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7章 这道题我不会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老王的呼喊声吸引了一大帮钓鱼的老头儿围观,但可惜的是,这些老头儿里面,没有一个是退休医生。

眼看老李出气比进气多,老李急得快要哭出来。

这个时候,一个背着箱子的老人挤进了人群。

“让我看看吧”。

老李赶紧拉住老人的手,“老兄弟,求你救救老李,他是个好人”。

老人点了点头,蹲下身子摸了摸老李的脉搏,然后不急不缓的打开箱子,取出银针扎入老李的几处穴位。

随着银针的扎入,老李张大嘴巴发出一声轻哼,一口气终于喘了过来。

老人一边抽取银针,一边对一旁的老王说道,“要是不会安慰人就做一个老实的听众,他有脑梗,激动不得”。说‎​​‎​‏‎‏​‎‏​‏‏‏完,老人背上箱子,沿着河边离去。

老李看着背着箱子的离开,仍然不明白自己之前说错了什么。

老人走到一处人少的地方,看着河里缓缓流动的河水,抬手朝不远处招了招手。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男子来到了老人身边。

老人没有转头看他,缓缓道:“跟了我一路,你这个已经死了的人,这样抛头露面,不怕被发现吗”?

纳兰子建嘿嘿一笑,“再不找人说说话,我就真要闷死了”。

老人淡淡道:“那你也应该找合适的人聊,我一个快入土的老人,中间隔了无数个代沟,有什么好聊的”。

“哎呀,您不就是最合适的人吗,其他人啊,要是知道我还活着,那可就麻烦大了”。

老人眉头微微皱了皱,“看来你是吃定我了,料定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嘿嘿,老先生这话说的,什么叫我吃定您了,太不好听了。我呀,是知道老先生是个爱才之人,我呢,恰好又是个人才,咱们俩啊,是瞌睡遇上枕头,缘分啊”。

老人被纳兰子建逗笑了,“你还真是一点也不谦虚”。

纳兰子建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没办法啊,实力不允许啊”。

老人淡淡道:“那我就再给你个明确的答复吧,你永远不会成为我的第一人选,原因吗,上次我已经说过,你的出身不对。你代表不了弱势阶层”。

纳兰子建瘪了瘪嘴,“哎呀,老先生这话就很不对了。

您不是倡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吗,最反对的就是阶层歧视。您这出身论,可是与您的信仰矛盾得很啊”。

老人看了纳兰子建一眼,笑道:“牙尖嘴利”。

“我只是实话实说。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如今犹振聋发聩,但张载本人不也是出身于官宦世家吗”。

老人笑了笑,“你么聪明的人,难道不知道跟老人讲道理是大忌吗。人啊,是越来越固执,你说再多也没用”。

纳兰子建脸上没有任何失望,反而哈哈一笑,大手一挥。

“既然不是第一选择,那总能算个备胎,也不算完全没有机会嘛”。

老人看了眼纳兰子建,对于纳兰子建‎​​‎​‏‎‏​‎‏​‏‏‏的心态和展现出来的气质还是挺欣赏的。

“别以为我完全不知道你那些小动作,你可没老老实实的当这个备胎”。

纳兰子建双手插兜,“嘿嘿,我要是个老实人,你还愿意让我当这个备胎吗”?

老人无奈的笑了笑,“还真是拿你没办法”。

纳兰子建咳嗽了一声,小声的说道:“老先生,你的第一选择也不稳当啊”。

老人背着手,淡淡道:“知道你和他最大的差距是什么吗”?

“还能是什么”?“我出身不好呗,谁叫我投胎没投好,投了个财阀世家的胎”。

老人哭笑不得,“这话要是让被人听见,得说你凡尔赛了”。

“哟,老先生挺潮啊,还知道凡尔赛”。

老人淡淡道:“他的一生起起落落,经历过树倒猢狲散,经历过妻离子散,经历过失而复得,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人情世故、悲欢离合、恩怨情仇”。

纳兰子建呵呵笑道:“就是比我惨呗,这也算优势”?

老人淡淡道:“比你惨只是表象,而表象之下的是人生磨砺。你很聪明,是个天才。天才在很多方面都能对常人进行降维打击,但唯有经过时间洗礼的经历是无法走捷径可以获得的”。

纳兰子建一脸委屈道:“您老这么说,我就没法了”。

在纳兰子建面前,老人并没有过多隐藏自己的心迹,与聪明人聊天,藏藏掖掖有时候并不是件好事情。

“知道我最不放心你的原

因吗”?

纳兰子建认真的问道:“除了立场还有什么”?

老人缓缓道:“你太自信了”。

纳兰子建唉声叹气道:“哎,什么时候自信也有错了”。

老人说道:“自信没有错,我说的是你太自信了。在这一点上,你还真得向陆山民好好学学,人低调一点总是要稳妥一些”。

纳兰子建叹了口气,“哎,说到我这个表妹夫啊,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老人看向纳兰子建,皱着眉头问道:“连你也看不懂”?

纳兰子建还给老人一个惊讶的表情,反问道:“连你也看不懂”?

老人转过头去,看着河面,傍晚时分,微风吹得河面河水荡漾。

“我‎​​‎​‏‎‏​‎‏​‏‏‏是第一次看不懂他到底要干什么”。

纳兰子建抬手摩挲着下巴,“我也是第一次啊”。

老人笑了笑,“这才是你来找我的真正原因吧,你刚才不是很自信吗,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纳兰子建摇头晃脑了半天说道:“是啊,我已经好几个晚上没睡着觉了。我本来认为他是想逼着我外公表面态度,但仔细一想也不对啊,先别说来不来得及,上面的事情可不是打个电话就能解决,复杂着呢。更关键是没必要啊这么大的险啊,朱家应该已经在暗中跟他达成协议,何必要用这种危险的方式逼朱家亮明态度,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啊”。

老人点了点头,“一个小辈,本来就是求着朱家庇护,哪有用这种方式求人的呢,也太不懂规矩了。而陆山民这个人,恰恰是个尊老爱幼很懂规矩的人,这应该不是他的目的”。

纳兰子建又是长叹一口气,“难道就是为了让我们猜不透,为了从棋子跃升为下棋的人”?

纳兰子建啧啧摇头,“也不对啊,他是一个很稳重的人,这么疯狂的事情只有我才能做得出来啊”。

纳兰子建揉了揉太阳穴,“我这个表妹夫啊,这次是真把我难住了”。

说着又猛的转头看向老人,“他不会是破罐子破摔想一死了之吧”。

老人翻了个白眼,没有把纳兰子建的玩笑话当真。

“你想死的时候,他都不会想死”。

纳兰子建仰天长叹,“这道题我不会做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热门小说
唐人的餐桌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我有一剑光阴之外明克街13号神秘复苏7号基地宇宙职业选手不科学御兽深空彼岸
相关推荐
从学园默示录开始的变强之旅学园都市的傀儡师绿茶的前任们[娱乐圈]诸天吃鸡游戏超级神兽系统从蛋开始进化开局一条小舢板鬼王降临无双刺客进击的丧尸炮灰她姐