好看,我一非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二非闭门不纳的鲁男子,要是身如木石,无动于衷,岂不是…”

“岂不是说明我心中对嫃儿毫无念想?咳咳。”

虞嫃闻言,红菱般的嘴唇不禁微张,一双大而清澈的凤眸也微微眯起。

这神色可爱唯美中有点萌,又带着一丝莫名的危险气息。

看在姜药眼里,就像一只被主人逗恼后随时会扑上来的喵星人。

“药哥,我现在才发现,你可真是姜别离的儿子哦。”

“呵呵,心生杂念也能说的如此清新脱俗。”

她说到这里,忽然又展颜而笑,笑的有点肆意。

等她笑完,这才主动拉起姜药的手,用一缕秀发在他手心写道:“不许偷腥,不许肖父。”

姜药点头:“哪能呢?我可不能像那老东西!下流…”

虞嫃却又主动依偎过来,似乎这次又不怕姜药“心生杂念”了。

“我需要调来虚空海的人马,来尽快平定内战,收服北域反周势力。”

虞嫃一边摩挲着姜药的手,一边说道。

“北域已经是倒虞反周的大本营了。几年之内一定要摆平他们。”

“可惜,虚空海虽然强者如云,却不修炼军阵战域。高手虽多,竟无兵可用。”

“否则的话,我的计划就方便多了。”

“等我带来虚空海的大批高手,就派一批人来帮你。”

“别。”姜药笑了,“虚空海的人,我可不敢用,太复杂了,和蚕药妃也有瓜葛。”

虞嫃摇头笑道:“咯咯,白送都不敢用。只靠天平神教的人才够么?”

“那你就靠寒门帮你吧。看看他们短短几年能出多少人才。”

“哦,也不一定。六座轮回塔都在你那里,明国气运肯定会大涨,说不定明国真能天降英才呢。”

姜药取出飞天镜,“你应该知道,此物一个月只能用一次,每次要消耗十亿灵玉能量。”

虞嫃接过飞天镜,揽住姜药的脖子,吐气如兰的嫣然说道:“药哥对我最好了。”

说到这里,忽然“啵”的一声,就结结实实的在姜药脸颊亲了一口。

然后就嗤嗤笑起来。

啊这……

姜药只觉得脸上触电般的一麻,忍不住捂住女郎啄过一口的地方,有点无辜的说道:

“嫃儿,你敢偷袭我?!”

随即站起来,“寡人要偷袭回来!”

虞嫃笑着身子往后一飘,“这是朕对你的赏赐,你不谢恩么?”

“哼!寡人堂堂大明之主,岂能接受周主赏赐?”姜药双手握拳,大义凛然,“不偷袭回来,有失大明尊严!”

说完就扑向虞嫃。

虞嫃袖子一扬,就乘风飞去,俏立空中,咯咯笑道:“那你来抓我啊。”

姜药扑了个空,也飞了起来。

“药哥,为师可是大乘真人,你追的上我?”

虞嫃笑的眉眼弯弯,憨态可掬。这女郎腰肢一扭,秀发一甩的转身飞出,挑衅般喊道:“你来啊!咯咯!”

她速度如电。话音未落,芳踪已杳。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以及一缕仙韵袅袅的幽香。

姜药看着空空如也的天空,顿时怅然若失。他知道,虞嫃并不是真的要玩儿什么你追我赶的游戏。

她是真的走了。

虞嫃是大乘修为,要不想让自己追上,那自己还真追不上。

这其实是就此作别了。

“嫃儿!我一定要让你当大明皇后!”

“嫃儿!你给我等着!”

“大周是什么?屁的大周!大周就是你的嫁妆!”

“我姜药要是输了,谁都赢不了!”

姜药对着长空放声大喊,震的山林回音袅袅。

“哈哈哈!”

只剩下一人的明王殿下放声大笑,肆意狷狂,直抒胸臆。

………

姜药回到南域萱城,已经有三个女子在静候自己。

越安世,黎曦,李洛儿。

随着明军在南域站稳脚跟,龙关的防务也由明军接了过来。

姜药任命碧落玄机率领十万大军来守护龙关。于是越安世等三女就都回来了。

三个女子都已经是武圣强者,修为最高的是李洛儿,已经是武圣八重天,药道大圣。

“安世师姐,曦师姐。”姜药笑盈盈的主动拱手,“两位师姐真是辛苦了,小弟感激不尽。”

李洛儿则是笑嘻嘻的主动行礼道:“师叔。”

一双大眼睛神韵灵动,有点难以捉摸。

“嘻。仲达师弟,你还知道我们辛苦啊,现在我们给你的明国立了这么大的功,你要怎么感谢我们呢?”

黎曦笑容甜美可亲的说道。

那神色,一点也不把姜药当外人。

黎曦的性格还是那么活泼开朗,可甜可盐,可萌可飒。

李洛儿那样子,当然是一如既往的鬼马精灵、狡黠腹黑。

只有越安世,看上去越发沉静肃然,容颜也消瘦不少。

这是一个性格举止像男子的女郎。

“仲达师弟,恭喜你收了南域。”越安世神色有点落寞的说道,笑容也很萧瑟。

“来。”姜药一手拉着越安世,一手拉着黎曦,“我们姐弟数年不见,今日先喝几杯。”

“来人,备宴!”

