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忠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它存在于此,不是为了记录往昔的辉煌,而是为新一代人提供最可靠的庇护所。”

特雷维尔侯爵这话说得让元帅微微有些动容。

“是啊,新一代人……”他发出了感慨,“到了我们这个年纪,也确实该为新一代人考虑了。”

接着,他话锋一转,“我听说你有了个孙女儿?”

“是的,承蒙您关心,我去年有了一个孙女儿,名字叫做夏露。”特雷维尔侯爵略带一点骄傲地回答,“虽然可能有点自夸的嫌疑,但我认为,她是我这一生当中见过的最漂亮的婴孩,我敢说她长大以后一定可以成为了不得的大美人!”

元帅有点不太相信这种显摆,不过他也知道侯爵的性格,绝不是那种喜欢夸口的妄人,既然他都说到这个程度,那他的孙女儿至少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那真是要祝贺你了!”他轻轻地拍了拍手,以示祝贺,“可惜我现在来的不是时候,没法亲眼看看你引以为骄傲的孙女儿。”

“没关系,以后您一定有的是机会的。”特雷维尔侯爵毫不客气地回答,“她将会受到众人的仰慕,而我会想尽办法让她成为社交界的明星。”

元帅微微一笑。

“这么说来,还真是巧啊,我们虽然出身家庭和从军经历大不相同,但是最后都殊途同归了。我只有独子,我的独子又生下了孙女儿,你也一样。”

“这大概就是冥冥中的命运吧!”特雷维尔侯爵也忍俊不禁,“我相信,今后我们的命运可能还会有更多的重合之处。”

他是在暗示苏尔特元帅尽快和他一样重新站在波拿巴家族这一边,元帅当中也能够听得明白,不过元帅却故意没有点破,而是又看了看周围。

他的目光四处逡巡,打量着大厅里的所有细节,似乎也在从这些衰朽暗澹的陈设和物件当中,找出当年记忆当中的那些碎屑。

“记得我来你家里参加宴会的时候,那是多么喧闹的场面啊!你的夫人也非常优雅,富有魅力,每一个来你这里的人都会感觉宾至如归。”

听到元帅提起自己早逝的妻子,侯爵虽然早已经习惯了她不在世的事实,却不免也有些暗然。

“她确实是一个好媳妇,但运气实在太差,跟着父母流亡那么多年,嫁给我后也默默地陪我吃了那么多年苦,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却早早抛下了我和埃德加……唉,命运有时候就喜欢作弄人。我有时候都快忘记她存在了,但是每次躺下入睡,一想起她却会忍不住流眼泪。”

“何等令人惊讶的痴情!”元帅又点头赞许,“说句老实话,我有点吃惊。在收到你妻子的死讯时,我们都为你而感到遗憾和悲伤,但我们觉得你应该会很快从悲痛中走出来,寻找新的人生伴侣,这无口厚非,甚至对你来说也是有必要的,我们却没想到接下来二十年你都没有再婚——如果你真的如此忠贞于妻子也就罢了,可是明明又不是,我们都知道你有过一些风流韵事,你好像并非是如此想不开的人。”

说完之后,元帅又饶有兴致地看着特雷维尔侯爵,等待着他的解释。

按理说来,元帅当面问起这种私人感情问题,实在有失礼数,特雷维尔侯爵也有权拒绝回答。

只是此时,特雷维尔侯爵一来摸不清对方的底;二来也有心为陛下拉拢这位元帅,所以也没有发作,而是认真地回复了对方。

“那些事……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甚至只是例行公事罢了,结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再说了,那时候帝国已经覆灭,我想尽办法才得以保全了自己,一段新的婚姻只会影响我接下来的事业——在1815年之后,我已经下定了决心,把自己全部的精力和智力,都奉献再帝国再一次复辟当中,除非皇帝或者他的继承人走上皇座,否则我绝对不会再考虑个人的问题!”

在烛光下,特雷维尔侯爵昂着头康慨陈词,脸上的光辉仿佛是被抹上了一层金色的圣油膏,其态度之热烈,不光元帅为之所撼动,甚至就连元帅身后的几个人,也为之折服。

元帅沉默了片刻之后,又轻轻拍了拍手,然后再度赞美了一句,“令人钦佩的忠诚……”

接着,他摇动了一下手指,突然做了一个手势。

他身后的人连忙站起身来,接着对将军和元帅行了个军礼,然后纷纷退出了客厅在门外等候。

这下和元帅独处的将军,更加感受到了来自于元帅的那股压迫力。

此时,元帅静静地盯着他,目光如同鹰隼一样令人惊悚。

“维克托-德-特雷维尔将军,我当初没有看透你,现在我还是没有看透你。你到底是谁?”

这个质问,令特雷维尔侯爵有些疑惑,甚至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是谁难道您还不知道吗?我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甚至还曾经并肩战斗过……”

“对,我确实认识一个维克托-德-特雷维尔的人,但也许他只是另外一个人故意展现给我的样子而已。”元帅毫不客气地回答,“那么,维克托,你到底是什么人呢?你是一个忠诚无畏的勇士,一个智勇双全的将军,一个痴情的鳏夫,一个失志不渝的波拿巴分子……这些都是你被世人赞誉和钦佩的地方,这也东西也堆积出了你的名望,我也对此表示钦佩。可是,这个人真的就是你的全部吗?除了这些之外,是否还有很多别的东西,共同组成了我面前的这位可敬的将军?”

“您是什么意思?”这下特雷维尔侯爵的笑容挂不住了,“您在怀疑我什么?”

“我怀疑你很多东西,或者说,我不相信你给我展现出来的东西。”元帅斩钉截铁地回答,“如果你真的就像你表现出得这样忠诚和无畏,那你就根本不可能安安稳稳地活到现在。1815年的清算是何等无情,你我都是知道的,内尹元帅被枪决,我这个元帅被流放,还有一大堆元帅被迫隐居直到郁郁而终……可是你,你坚持了自己的立场,却不仅没有被清算,还留在了巴黎,住在你这所精美的宅邸里,享受着你当年积累的财产,这是为什么?!”

特雷维尔侯爵面色大变,一瞬间他的目光也从谦和变得狠厉了起来,仿佛换了一个人。

“嗯,对,这才像样。”元帅丝毫不慌张,反而轻轻点了点头,“维克托,这才是你应有的模样。”

特雷维尔将军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元帅,一直保持着沉默,似乎在思考应该怎样应对这位不速之客。

“你当然可以一直保持沉默,甚至可以拿出主人的权利,马上把我赶走,而且我会马上就走,并且对自己的不告而来、以及为刚才那些话,向你诚挚地道歉,但是……”苏尔特元帅不紧不慢地说,“一旦你这么做了,那么从今晚开始,以后绝对不要再奢望我会和你共事,或者进行任何合作了,因为我不可能信任一个对我完全隐藏自己的人,没有一个军人会对这样的人露出后背。”

接着,他傲慢地昂起头来,“那么,选择吧,维克托,你是继续和我当朋友,告诉我一点东西;还是就此让我滚蛋,永不踏足你的家门?!”

就在元帅威胁的同时,特雷维尔侯爵终于缓缓地开口了。

“我的亲哥哥特雷维尔公爵,你知道的,他一直追随流亡的朝廷,没有响应拿破仑皇帝的号召回国,所以在王家复辟之后,他和王家一起回国,然后受到了信任和重用,他保住了我。”

眼见对方终于吐露了一点实话,元帅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但仅仅得到这么一点收获,还是不够的。

“这个答桉,并不让我感到意外,我们早就有这种猜测了。”他诚实地做出了评价,“也就是说,你和你哥哥并不像表面上闹得那么僵,实际上一直都在暗中往来,甚至是两面下注,对吗?”

“如果您非要这么说,那我承认是的。”特雷维尔侯爵不甘心地点了点头,“但我要说,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奸猾,就内心而言,我很钦佩皇帝,也非常乐意为波拿巴家族效劳……皇帝给了我很多东西,我懂得感恩。”

“好了,我不是来审问你的警察,这种场面话就留给以后再说吧。”元帅不耐烦地甩了甩手,打断了侯爵的自我辩解,“现在我们可以确认的是,你并非自己表现得那样失志不渝,1815年你是靠着你哥哥的暗中庇护才逃脱清算的,甚至有可能之后你也受到了他的庇护,所以你一直没出事。那么,你现在到底站在哪一边?”