须臾,城主府中的酒宴就已经备好。姜药没有请任何人,只有三女。

“来来来。”姜药首先举杯。

“两位师姐,若非两位师姐抗清数十年,呕心沥血,栉风沐雨,小弟岂能如此侥幸?”

“小弟敬两位师姐!”

又对李洛儿举杯,“洛儿,你也辛苦了。”

三女也都举杯,一饮而尽。待放下酒杯,都是目有泪光。

越安世连喝三杯顶级灵酒,似乎愁肠百结,不胜酒力了。

黎曦和李洛儿知道越安世的心事,也都神色黯然。

这些年,三女在抗清战场上结下了很深的情谊,绝非塑料姐妹。

越阀四州去年底就被清军占领,越军主力被消灭,就连父母都死于君城保卫战。

忠于阀主的家臣大多战死,软骨头的纷纷降清。

越阀名存实亡。

其实,越阀是可以不抗清的。越安世之父蚕崑,是蚕药妃异母弟,姜正嫡的舅舅。

越安世其实就是姜正嫡的表姐。

可越阀还是坚持抗清,落到这步田地。这固然是因为蚕崑夫妇不服蚕药妃母子吞并黑虿部,也因为越安世执意抗清。

姜正嫡多次招降舅舅一家不成,终于起了杀心。他连弟弟姜药都要杀,别说舅舅了。

如今,越阀只剩八万残兵,几个家臣。除此之外,几乎一无所有了。

多年的抗清战争,也耗尽了越阀的资源和潜力。

清军虽然被明军歼灭,可越阀四州故地又成了明国的地盘。

姜药看着默默喝酒的越安世,放下酒杯说道:

“安世师姐。越阀四州故地,我可以还给你,以酬师姐多年来的抗清之功。”

说实话,他不想交出越阀四州。可是越阀这些年抗清之功很大,可谓有功于神洲,他必须有所表示。

若越安世想恢复越阀,他会提供一些帮助。

姜药终究是个厚道人。

谁知越安世摇摇螓首,醉眼迷离的说道:

“仲达师弟,我父君母君都死于清军战域之下,越氏和越阀忠臣,也大多凋零。”

bidige.com

“如今天下局势,就算越阀恢复,也难以抵抗清军。也难以恢复当年的超级强藩了。”

“我如今只想灭清。谁能灭清,我就跟着谁。至于恢复越阀,既不合时宜,我也无心无力了。”

越安世果然是个很纯粹的敞亮人,她竟然直接拒绝了姜药的好意。

实际上,只要是聪明人,都不会在如今这种局势下想着恢复越阀。

尤其是,越安世是个很有眼光的人。

姜药心中一松,语气感慨的说道:“师姐光风霁月,深明大义,小弟自愧不如也。”

“既如此,小弟希望师姐能帮助大明,不知师姐意下如何?”

越安世是兵道天才,年纪轻轻就有神洲名将之称,是难得的帅才。

如果越安世归明,就是明国第一个武家高门出身的大才。

而且,明国还能整合越军残部。

越安世双目炯炯的看着姜药,“仲达师弟,师姐想问你两个问题。第一,灭清之心可改?”

姜药毫不迟疑的回答:“除非地老天荒,否则灭清之心,坚如铁石!”

举起酒杯往地下一摔,“若食言而肥,犹如此杯!”

“好!”越安世点头,“第二个问题,姜正嫡是你兄长,你有朝一日若是抓住他,可会顾念兄弟之情?”

姜药再次抓起一只酒杯,斩金截铁般说道:

“姜正嫡倒行逆施,清国罪孽滔滔,他不止一次想杀我,我和他名为兄弟,实为仇寇!”

“我早就发布七大恨,断绝兄弟之情,大义灭亲!”

“此等大奸大恶之人,我怎么会顾念兄弟之情?”

说罢,举杯一摔,“若有虚言,亦如此杯!”

“好!”越安世也猛地站起来,也同样摔碎手中的酒杯,慨然说道:

“既有师弟这番话,我愿意率军易帜归明,为大明效力!共同抗清!”

姜药大喜,额手称庆道:“哎呀!有师姐助我,小弟何愁大事不成!”

越安世不但是名将,而且还是武圣强者,还有八万精兵!

明王激动之下,也猛然站起,抓起最后第三只酒杯…

再次动作潇洒的一摔!

黎曦和李洛儿看着地上摔碎的四只酒杯,都是忍不住嘴角一抽。

emmm…

嘻。你们说话就说话,好端端的摔什么杯子吖?

PS:这两天身体很不舒服,只能更新这么多了。昨晚忘了祝大家七夕快乐,抱歉啊。蟹蟹支持!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帝霸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剑来逆天邪神洪荒之青蛇成道武炼巅峰影帝一剑独尊盖世临渊行
相关推荐
参天诀我的诸天同人开局被骗加入向往神秘帝少深深爱信息素骗局开局一座山神庙我加载了豪门游戏小人物的穿越之旅签到三年我成了一方仙人乱三国之赵氏风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