特雷维尔侯爵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元帅早就猜到了自己和哥哥是私下勾结的,进而怀疑自己其实早就投靠王家了,因而对自己戒心这么重。

“我当然继续站在波拿巴家族这一边。”他连忙再为自己辩解。“您可以不相信我的忠诚,但哪怕从利益方面来着想,我和我的哥哥一起站在王家这边,又有什么好处呢?王家不可能再多给我们什么恩典了,相反如果我和我哥哥都被绑死在这艘船上,万一它倾覆了,那我们都会给它陪葬,到时候谁又来庇护我们兄弟?所以我们还是各干各的,现在他庇护了我,说不定以后哪天,就是我庇护他一家了……”

“这番话我倒是信了。”元帅点了点头,“维克托,你在我面前早就应该这么真诚的。”

特雷维尔侯爵无言以对,只能无奈地笑着。

说实话,他这一晚上说的真话,可能比他之前十年说的还要多。

元帅的威名,给他带来的压力太大了,而且猝不及防之下被元帅逼问到了死角,躲无可躲的情况下只能选择说实话,结果被元帅占尽上风。

这种被人压了一头的感觉,让特雷维尔侯爵感觉非常不爽。

但现在他拿元帅并没有什么办法。

而且在可预见的将来,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如果波拿巴家族没得势,他自然也无权无势奈何不了对方;哪怕波拿巴家族复辟了,他随之鸡犬升天,但是元帅还是会被重用,他暂时还是没办法。

所以只能忍耐。

不过没关系,他已经蛰伏了这么多年,不怕再多蛰伏,他相信只要自己再花点时间,终究可以笑到最后。

毕竟,陛下会更加信任自己,而不是权势和野心都如此膨胀的苏尔特元帅,自己才是最适合替他接管军队的人选。

正当特雷维尔侯爵还在心里盘算自己的小算盘时,元帅突然又开口了。

“那么现在,维克托,我们有谈判的基础了——”

“您是指什么?”侯爵反问。

“我们需要好好谈谈,看看接下来怎么办。”元帅生硬地回答了他,“既然你并非死忠于波拿巴家族,那么想必你更在乎的是个人前程,所以,既然如此,何必时时刻刻都扮演你的忠臣角色呢?你的真实面目我不会说给任何人听的,而你也不妨私下里再找找别的门路——”

特雷维尔侯爵似懂非懂,于是继续狐疑地看着对方,等待元帅给出他的答桉。

“不瞒你说,我之前已经拉拢了塔列朗,他说自己非常乐意和我共进退。当然,我没有一秒钟信任过那只臭虫,但目前来看,我们如果靠拢在一起,对彼此恐怕也甚为有利。我一个,塔列朗一个,都是旧时代的遗老,我们虽然性格完全不同,但我们见过世面,也知道彼此想要什么,而你,维克托,你也算一个,但你的筹码不够——可是,如果加上你的哥哥,那就够了。”

“您想要见我哥哥?”侯爵终于明白了过来。

“对,你肯定有自己的联系渠道,把他叫过来,我们几个人一起合计一下。”元帅信心满满地握住了拳头,“他在中枢里,可以给我们最新的消息,而我们有头脑有威望,那为什么不试试呢?”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说完之后,他略带嘲讽地看着侯爵,“还是说,你的哥哥其实是个大忠臣?”

侯爵很不喜欢元帅的嘲讽,但是他却对元帅的提议有些意动。

思考片刻之后,他决定至少可以试一试。

只要和他们两个暂时合作,不管情势怎么发展,对他来说好像都有利。

“我的哥哥,对王家也没有那么忠诚。”最后,他回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帝霸逆天邪神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一剑独尊剑来临渊行武炼巅峰影帝洪荒之青蛇成道盖世
相关推荐
第四重门金丹变飞刀正道危险美学你能不能不撩我诸天神话群女皇陛下请饶命!超级养生师长孙皇后(全)冷少的亿万新娘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